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7月16日。
 
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夕,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換人,王春寧中將卸職,去向不明。之前,中共兩會前夕,王春寧卸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王春寧接連卸任軍方要職,內幕引人猜測。
 
據中共北京市政府徵兵辦公室微信公眾號「首都徵兵資訊」消息,7月14日,北京市召開2020年徵兵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會議由衛戍區司令員付文化主持。
 
這是中共官方,首次借披露付文化履新的消息,宣佈王春寧走人了。
 
這個王春寧不是一般人,原來12軍軍長,父親是原來的南京軍區副政委王永明中將。爺倆都是中將,這在中共內部不多見。
 
王春寧長期在原南京軍區工作,曾任某集團軍裝備部部長、師長、集團軍參謀長、副軍長。2014年2月,任陸軍第12集團軍軍長;2016年8月,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2017年7月,晉陞中將軍銜;2020年1月,王春寧剛剛履新北京市委常委。5月11日就去職了。北京衛戍區的政委張凡迪,接了北京市委委員、常委。原因是什麼,誰都不知道。
 
張凡迪是陸軍少將,早期在原濟南軍區服役。曾任陸軍第54集團軍防空旅政委、某師政委,濟南軍區司令部直工部部長。2016年任陸軍第26集團軍副政委。2019年12月任衛戍區政委。
 
現在,明確了,王春寧不但不做北京市常委了,而且也不做北京衛戍區司令了,原因是什麼,不做北京衛戍區司令後去哪裏了,都不知道。
 
付文化,原來是54集團軍參謀長,中共軍改後,任陸軍第81集團軍參謀長。2017年陞少將軍銜,2017年7月舉行的朱日和閱兵中,付文化擔任裝備保障方隊領隊。
 
原來中共的54軍,是中共的三大主力之一,38、39、54,38軍在河北,39軍在遼寧,54軍在河南,都是中共的所謂重裝甲部隊。
 
這次付文化調到北京衛戍區,當了付司令,是付的正司令。中國姓很麻煩,姓鄭的比較好,姓付的就有些麻煩了,見到他喊付司令,總覺得怪怪的。以前我在深圳有個朋友,姓徐,當了副局長,是徐副局長,廣東話說起來,成了脫褲子局長了。這都是笑話。
 
北京衛戍區,也被稱為中共的「御林軍」,擔負京畿安全重任,平時守護北京市的重要部門,戰時還要掩護中共高層撤退。有說法稱,控制了北京衛戍區,相當於將半個北京置於手中。北京衛戍區司令,歷來由中共軍委主席指定,任用其最信任的人。
 
這個衛戍區,在以前叫做警備區,就是以軍事單位負責地方治安,負責地方軍隊軍紀等等。當然,北京衛戍區級別就高一些了,是軍級單位。現在北京衛戍區有3萬多人,三個師的編制。
 
說是御林軍,就是保護首都安全的。大家知道有另外一個,以前叫8341部隊的,正式名稱叫中央警衛團,那是宮中侍衛,帶刀侍衛,那個更是要皇帝自己人主管了,級別也更高。北京衛戍區司令,軍級,中將。中央警衛團,團級,團長是上將。開玩笑,官比上將其實大多了。當年汪東興,毛澤東親信,周恩來、江青都得看他眼色。後來王瑞林,上將,鄧小平親信,鄧家的兒女也不敢得罪他。
 
當然,北京衛戍區,也還是非常重要的保衛單位,對北京,對中南海的安全負很大責任。
 
所以,現在中共權鬥敏感時期,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被免職,內幕引人猜測。
 
最近中共軍方異動頻繁,中部戰區換人,空軍政委換人。
 
另一方面,換人不止是軍隊,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還有幾位政法系統的高官密集落馬。司法部長傅政華卸職,河北省公安廳刑事警察總隊原總隊長王星亮落馬,江澤民老鄉,軍工大佬、中船重工前董事長胡問鳴落馬等等。當然,最引人注意的是有關孟建柱的消息,據說他住院了。
 
7月8日,習近平親信陳一新出任「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主任,放話「刮骨療毒」、「清除害群之馬」。在此前後,中共公安部高層多人被查處、免職或調職。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副部長孟慶豐、副部級反恐專員劉躍進相繼離職,重慶公安局長鄧恢林被查。
 
已落馬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公安局局長鄧恢林都曾任前公安部長、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大秘。近年,有關孟建柱的負面傳聞不斷。孫力軍落馬後,網上一度傳出多個版本有關孟建柱被捕的消息。7月7日有消息指,孟建柱目前已「病重住院」,被當局嚴密監視、限制自由。
 
7月10日,習近平陝西老鄉劉釗升任公安部副部長。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港澳協調小組副組長郭聲琨的馬仔、公安部長助理聶福被免職。
 
7月12日,海關總署廣東分署緝私局黨組書記、局長詹勵落馬。詹勵是江西婺源人,與江澤民集團二號人物曾慶紅、郭聲琨是江西老鄉。另外,詹勵是孟建柱主政江西及公安部期間提拔重用的馬仔。
 
7月13日,海南省政協副主席、前統戰部部長王勇,與遼寧省原副省長政協原副主席劉國強被查,成為2020年落馬的第七、第八個中共省部級高官。劉國強曾與已落馬的薄熙來、王珉等遼寧高官共事。
 
我們回過頭講王春寧。
 
最近,陳破空披露說,北京發生了紅二代的軍人,以軍逼宮的事件。他們不是要政變,不是要殺人換人什麼的,而是要用軍隊,逼習近平表態,主要是對國內外一系列政策不滿,對習近平身邊的一些人不滿,矛頭不是對習近平,而是對王滬寧那一批。
 
當然,也有消息說,北京發生了未遂政變。今年疫情最緊張的時候,大概在4月份吧,北京街頭突然出現了大批的裝甲車,不是武警的,也不是重裝打仗用的,而是裝甲運兵車。很多人照了相,很奇怪。當時就有不少猜測。
 
大家可能記得,任志強批評習近平的信件,那個信說明在中共內部,紅二代對習近平極為不滿意。然後有陳平轉出來的那個要求中共開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合適當總書記的信件。還有,就是聲稱是鄧樸方的寫給人大的信,也是質疑習近平的,問了十多個為什麼?誰負責?
 
這一切,透露兩個內容,第一,內鬥激烈。第二,紅二代、高幹子弟,對習近平尤其不滿。
 
當年2013年習近平剛剛上台,紅二代們特別興奮,延安兒女,這是北京的一個俱樂部,幾次集體表態支持習近平。現在,這種聲音不見了,我們聽到的,多是批評習近平,對他不滿的聲音。
 
如今,王春寧卸任北京衛戍區,時間恰好,背景也完全一致了。
 
按照中共的慣例,7月底到8月,就是所謂的北戴河會議了。其實是各級高級官員,要去北戴河避暑度假。所以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中共內部,中南海的高層活動,將進入北戴河秘密會議階段。
 
所謂北戴河秘密會議,其實不是一個會議,更多的類似中共高層的人非正式聚會。大家都去避暑,官大的,有自己別墅,官小些的,也有自己的套房。然後全家人都去,好吃好住,私人海灘。然後還有各種遊樂設施和場所,打球、打牌、打麻將。過程當中,各家串聯,互相聊天談話,內容往往就會涉及到國家大事,涉及到人事安排。
 
因為不是正式會議,所以也就很難限制。在鄧小平時期,北戴河會議,變成了高官俱樂部內部就各種利益進行討價還價的最重要場所。
 
結果是各派、利益團體,都會利用這個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和訴求。最後,乾脆有些一些專業會議,也去附近開。如果有高度共識,最高層乾脆開個會,表個態。所以,北戴河一直是中共權力運作的一個關鍵。
 
但習近平上台之後,因為不喜歡老人干政,所以不希望這個北戴河傳統持續,但卻不能不讓老人去北戴河渡假,所以乾脆自己不去。我不去了,你們自己說什麼都沒大作用。
 
但現在不太一樣了。習近平可能比他上台之後的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黨內的支持,需要各位大佬的支持,需要各位老同志的認同和支持。
 
最近,《學習時報》登了不少文章,說習近平如何關心老同志,關心他們生活起居等等。這個挺有意思,透露的信息也很有意思的。
 
王春寧的去職,大概只是一個標誌。證明黨內的紅二代,當了大官,恐怕也未必比別人更安全。今年的北戴河,恐怕是另一個標誌。因為我聽說北京會以疫情的緣故,取消任何與北戴河有關的活動,包括今年北戴河會議也就沒有了。這對習近平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就是省了麻煩,一批人指手畫腳,說三道四,都是不能拿他們怎麼樣的人,類似任志強那樣的一大批人,不去北戴河,就不聚在一起了。就像七一,港府不讓遊行是一個道理。
 
但另一方面,習近平也需要這批人支持,如果沒有一個活動,沒有一個平台,也就難以去聯絡了。
 
現在內憂外患,習近平又搞一尊,什麼事都自己決定,實在太類似明末崇禎皇帝。最後的結局,恐怕也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