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長江流域持續的強降雨,導致長江水位高漲,洪水氾濫,河堤決堤災難不斷出現。有中共官員聲稱,高水位將持續長達十天,透露出目前長江防洪形勢的異常嚴峻。此外,過高的水位也令人越發擔憂三峽大壩的安危。而近日長江三峽大壩水情監控數據顯示出現停擺的異常現象,引起普遍關注。

近期,大陸連日降下暴雨造成嚴重災情,中共官方為保三峽大壩安全又全力洩洪,造成下游武漢、江西、南京等地一片汪洋,部分河堤決堤的災難不斷出現。這場席捲中國的洪災目前已經波及至少27個省份。

高水位在警戒水位以上還要持續十天?

據中國氣象單位預測,從14日到16日,長江流域將迎來汛期以來第7輪強降雨,這將對水位高於警戒線的長江形成巨大威脅。

7月14日上午10時,江西省水文局繼續發佈洪水紅色預警;江西省氣象局預計15至16日贛北有一次降水過程,贛北北部局部暴雨。此外,14日至16日,長江流域預計將再迎一輪強降雨過程。

之前,7月11日,中共央視引述武漢市防辦防汛專家組組長丁心紅的話稱,長江水位將持續上漲。洪峰雖然「在通過」,但湖北接近600公里的長江幹流河段,高水位在警戒水位以上還要持續十天左右的時間。也就是說即使「洪峰過了」也並不安全,還要慎防堤壩出現險情。

三峽水庫設計時最大的缺陷

中國目前正經歷三十多年來最嚴重的洪災。而三峽大壩的作用越發引起外界的質疑。三峽當年設計和建造旨在要「馴服」長江,但大壩從籌建那一刻起,一直引發各種爭議。批評人士表示,長江和幾個主要大湖出現歷史性高水位證實,三峽大壩未能起到其設計的作用。

路透社引述美國阿拉巴馬大學(University of Alabama)研究中國洪水的地理學家大衛尚克曼(David Shankman)的話說:「修建三峽大壩的主要理由之一是防洪,但是在建成不到20年,我們就面臨著有紀錄歷史以來最高水位的洪水。實際上,三峽大壩無法阻止這樣嚴重的洪水。」

據報導,長期以來對三峽大壩工程持批評態度的中國地質學家范曉說:「三峽水庫只能部分和暫時攔截上游洪水,但是對長江中下游強降雨引發的洪澇災害無能為力。」

大陸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之子黃觀鴻在接受新唐人電視臺專訪時談到,早在當年建三峽大壩的評估會上,「(他父親)一直強調在重慶和武漢兩個大城市的江河幹流上是不允許建大壩的,這也是三峽水庫設計時最大的缺陷。」

水情監控數據顯示異常

中國長江流域洪災嚴重,洪水不斷湧向下游,過高的水位令無數人擔憂三峽大壩的安危。而長江三峽大壩水情監控資訊7月13日晚間顯示異常。

中共官方「長江水文網」每小時至少更新1次,公告長江流域14個水情監測站的出入水量及最新水位。13日晚間8時,三峽大壩當時的入水量為每秒3.4萬立方公尺,出水量為每秒1.88萬立方公尺。詭異的是,之後入水量資訊不再顯示,原因不明。

圖說:7月13日晚間8時,三峽水庫入庫量數據。
圖說:7月13日晚間8時,三峽水庫入庫量數據。

7月14日晚9時,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數據,三峽水庫入庫量又不顯示了。(網頁截圖)
7月14日晚9時,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數據,三峽水庫入庫量又不顯示了。(網頁截圖)

阿波羅網表示,三峽水庫入庫水量至關重要,能顯示出洪水的強度,應該是所有數據中最重要的。但這個數據一直很詭異,從消失到浮現,然後又消失,這只能說明中共在造假,在隱瞞。

長江上游恐已破圍潰堤?

據希望之聲電臺報導,一線防汛人員金明(化名)向希望之聲表示,長江上游可能已破圍潰堤,官方封鎖消息,他呼籲世界關注。

金明透露,他所在的區域距離長江主幹道約3公里,其防汛的埂段是在長江支流裡,但是雨勢洪水迅猛,它是一個大圍區,因為江南地區大部份都是一個一個的圍區,由此推斷長江主幹道的水應該是相當大。他估計主幹道也許已破圍口,就是上游的圍口已破掉,他説:「現在的狀況是這樣,圍口破掉了他們也不公佈,政府不公佈,媒體也不見及時報導,感覺太不可思議。」

金明還表示,由於這兩天上級的宣傳部門發了一個通知,規定不允許談論水災的消息,那麼上游怎麼樣了,是否破圍根本不知道,什麼都不能說。

據瞭解,該通知內容是:轉上級通知,@所有同志,剛接通知要求,今後在防汛工作中有關險情處置和有關雨情、汛情分析等的宣傳,必須要經市防汛指揮部的審核同意,不得擅自對外宣傳報導和發佈!

金明說,他做為一線防汛人員對此迷惑不解,這通知是臨時下發的,就是不允許外洩任何關於水災的消息,「這是什麼意思?那要是三峽大壩真的倒掉了的話,讓下游的百姓去死了嗎?政府什麼也不管?你把全部的消息都封鎖了,什麼都不讓說,有關水災的消息全部都封鎖了,這是什麼概念啊?」

金明還說,那為什麼官方要這樣的打壓?為什麼要如此收緊水災消息呢?他憑專業推測有兩種可能:一是三峽大壩危險了,二是中共故意要把事情搞大,故意要中國死多一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