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印度退伍上校維納亞巴特(Vinayak Bhat)發佈了三峽相關的衛星圖像中顯示,三峽大壩真正洩洪時間要早於近期中共官方對外宣稱首度增加到3孔洩洪的時間,且曾一度閘門全開,被外界稱作「超級洩洪」。相關調查真相刊載在印度媒體「今日印度」(India Today)上。

自三峽大壩修建以來,無論在質量或安全議題上皆備受爭議。近期,長江流域持續遭遇暴雨侵襲,三峽大壩洩洪加劇了下游的災情,爆發近年以來最嚴重洪災,湖北、江西、安徽等多省遭遇嚴重水患。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今年長江的洪水都是人爲的」。目前,中共要求封鎖有關水災的真實消息,在一線的防汛人員質疑:讓下游百姓去死嗎?

衛星證實閘門全開 揭露中共謊言

7月10日,印度退伍上校巴特發佈了三峽大壩相關的衛星圖片,並將相關調查首度刊載在「今日印度」上,直接揭露了中共的謊言。而巴特曾在印度陸軍服役超過33年,擔任衛星圖像分析師已有20多年。

在7月9日衛星圖像中顯示,三峽大壩打開了大壩上所有防洪閘門全力洩洪,而這與中共官媒之前報道的在7月初已增加到3孔洩洪的實際情況不符。

隨後,湖北、江西、安徽等地區遭遇歷史性洪災,且武漢漢口的水位已經遠遠高於武漢城區,距離漫過堤壩一度僅剩不到1米。

7月11日,巴特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的衛星拍攝的照片中顯示,三峽水庫早在6月24日,就已經打開了數個主要孔道排水。巴特評估,當天至少打開了5個較大閘門和5個小閘門進行洩洪。

 

 

6月27日,位於三峽大壩的正下方的湖北宜昌市遭遇洪水襲擊,許多網民質疑是偷偷洩洪所引發的水災。就在27日當天,名為「新聞/真話」的推友在推特上發佈消息表示:「三峽大壩和葛洲壩都在宜昌的上游!宜昌淹水,說明一直在開閘放水。」

 

 

然而,中共政府直到6月29日才首次公開承認三峽大壩進行洩洪,並宣稱這是今年內的首次正式洩洪。

7月13日,巴特在接受台灣英文新聞採訪時指,他估測2017年10月的三峽水庫中堡島水位要比今年6月中旬洩洪期間的水位高出15米,如果三峽大壩的存儲能力很好,不需要在汛情初期的6月份就打開如此多的水閘。而這些訊息都足以證明,中共當局一直在隱瞞事實的真相。

王維洛:長江洪水是人禍

7月15日,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今年長江的洪水都是人爲的。」

王維洛說:「三峽工程以及長江流域的100多個水庫,加上鄱陽湖,洞庭湖上面的最主要的水庫、水文站,都是實行聯合調度的。所以說,鄱陽湖堤潰了,鄱陽湖的這個長江水倒流進去了,那都是長江水利委員會的調度的結果,是他人爲調度的結果。」

王維洛還提到,不只是三峽水庫單一水庫在調度,還包含了武漢、九江、上海、湖口、城陵磯的水位,這個贛江上的這個大的水庫,以及三峽上游的4個水庫,這些水庫的泄流量、側流多少,都是統一調度的。

「所以說,你可以說,今年的長江的洪水都是人爲的,沒有一個是天災的。因爲全部是你(中共)人爲調度的,統一調度的。」王維洛說。

近日,中共水利部表示,長江洪峰在7月13日凌晨通過武漢、漢口、九江、大通江段,沿江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都達到了歷史高點,防汛形勢異常嚴峻。而就在13日晚間,長江三峽大壩水情監控資訊突然停擺6小時,直到14日清晨2時後才恢復正常,一度引起輿論揣測,質疑當局爲保住瀕臨崩潰的三峽大壩,計劃性的超級洩洪。

水災消息全封鎖 一線防汛人員:讓下游百姓去死嗎?

7月13日,希望之聲報道指,大陸一名第一線防汛人員金明(化名)揭示14日當天,29米洪峰經過武漢,是因爲三峽大壩超級洩洪所導致的。金明說,這兩天上級的宣傳部門發了一個通知,規定不允許談論水災的消息,那麼上游怎麼樣了,是否破圍根本不知道,什麼都不能說。

該通知內容稱,今後在防汛工作中有關險情處置和有關雨情、汛情分析等的宣傳,必須要經市防汛指揮部的審核同意,不得擅自對外宣傳報道和發佈!

金明表示,他做為一線防訊人員對此迷惑不解,這通知是臨時下發的,就是不允許外洩任何關於水災的消息。這是什麼意思?那要是三峽大壩真的倒掉了的話,讓下游的百姓去死了嗎?政府甚麼也不管?你把全部的消息都封鎖了,甚麼都不讓說,有關水災的消息全部都封鎖了,這是甚麼概念啊!

6月23日,重慶法律學者宋建生就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局每一次封鎖信息,都是為了達到維護政權穩定的目的,從而掩蓋其無能的表現。「它通過對信息的封鎖,掩蓋它在這方面的無能。」「當局封鎖這種信息,民眾無從判斷要怎麼樣做更安全,所以民眾的主觀能動性難以發揮。每一次重大的災害與其說是天災,不如說是人害。」

此外,中共稱 「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之後,一再改口。如今稱,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這也凸顯中共在三峽的防洪能力問題上從來不敢講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