「我的經歷見證了中共給全世界帶來災難,使所有的罪惡大行其道,這一切是不可能不被追究的。」2020年7月17日,加拿大卡加利中領館前,去年10月被營救至加的陳英華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曝光中共罪惡,呼籲解體中共。

當天,為記念法輪功反迫害21周年,加拿大卡加利部份法輪功學員身著黃色T恤在中領館前集會,中英文橫幅沿著馬路兩側一字排開,「停止迫害法輪功」「天滅中共」「法辦江澤民」「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標語贏得過往車輛陣陣鳴笛,更有不少司機搖下車窗,揮舞手臂,向法輪功學員伸出大拇指。

 法輪功學員手持橫幅站在中領館前。(林採楓/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手持橫幅站在中領館前。(林採楓/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手持橫幅站在中領館前。(林採楓/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手持橫幅站在中領館前。(林採楓/大紀元)

中共使罪惡大行其道

三次被非法綁架,四年非法冤獄,六年半的流離失所,共計二百多天的絕食……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陳英華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2014年3月11日,陳英華與表侄女卞曉暉在石家莊四監獄外要求面見被關押在內的卞曉暉父親,被拒絕後,卞曉暉展開「我要見父親」的橫幅。國保對她斥責辱罵,陳英華將此過程錄下後上傳網絡。第二天,兩人均被非法綁架。陳英華被判刑四年。

「我絕食抗議。他們把我綁在鐵椅子上硬撬牙齒灌食,我嗆咳,嘔吐,幾乎窒息。每天對我灌食三次,每次前後一兩個小時。」4個月下來,1米7的英華體重只剩70斤。

「監獄利用無限度處罰我身邊的其他服刑人員,挑撥教唆他們逼迫我放棄信仰。」很多服刑人員私下哭著請她諒解,說這不是她們真實的意願。

陳英華的律師王宇不斷受到中共的阻撓、刁難,多次要求會見或閱卷被拒,最終於2015年被抓捕。

陳英華的丈夫離開中國赴美公開呼籲營救她,「中共指派紅色商人追蹤到美國,威脅他不要有任何動作。他甚至遭遇離奇車禍,被撞得飛起。」

由於長期流離失所,她對兒子的記憶定格在2歲,「兒子十多年失去母親撫養,多次被老師要求攻擊並舉報自己的母親,否則不能上學。」

陳英華表示,自己的經歷見證了中共給全世界帶來災難,使所有的罪惡大行其道,「這一切是不可能不被追究的」。

「這個罪惡的制度在摧毀人性,毀滅中國,遺禍世界。除了解體中共,沒有別的選擇!」

去年10月被營救至加的陳英華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林採楓/大紀元)
去年10月被營救至加的陳英華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林採楓/大紀元)

一朝行惡 終生難逃法網

來自黑龍江的張平因修煉法輪功屢次遭警察騷擾,並被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她被強迫勞動,「長期做小板凳體罰,限制3分鐘上廁所,吃腐爛的酸菜,臭味整個勞教所都能聞到。不准說話,不准側頭,不准轉頭,只能直視。勞教所內不停播放中共邪黨的洗腦宣傳。」

張平的身體與精神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出現了心臟病、高血壓等病症,她還被注射不明藥物,「導致記憶力下降,視力模糊。」

她表示,對迫害人權者予以制裁,是民主國家的共同趨向,近年有多人因迫害法輪功被拒發美國簽證,這對邪惡起到了震懾作用,「有些參與迫害的部門將工作人員的照片從牆上摘下,以免被舉報;有些警察在釋放法輪功學員時說,我沒有打你吧,不要舉報我,我孩子以後還要出國。」

張平強調,善惡有報是宇宙的法則,「江澤民與中共迫害法輪功,難逃法律制裁。」

 張平講述自己被迫害的經歷。(林採楓/大紀元)
張平講述自己被迫害的經歷。(林採楓/大紀元)

選擇善良 拒絕邪惡

卡加利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楊傑夫表示,中共對大陸上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至今已經持續了21年,「21年反迫害的漫漫長路,法輪功學員承受了巨大的苦難,為中國人和全世界人民反迫害樹立了光輝的典範。」

他說,目前的國際局勢清楚表明,中共已經窮途末路,「善良終將戰勝邪惡。」

他闡述了7‧20的特殊意義,「這是個無比黑暗和沉重的日子,它在提醒世人,不要漠視暴政的罪惡,不要無視良知的呼喚。」

「我們緬懷所有為自由和真理獻身的法輪功學員,希望更多世人能夠珍惜修煉者通過巨大付出傳遞的寶貴真相,選擇善良,拒絕邪惡!」#

卡加利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楊傑夫呼籲世人選擇善良,拒絕邪惡。(林採楓/大紀元)
卡加利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楊傑夫呼籲世人選擇善良,拒絕邪惡。(林採楓/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