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巴伐利亞州綠黨議員摩納茨艾德爾和獲獎電影《假孔子之名》的導演秋旻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就巴伐利亞州關於州政府是否應資助孔子學院的聽證會表達看法。

摩納茨艾德爾議員(Hep Monatzeder,Bundnis 90/Die Grunen)表示,他對代表孔子學院的前州長貝克斯坦博士、前國會議員葛洛瑟爾的答覆不滿意。

摩納茨艾德爾表示,這兩位對中共在世界上扮演的新角色缺乏敏感度,令他失望。他質疑,中共目前對內對外都咄咄逼人,全球都在展開關於孔子學院作用的爭論,它跟中共關係密切,為甚麼巴伐利亞州跟中共對話要通過孔子學院?

德國巴伐利亞州綠黨議員摩納茨艾德爾(Hep Monatzeder,Bundnis 90/Die Grunen)(圖片來源:Hep Monatzeder官網)
德國巴伐利亞州綠黨議員摩納茨艾德爾(Hep Monatzeder,Bundnis 90/Die Grunen)(圖片來源:Hep Monatzeder官網)

導演秋旻認為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的重要組成部份」,巴伐利亞州要想擁有完全的學術自主,必須與中共的漢辦解除孔子學院合約,獨立開辦中文教學。秋旻是加拿大華裔,她執導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曾獲2016年美國「國際金勛章影片」競賽(Accolade Global Film Competition)卓越人道主義獎、2017年「獨立製作影展」(IndieFEST Award)傑出紀錄片獎等十餘個獎項。

《假孔子之名》放映研討會於2019年12月2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首府慕尼黑舉辦。圖為研討會結束後,主持人賽德勒(Hanno Schedler,右一)、影片導演秋旻(右二)、嘉賓阿斯噶·禪(Asgar Can,左二)、彼得·伊爾文(Peter Irvin,左一)合照。(黃芩/大紀元)
《假孔子之名》放映研討會於2019年12月2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首府慕尼黑舉辦。圖為研討會結束後,主持人賽德勒(Hanno Schedler,右一)、影片導演秋旻(右二)、嘉賓阿斯噶·禪(Asgar Can,左二)、彼得·伊爾文(Peter Irvin,左一)合照。(黃芩/大紀元)

事件回放:關於州政府是否應繼續資助孔子學院的聽證會

2020年6月23日,巴伐利亞州召開關於州政府是否應資助孔子學院的聽證會,來自不同黨派的議員們要求州政府立即停止對紐倫堡–埃爾蘭根(Nurnberg-Erlangen)孔子學院的資助。

議員們就州政府是否應資助由北京漢辦控制的,並作為意識形態軟實力工具的孔子學院,巴伐利亞的孔子學院是否對德國的民主自由基本秩序構成威脅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巴伐利亞州前州長、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董事會主席貝克斯坦博士(Dr.Gunther Beckstein)和前外交部歐洲國務部長、孔子學院董事會成員葛洛瑟爾(Gunter Gloser)出席聽證會,負責回答議員們的提問。

他們在聽證會上介紹孔子學院情況,並為該機構辯護,認為該機構只是一個文化機構,其工作並不受中國(中共)的影響,並認為該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巴伐利亞需要孔子學院作為跟中共溝通的橋樑。但這些回答受到議員們的質疑。

摩納茨艾德爾議員:兩位先生對中共新角色缺乏敏感

「我對兩位先生的回答不滿意」,摩納茨艾德爾議員對《大紀元》表示,讓他特別失望的是,代表孔子學院的前州長貝克斯坦博士和前外交部歐洲國務部長葛洛瑟爾對中共在世界上扮演的新角色缺乏敏感。

「至少從習近平擔任主席以來,我們領略了對內對外都咄咄逼人的中國(中共)——在中國西部和西藏的大規模拘留侵犯人權,牽制其它國家,在中國海和對香港和台灣的攻擊性行為等。」他說。

在聽證會上他曾提問,「貝克斯坦博士,您剛才提到自由的話題,例如在香港發生的暴力鎮壓,中國(中共)對此完全無動於衷。還有一帶一路策略,在我看來就是為了謀取政權,中國(中共)現在正更加巧妙地在世界政治中施加影響。一帶一路在非洲給些甜頭,讓人覺得這些國家很幸福。實際上,比如在埃塞俄比亞,中國(中共)不可思議地在大量收購土地、控制出口業等等。」

前州長貝克斯坦強調了中共全球政治意義以及中國市場對巴伐利亞經濟的重要性。在這種情況下,文化交流就顯得尤為重要。認為應該用稅收與中共進行文化交流,他還表示在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那裏是自由的。葛洛瑟爾也表達出相同的觀點。

摩納茨艾德爾議員認為兩位先生在回答議員們的提問中,避免了一些重要問題,「有幾個重要問題未得到令人滿意的答覆」,他說最重要的是,「在全球範圍內都在爭論孔子學院的作用、它與中共的密切關係也被證實無疑的時候,為甚麼與中國(中共)進行對話還要通過孔子學院來進行?」

摩納茨艾德爾議員在聽證會上也曾問到:「在我看來,孔子學院不是文化機構。毫無疑問要進行中德之間對話,這當然是好事,這也正好是關鍵所在,這種對話是因為有了孔子學院才促成的嗎?」他認為在巴伐利亞孔子學院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正如我的同事林德斯巴赫爾闡述的那些觀點,以及他對這類文化影響後果提出的警告,所有這些孔子學院都不再得到資助、關閉或發生其它甚麼事,難道只有紐倫堡的孔子學院例外?您真相信紐倫堡孔子學院能跟中國(中共)順利對話嗎?真的認為紐倫堡孔子學院是一個世外桃源,孔子學院作為共產黨的機構,與其它地方的完全不同?」在聽證會上,摩納茨艾德爾議員繼續提問。

「兩位先生都無法澄清,孔子學院基於中國(中共)法律的合同,是否沒有對教授職位或人事合同產生任何影響。」摩納茨艾德爾議員對《大紀元》表示,「此外,從兩位先生的發言中可以明顯看出,董事會成員對孔子學院的合同基本情況沒有深入了解,從而根本無法評估北京的影響力。」

最後摩納茨艾德爾議員說,不清楚為何那兩位先生繼續為孔子學院說話並支持孔子學院。

獲獎導演:巴伐利亞州要想學術自由 必須與孔子學院解約

《假孔子之名》放映研討會於2019年12月2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首府慕尼黑舉辦。(黃芩/大紀元)
《假孔子之名》放映研討會於2019年12月2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首府慕尼黑舉辦。(黃芩/大紀元)

導演秋旻認為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的重要組成部份」——這是中共前宣傳部長李長春在2007年視察「孔子學院總部」時明確指出的孔子學院的定位。為了確保孔子學院履行這個職責,孔子學院總部,也即「漢辦」,必須接受「孔子學院理事會」的領導,而這個理事會的幾任主席都曾是中共統戰部部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國家副總理。習近平上任以來也多次強調要優化、加強發揮孔子學院在國際上的作用,「講好中國故事」。

「孔子學院這個姓「中共」的本質不會因為巴伐利亞州向紐倫堡孔子學院提供經費而改變。」導演秋旻表示,只要孔子學院存在一天,德國方面繼續接受中方派來的老師和教材,接受中方的資金,孔子學院就必須按照合約中的規定,要符合中共的法律,接受「孔子學院總部」也即中共的審核。

「這位前州長說紐倫堡孔子學院沒有禁忌話題,甚麼都可以談。那麼,談西藏、台灣、法輪功等話題的論調如何?」導演秋旻說,「我個人所了解的那些極少數談論過中共禁忌話題的孔子學院,都是按照中共的宣傳口徑在談,例如用新華社的圖片展示「美麗西藏及藏民的幸福生活」,或者指責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等。」

「我想邀請這位前州長在紐倫堡孔子學院去放映我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並討論孔子學院在全球受到的抵制和關閉;或者邀請香港青年領袖黃之鋒到孔子學院舉行香港自由民主論壇;又或者邀請達賴喇嘛或其代表到孔子學院舉行西藏問題研討會;或者請流亡德國的維吾爾人親身講述新疆的集中營。」

導演秋旻認為,那種說語言文化與政治問題不沾邊的看法僅僅是為孔子學院避免談論上述禁忌話題找藉口而已。語言是交流的工具,是最包羅萬象的文化現象,其中就包涵歷史與政治。如果說教德國人學說「天安門」,卻不介紹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或者教德國人學「宗教」、「人權」,卻不拓展介紹現今中共的宗教、人權迫害,不論及中共對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人士的迫害,這就不是完整的學習語言和中國的歷史文化,而是刻意迴避,是客觀上在為中共塗脂抹粉,幫助中共誤導德國人。

「紐倫堡孔子學院在這位巴伐利亞州前州長的任內建立。往往這類支持中共孔子學院的政客,都比較看重跟中共做生意,他們個人或其政府或多或少跟中共存在利益往來,這一點當地媒體可以去深入調查。」最後,導演秋旻表示,「巴伐利亞州要想擁有完全的學術自主,必須與中共的漢辦解除孔子學院合約,獨立開辦中文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