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旁有一塊小小的畸零地,父親退休後便從山上運了許多的泥土回來,將畸零地堆成個小土丘,種些花草果子,那時父親為了整理、照顧那些植物,可以忙上一整日,退休生活也不太無聊。

自從父親辭世以後,這小土丘便荒廢在那兒。由於工作忙碌,我從沒想到要種些甚麼,只是固定將小草拔除,以免雜草叢生,成為蚊蟲的溫床。除草時也曾想過要如何利用,但總是想想而已,一晃就數年過去了。

就在今年二月份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去了一趟鳳山台糖假日花市,那兒大多是賣花卉植物的園藝物品,老婆選了一盆桂花,兒子買了一包薰衣草的種子要回家自己種,而我買了一大包的台糖冰品。

在老婆和兒女的細心照顧下,桂花樹的葉子長得很綠、很漂亮。兒子的薰衣草很快就發芽了,由於我們種子撒得太密,花盆太小,因此必須拔除些幼苗。兒子覺得丟掉很可惜,便將幼苗移植,帶到學校交給自然老師當作自然功課。

桂花樹在我們家待不到一個月,便被可惡的竊賊給偷走了!一盆價值只有一百元的盆栽也有人要偷?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看著老婆和兒女的失望表情,令人難受。

後來學校的自然老師送了兒子兩株薄荷草,孩子開心地種在花盆裏。每天都會看看薰衣草及薄荷草的變化。好幾次在太陽下看到薄荷草垂下葉子,好像枯萎一般,我們以為種不活了,但是太陽下山後薄荷草又挺起葉片,生氣蓬勃。

很快薄荷草就占據了整個花盆,我考慮將它移植到小土丘上,老婆和兒子便在學校下課後,替薄荷草搬家,和薰衣草同在一塊土地上。

薰衣草終究是沒有種植成功,全數枯萎。但是,薄荷草卻很能夠適應環境,盤據整片小土丘,綠意盎然,散發陣陣薄荷清香。尤其是大雨過後,在家門口便可聞到清爽怡人的香氣,我喜歡在上班前用手輕撫薄荷葉,讓薄荷的香氣留在身上。

自然的薄荷香,和一些薄荷製成的商品,味道完全不同,自然清涼的香氣令人感到無比地舒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