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洪災持續一個多月,江西鄱陽湖饒河流域近日已有4個水文站突破歷史極值,多個河堤潰堤,民眾狂奔逃命。有村民回憶潰堤瞬間:狂奔5公里,雙腳直發抖。

受持續強降雨和上游來水疊加影響,南方多省河流水位暴漲。其中,江西鄱陽湖流域正面臨1998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汛形勢。

鄱陽湖水位達歷史極值

截至7月12日11時,江西已有鄱陽站、康山站、星子站、棠蔭站處4個水文站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且水位均仍在上漲。

12日0 時,鄱陽湖標誌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超過1998年洪水位22.52米,達到22.53米,標誌著中國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

12日7時,鄱陽湖棠蔭站水位達22.58米,較歷史實測最高水位22.57米(1998年7月30日)高0.01米,水位仍在上漲。

澎湃新聞記者從上饒市鄱陽縣防汛抗旱指揮部獲悉,截至7月12日8:00,饒河鄱陽站水位已達22.75米,超1998年水位14cm。

目前,鄱陽湖水位仍在上漲,多處河堤決口潰壩,江西防汛宣佈「進入戰時狀態」。

村民親歷洪水衝破圩堤

緊鄰鄱陽湖饒河流域的雙港鎮雙豐村、雙港村,汛情嚴峻。雙峰南圩堤是鄱陽湖邊上,保護雙豐村、雙港村等村的第一道堤壩。

7月12日傍晚,鄱陽縣雙港鎮博士水庫的堤壩邊上,雙豐村村民彭芳臘已連續數天抗洪搶險。兩天前,彭芳臘站上了雙峰南圩堤,開始守堤,直到洪水徹底衝破圩堤的那一刻。

當時是7月11日凌晨4時過,彭芳臘記得,那時圩堤的漏水處越來越多,河水的水位線也逼近了堤壩高度,「突然又颳起了風,大風一颳,水漫過來,機器吃不消,漏洞也突然變大,水沖了進來……」

嘩嘩的水聲中,彭芳臘聽到有指揮員吶喊:「找制高點,這裏已經保不住了,先保人吧!」

熟悉地形的彭芳臘,帶著一眾人沒命地跑,一口氣跑到了5公里外。彭芳臘見到雙港鎮副鎮長周紅玲時,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現在好害怕,腳都在發抖,如果晚一點跑,我們可能都被沖走了。」

「當時的情況是人越想跑越跑不動」,彭芳臘說,直到現在,他的腿還在痠痛中。

第一道圩堤失守,僅2個小時時間,洪水淹沒2萬多畝農田,奔向部份村民家。

洪水水面 漫過房頂兩層樓

漫過雙峰南圩堤後,洪水停在了博士水庫的堤壩前,這個原本是灌溉水庫的護庫堤壩,如今成了阻隔洪水的最後防線。

「水庫下面是5個村……」,彭芳臘指著水庫和洪水水面說,洪水沒淹過來前,這下面的農田位置比水庫水面低,靠著水庫灌溉。現在洪水水面倒比水庫水位線高了。

他家在水庫下游。他說:「洪水水面至少高過房頂兩層樓」。

近日,大陸很多洪災的驚心慘狀在自媒體和海外社交網絡流傳。其中江西鄱陽湖現重大災情後,災民逃荒避洪水,引發網民熱議:

「這個年代能看到如此逃荒的場景,也是醉了!」「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江西無預警洩洪,這就是中共幹的事。」

一些網民指,中共官方為保三峽大壩全力洩洪,導致長江中下游洪災如此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