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至今,仍在持續擴散。傳染病學專家認為,中共病毒對人體造成的破壞,即使是在痊癒後,留下的長期災難性後遺症,遠遠超乎人們的想像。隨著疫情的持續擴散,也凸顯了後遺症問題。

由於擔心被歧視,或出於私隱考慮,中國大陸一些患者隱瞞自己曾患有中共病毒病史,對後遺症更是諱莫如深。也有一些患者和家屬對中共病毒後遺症問題認識不足,他們需要社會進一步幫助。

詭異的腹脹 瘦成了骨架子

7月13日,鳳凰網報道了一些患者康復過程中出現的一些後遺症病症。其中,文章以李華(化名)的父母——中共病毒患者為實例講述了他們在康復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後遺症問題。

李華的母親65歲,感染中共病毒時,是輕症,但症狀非常怪異。1月26日,李華的母親懷疑自己神經有問題,全身麻,多汗,身上皺皺巴巴的。1月31日做了CT檢查,發現肺部已有炎症,2月2日住進醫院。生病期間,體溫正常,但一直腹瀉、腹脹。

4月初回到家,母親還是腹瀉。李華諮詢了中醫,開了方劑,以提高其免疫力。方劑中有人參片,量不大。服了一周,不腹瀉了,改為腹脹、便秘,食慾大減。至7月初,李華母親的腹脹有所緩解,但仍不時出現。幾個月的折騰,身高1米7的母親,體重由120斤減為90多斤,瘦成了骨架子。

李華先後請了很多醫生給母親醫治,效果一直不明顯。母親幾度情緒失控,李華非常心痛,感慨現代醫學對於一些中共病毒後遺症顯得蒼白無力,自己身為三甲醫院的醫生,卻幾乎無能為力,無可奈何。

頭疼想撞牆 中共病毒攻擊神經系統

與母親相比,李華父親的狀況又是另外一種情況。李華的父親在1月31日做CT檢查時,發現肺部炎症。2月2日與他的母親一同住院治療,期間一直喊頭疼。至3月5日,父親頭疼得想撞牆,而且喘不上氣來,轉進重症病房。

4月12日回到家,父親還是頭疼,一般是下午疼、晚上疼,疼得不敢睡覺。在父親病重時,北京地壇醫院在患者腦脊液裏檢測出中共病毒,證實病毒可攻擊大腦,他父親隨後做了頭部磁共振,但沒查出問題。

中共病毒患者的頭疼現象,一度將研究者的目光,引向中共病毒對神經系統的攻擊上。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3月初,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胡波團隊對中共病毒住院患者的神經系統研究顯示,214名患者中,超過三成出現神經系統症狀,具體表現為三類:一是中樞神經系統症狀如頭痛、頭暈、意識障礙、急性腦血管疾病、癲癇等;二是周圍神經系統症狀如味覺減退、嗅覺減退、食慾減退、神經痛等;三是骨骼肌損傷。

肺部纖維化 失去彈性

鳳凰網說,李華不敢告訴父親,其實他還有後遺症。父親是重症患者,快出院時,李華就知道了他肺部的纖維化。「肺泡和肺泡之間,被纖維組織填充了,你吸進氣,它擴展不開;你想呼出氣,它也壓縮不了,失去了彈性」。

李華說,肺部纖維化,如果是局部病灶,也屬於好了,變成一個疤在那裏,如果大範圍纖維化,那就會影響功能了。肺部纖維化沒辦法治療,只能暫時緩解,讓它惡化慢一點。

據李華了解,當年的「非典」,有一部份患者肺部纖維化。這次的中共病毒,有一部份重症的老年患者,肺部也出現纖維化,通過CT影像就能看得出來。

中共病毒感染不分社會地位、身份、性別,世界頂尖病毒學家也難擺脫染疫後遺症。全球頂尖的比利時病毒學家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差點因中共病毒喪命,他告訴媒體,他至今一到晚上就虛弱得沒力氣說話。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患上中共病毒。

皮奧特在4月被確診,一度被送進深切治療部,一周後居家治療。然而,皮奧特不久就開始肌肉萎縮,渾身無力,呼吸困難,他不得不再次就醫。他被診斷為中共病毒誘發肺纖維化,是免疫系統過度激活導致的。

直到5月2日,皮奧特一直在接受大劑量激素治療。這能抑制其肺部症狀,但也削弱了免疫反應,減緩病原體清除。這意味著,他可能無法倖免於下一次重度感染。

世界知名的史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也是心臟科醫生的埃裏克.托波爾(Eric Topol)也說,「我們以為這只是個呼吸道病毒。結果發現,這個病毒會攻擊胰臟、心臟、肝、腦部、腎臟以及其他器官。這是我們一開始沒有想像到的。」

中共病毒攻擊心臟 損及多個臟器

據鳳凰網報道,6月下旬,李華帶母親做了磁共振,發現中共病毒也攻擊了她的心臟,儘管心臟功能恢復了,她也感受不到異常。但從CT影像上看,她的心臟在形態學上有了改變,心肌外層脂肪化了。

據中青網編譯報道,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心臟病學》的一項小型研究表明,在武漢,超過五分之一的中共病毒患者的心臟受到損傷,其中一些患者沒有心臟病史。

心臟病學專家認為,以下情況可能導致患者心臟受損:缺氧的情況下,心臟難以泵出血液;病毒侵入心臟細胞;人體在試圖消滅病毒的過程中引起免疫風暴,造成心肌損傷。

侯斯頓得克沙士大學健康科學中心麥高文醫學院助理教授穆罕默德·麥繼德博士表示,中共病毒導致心臟損傷的概率高於其他病毒。

武漢一位醫生對陸媒「八點健聞」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號稱「perfect(完美)級」病毒,攻擊的範圍非常廣,從腦神經到身上所有的組織器官都會攻擊。北京地壇醫院公眾號曾公佈,中共病毒患者可合併成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心肌損害、凝血功能異常、腎臟損傷、肝臟損害等多個臟器損害。

美國說唱歌手Scarface在染疫後,身體逐漸恢復,各種症狀慢慢消失,唯獨腎衰竭的情況沒有好轉,目前他還需要接受每周四次的透析治療。

專家表示,腎臟損傷的恢復可能遙遙無期。有媒體報道,一位25歲的中共病毒重症患者,住院數周後,摘掉呼吸機回家了。但幾天後又再次因腎衰竭住院,不久病重去世。

聽覺、嗅覺、味覺、對溫度的感覺等也會失靈

中共病毒患者在聽覺、嗅覺、味覺、對溫度的感覺等也會失靈。

3月,在歐美一些患者中,不少人突然失去味覺和嗅覺,引起世界各國關注。3月21日,英國鼻科學會主席霍普金斯與英國耳鼻喉科協會(ENT UK)主席庫瑪在協會官網上發文稱,有新的證據表明嗅覺喪失是中共病毒感染的症狀之一。

文章稱,來自南韓、中國和意大利的證據表明,相當數量的中共病毒患者出現嗅覺缺失或衰退的症狀。據報道,德國超過三分之二的確診病例出現嗅覺缺失。南韓檢測範圍更廣,約30%的輕度病例主要表現為嗅覺喪失。

中共國家衛健委在「新冠肺炎出院患者主要功能障礙康復治療方案」中,提到軀體功能障礙主要表現為全身乏力、易疲勞、肌肉酸痛,部份可伴有肌肉萎縮、肌力下降等,多見於危重、重症型出院患者,由於長期臥床、制動(因臥床不起等原因造成的身體缺乏活動)所引起的繼發性軀體功能障礙。

鳳凰網報道講述江漢區民權街道陳女士的情況。陳女士59歲,患有高血壓,2月5日因中共病毒住院,3月12日回到家。她感到,做一些家務就腰痠背痛,晚上上床時,腰總是很酸,好像很累的樣子,睡眠也沒以前好,一夜要醒兩三次。

據中時電子報6月30日報道,意大利足球巨星馬爾蒂尼說,他感染病毒後,只出現了很輕的症狀,很快就恢復了,想不到卻留下了明顯的後遺症,「我試著去健身室進行一些體力訓練,但才過了短短10分鐘,就堅持不住了。」

另據報道,加拿大女高音歌唱家維瑞爾尼卡(Veronica Antoneli)患疫兩個多月時,醫生告訴她,她肺部的疤痕會讓她不能再引吭高歌了,會出現上氣不接下氣的情況,而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數月甚至數年。

大部份患者有心理問題 後遺症成隱秘之痛

據澎湃新聞6月9日報道,武漢市多位心理相關專業醫生表示,近期門診的新患者大部份受疫情影響而產生心理問題。武漢市第一醫院睡眠醫學中心副主任醫師梅俊華表示,許多中共病毒患者在治療期間精神壓力較大,或被隔離留下了心理陰影,或出院後遭遇一些社會因素,康復回家後仍然感到身體不適,會來到門診反覆傾訴心慌胸悶、失眠、緊張等症狀。

報道稱,甚至有患者出院後,一直懷疑自己復陽,先後做核酸檢測十次,即使每次都是陰性,仍無法走出內心困擾,後經過藥物治療與心理疏導,才逐漸康復。而這種情況在武漢並非孤例。

另據鳳凰網報道,目前,中國對於中共病毒出院患者的後遺症報道較少。由於擔心自己被歧視,或出於私隱考慮,一些患者隱瞞自己的病史,對中共病毒後遺症更是諱莫如深。也有一些患者和家屬對中共病毒後遺症問題認識不足。陸媒「八點健聞」先後致電幾十位重症患者或其家屬,相當數量的人說自己或家人沒後遺症。

中共病毒後遺症,正成為一些出院患者的隱秘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