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傑拉爾德·福特博物館(Gerald R. Ford Presidential Museum)發表中國政策講話。巴爾以實例披露了荷里活和迪士尼向中共屈膝內幕,並警告這些美國公司可能面臨的後果。

電影《地球末日戰》被更改病毒起源

巴爾在講話中說,「為了獲得短期利潤,美國公司常常屈服於這種(中共)影響,甚至以犧牲美國的自由和開放為代價。可悲的是,美國企業屈服於北京的例子不勝枚舉。」

他說,以荷里活為例。荷里活的演員、製片人和導演都以頌揚自由和人類精神為驕傲。每年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美國人都會被教導說這個國家如何達不到荷里活的社會正義理想。但荷里活現在經常審查自己的電影,以「安撫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權侵犯者」。這種審查制度不僅影響了在中國上映的電影版本,也影響了許多在美國影院向美國觀眾放映的電影。

巴爾舉例說,熱映電影《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也稱《末日之戰》)講述了一個由病毒引起的殭屍大流行。據報,最初版本的電影中有一個場景,劇中人物推測病毒可能源自中國。(在小說中,零號病人是一個來自重慶的男孩。)但派拉蒙影業公司(Paramount Pictures)告訴製片人刪除有關中國的章節,以期獲得在中國的發行協議。

《地球末日戰》小說原著作者布魯克斯(Max Brooks)今年2月在《華盛頓郵報》刊登文章,披露自己堅持拒絕刪改小說中有關中國章節部份,這是這本小說在中國被列為禁書的主因。他認為,審查刪改這些章節,將是為虎作倀、危害公民。

巴爾說,在漫威影業(Marvel Studios)的大片《奇異博士》(Dr. Strange)中,電影製作人將一個主要角色「古一」(Ancient One)(漫畫書中虛構的藏族和尚)的國籍從藏人改成凱爾特(Celtic)人。當有人對此提出質疑時,一名編劇解釋說,「如果你承認西藏是一個地方,他是一個藏族人,你就有可能面臨疏遠十億人的風險。」或者,他繼續說,「中國(中共)政府可能會說,『我們不會放映你的電影,因為你在搞政治。』」

巴爾:荷里活替中共做審查工作 而中共最終是想取代荷里活

巴爾還說,這只是眾多荷里活電影中的兩個例子,這些電影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被改變,以符合中共的宣傳。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其講話中提供了更多的例子。但更多的劇本很可能永遠不會見天日,因為編劇和製片人知道不要去測試極限。中國(中共)政府的審查人員不需要說一句話,因為荷里活正在為它們做工作。

他還說,電影業向中共屈服的故事耳熟能詳。在過去20年裏,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票房國。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嚴格控制著進入這個利潤豐厚的市場——對美國電影實行配額制,此舉違反了中國對世貿組織的義務,中共也對美國電影實行嚴格的審查制度。

巴爾還說,荷里活也越來越多地依靠中國資金進行融資。2018年,有中國投資者參與的電影佔美國票房銷售的20%,而五年前這一比例僅為3.8%。

巴爾警告荷里活說,從長遠來看,與其它美國產業一樣,中國(中共)對與荷里活合作的興趣,可能比不上其想要借用荷里活的創意,最終用自己的國產作品將其取而代之。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共一直在沿用其慣用手法。通過對美國電影實施配額,中共向荷里活電影公司施壓,迫使他們與中國公司成立合資企業,然後中國公司獲得美國的技術和訣竅。正如一位中國電影高管最近所說的那樣:『我們學到的一切,都是來自荷里活。』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中國10部最賣座的電影中,有8部是在中國製作。」巴爾說。

「荷里活遠不是唯一向中國(中共)磕頭的公司。美國的大型科技公司也讓自己成為中國(中共)影響力的棋子。」他說。

迪士尼向中共屈服 但嚐到了妥協的代價

巴爾還說:「我猜想,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看到他創立的公司如何與我們今天的外國獨裁政權打交道,將會感到心灰意冷。」

他說,迪士尼製作了《達賴的一生》(Kundun),這部1997年電影反映了中國(中共)對達賴喇嘛的打壓。中共反對這個項目,並向迪士尼施壓,要求其放棄。最終,迪士尼決定不能讓一個外國勢力來發號施令,決定是否在美國發行一部電影。但這一刻的勇氣沒有持續太久。在中共禁止所有迪士尼電影在中國上映後,迪士尼公司竭力游說,希望重新獲得(在大陸)上映的機會。其首席執行官為發佈了《達賴的一生》而道歉,稱這是一個 「愚蠢的錯誤」。

巴爾說,「隨後,迪士尼開始向中國尋求在上海開設一個價值55億美元的主題公園。作為該協議的一部份,迪士尼同意讓中國(中共)政府官員參與管理。在公園的1.1萬名全職員工中,有300人是共產黨的活躍分子。據報道,他們在辦公桌上展示斧頭和鐮刀的徽章,並在工作時間參加黨的講座。

「像其它美國公司一樣,迪士尼最終嚐到了在其原則上妥協的代價。迪士尼在上海開設主題園後不久,一個中國人擁有的主題公園就突然在幾百哩遠的地方冒出來了。據新聞報道,主題公園中的人物形像看起來像白雪公主和其他迪士尼商標。」

巴爾警告說,美國公司必須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中共考慮的是幾十年和幾個世紀後的長期利益,而美國公司則傾向於關注下一個季度的財報。但是,如果迪士尼和其它美國公司繼續向北京屈服,他們就有可能破壞自己未來的競爭力和繁榮,以及使他們得以發展的自由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