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9日,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政府貼出一紙通告,稱要對下轄的劉富村全村五千多人進行搬遷,時限僅2個月。村民通過申請政府信息公開得知,這個項目根本未經過審批。但是截至目前,已有二百多戶被拆除,有村民被逼扛煤氣罐上樓頂,抵抗強拆。

沒審批手續 政府違法拆遷

根據洛龍區政府貼出的通告,劉富村和新伊大街南延工程相關的區域要在2020年5月19日至6月20日完成徵遷,其它區域要在7月20日前完成徵遷。「對於不配合徵遷的,將由相關部門依法依規予以處理」;對於妨礙執法、涉嫌犯罪的行為,將「移交司法機關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但是村民劉明(化名)告訴《大紀元》,當地政府所謂的「依法依規」徵遷完全違法。

他說,「徵遷行為是縣、市級政府報批,徵用集體土地的話,要大多數人的表決,超過三分之二(人)同意的話你才能進行項目的報批。你還要做民意調查、風險評估等等,這一系列事情他們都沒有做,包括以後的安置方案、補償方案啊,他們都沒有。」

村民多次申請政府信息公開。(受訪人提供)
村民多次申請政府信息公開。(受訪人提供)

今年4月27日,村民向洛陽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申請公開新伊大街南延工程的施工許可證,一個月後得到答覆:許可證正在辦理中。

5月18日,村民又向洛陽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申請公開該工程所需的用地規劃許可證和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等政府信息,得到答覆:申請的政府信息未製作或不存在。

6月8日,他們再向洛陽市政府申請公開房屋拆遷批准文件和安置補償方案信息,得到答覆:申請的信息不存在。

但是,就在沒有任何合法審批的情況下,劉富村第一批(分三批拆遷)二百多戶已經被拆得只剩兩戶。

村民找多級政府部門反映 無人管事

劉明家的房子在鄰居家遭拆除時被震出裂縫,現在也面臨隨時被拆的危險。他們撥打110,警察到現場錄像之後讓他找拆遷辦。

「我們去找村(拆遷)指揮部的人,他們說:不是我施工的,我沒扒你家房子,你去找扒你家房子的人。我們去找勾機(挖土機)司機,人家說:我是按上面的命令施工的。」劉明說,「現在就是兩邊在推諉。」

他們又去找區裏的駐村代表,結果被告知:接受每平米610元人民幣的賠償,自己先到外面租房住,等回遷房蓋好了再搬回來。

劉明表示,離他家直線距離300米的住宅區現在房價每平米1萬2,000元,村裏所出的610元的賠償在當地根本買不起房子。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所謂的回遷房也只是畫給村民的「大餅」。他說,「拆遷指揮部的人開動員會就是這樣說的,把村子拆了,地皮賣了以後才可能會蓋回遷房。」「到時候回遷房蓋下來了,一個人(分)60平方,(前)40平方是610(元/平米的價格),(接著)10平方是1,300(元/平米),(最後)10平方是1,800(元/平米),這樣回購。」

「到時候人家徵地完了,村裏組織的拆遷指揮部人家解散了,你去找誰?你根本就找不到人了。」

村民也到中共國務院、河南省政府網站、河南省紀委網站上留言反映問題,但目前沒得到任何回音。

劉明說,「我們老百姓就不知道如何、去哪裏維權,所以才有這種不公平的現象,太多了。現在這種暴力拆遷太多了,為甚麼?就是我們不知道去哪裏維權,我們真的不知道。」

斷水斷電 騷擾不斷

另一位村民王陽(化名)表示,當地政府為了推進強拆,用各種方法騷擾村民。

7月初,村裏被斷電六七天;7月11日到13日,村裏又被強行斷水,兩三百戶人家受影響,只能提井水生活;14日下午,水又停了。有人給中紀委打電話投訴,被告知「往國家信訪局反映」。

此外,地方政府還僱保安圍住將被拆遷的房屋,不讓屋主進出。王陽說,「當時強拆了一家,他(政府)弄好多人,就圍住,人都不讓往裏進。」

「我們只能站在房頂上」

劉明說,由於房子面臨被強拆,他已經近一個月沒好好休息。

「他(拆遷人員)來我們家不是一天兩天了,每天白天在我們家周圍,來兩三次。我們家現在每天晚上都有人在房頂睡。我爸、我媽,我們三個人換著休息,就是怕他突然把你家房子鑿了,我們人還在睡覺,你說怎麼辦?」他說。

「現在在房子裏面住每天就擔驚受怕的,最近這幾天經常勾機停到我家附近,讓他走他也不走。我們人站在房頂上他們就停止,我們人不站在房頂上,他們就在附近。」「我們只能一有風吹草動就站在房頂上。」

劉明表示,他們家已經請了律師走法律程序,現在正在起訴。但是當地政府等不及,已經動手強拆了。

目前,一家人為了保護房子把菜刀、磚塊和兩個煤氣鋼瓶搬到房頂上。

劉明說,「他們人特別多,我們害怕人家衝進來把你人拖走了,我就是自衛的手段。我們的目的不是傷害別人,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人在樓上,他們勾機要是直接強拆的話我們也抵抗不住,我只能用自己僅有的手段,我只能這樣了,我沒別的辦法。」#

村民自衛準備的煤氣罐和磚塊。(受訪人提供)
村民自衛準備的煤氣罐和磚塊。(受訪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