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政府動員全國上下「過緊日子」的同時,《大紀元時報》獲得的地方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公安在不斷地提升待遇和裝備,地方政府多個部門為公安提供「經費保障」。

近年來受經濟下行、制度性貪腐和貿易戰等因素內外夾擊,中共財政日趨緊張,今年財政收入跌幅高達兩位數,過「緊日子」已成官場口頭禪。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甚至在今年5 月的政府報告中強調,「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 以上」。

內部文件揭示:保定加強警權 公安不過緊日子

《大紀元》獨家獲得中共保定市政府5 月20 日下發各區的內部文件《保定市加強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三建三提升」實施方案(徵求意見稿)》,發現公安系統非但不需過「緊日子」,而且基本處於要錢有錢的狀態。該方案揭示出,保定市政府為了落實公安部去年底《關於加強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的意見》,而推出了「三建三提升」實施方案。該方案首要工作目標就是「建設優化基礎設施和警力配備,構建長效經費裝備保障體系」,說白了就是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保定市內部文件。(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保定市內部文件。(大紀元)

文件顯示,保定首先成立一個相關的工作領導小組,保定副市長及公安局、民政局、住建局、財政局、發改委等幾乎所有實權部門的負責人都會參與這個小組。文件還提出,通過「解決派出所用房」和「充實派出所警力」來「建設優化基礎設施和警力配備」。

關於如何「構建長效經費裝備保障體系」,文件提出由市財政局等多部門來足額保障公安部門的經費,優先落實派出所的車輛和裝備,包括給每個民警配備一部移動警務終端和執法記錄儀。甚至對於所謂警務輔助人員的工資福利、裝備配置等經費,文件提出要列入「市縣兩級財政預算保障」,也就是全部由民眾( 納稅人)來買單。

文件要求加強公安的「經費保障」,優先在派出所落實縣級公安機關共用經費保障,在公用經費中單獨列支社區警務工作經費。文件還提及,2020 年縣級公安機關派出所警力佔比要超過40%,社區警佔派出所總警力要超過40%。

值得一提的是,該文件強調要維護公安執法權威,例如要求「完善涉警輿情事件權威信息發佈流程」,而這種「流程」通常被外界視為是只准官方發佈「權威信息」,嚴禁民間曝光「涉警輿情事件」。

另外,該方案還要求提升公安的信息應用水平,包括推進大數據,「將全市天網錄像頭、雪亮工程錄像頭和大中院校、中小學校、醫院、加油站等重點部位前端感知設備接入市、縣兩級公安機關」等。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對此表示,保定市政府加強公安的實施方案,方方面面都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然而如今中共政權、尤其是地方財政,正處於缺錢的時候。

事實上,保定市政府在《2020年保定市政府工作報告》中稱,「牢固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把有限的財力用在推動發展、改善民生上」,「用政府的緊日子換取群眾的好日子」。李林一認為,《大紀元》曝光的文件顯示,保定市加強警權的做法與「緊日子」說法背道而馳,因此政府在公共服務和民生方面「過緊日子」,換來的不是群眾的好日子,而是公安維穩的「好日子」。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保定市內部文件。(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河北保定市內部文件。(大紀元)

其它部門頻繁提過「緊日子」

《大紀元》同時還獲得重慶市部份內部文件,發現地方政府的確開始過「緊日子」了。例如,《大紀元》獲得了重慶市九龍坡區政府今年3 月3 日印發的《政府過「緊日子」的十條措施》及工作任務分解通知。九龍坡區政府在通知中將「緊日子」十條措施及工作任務分解印發給各個政府部門,要求收緊預算、嚴控支出。

《大紀元》同時獲得了重慶市九龍坡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簡稱人社局)今年7 月3 日印發的《關於進一步做好< 政府過「緊日子」的十條措施> 臨聘人員核減工作的通知》。九龍坡區人社局在通知中,要求區屬各醫療衛生單位「臨聘人員只減不增,全年壓縮聘用人員10%」。

《大紀元》還獲得九龍坡區衛健委轉發區政府《關於貫徹落實政府過「緊日子」十條措施做好全區黨政機關公務用車及辦公用房有關工作的通知》。該通知要求對公務用車和辦公用房加強管理、收緊支出,包括2020 年不得購置、新建辦公用房,2020 年取消一般性公務用車購置等。

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重慶九龍坡區政府核減臨時工和取消建房、購車的文件,和保定市充實警力(包括輔警)、「解決派出所用房」、「優先解決」公安用車的內部文件形成了鮮明對比。李林一說,這些文件揭示出,中共其它部門至少要提「過緊日子」的口號,但公安連表面文章都省得做了。

內部文件:中共債務風險堪憂

雖然中共文件顯示公安不用過緊日子,但這並不代表中共財政真的有錢支撐公安、加強對中國人民的維穩和嚴控。實際上,《大紀元》獲得的地方內部文件,已經洩露了中共無以為繼的財政危機。

例如,《大紀元》今次還獲得重慶九龍坡區第二人民醫院( 簡稱區二院)的財務報表。該報表揭示出,九龍坡區二院在財務上瀕臨破產、財政狀況堪憂。

根據區二院在2017 ~ 2019年期間的總資產和總負債數據可知,區二院過去三年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4.5%、87.8%、89.5%。

資產負債率= 負債總額/資產總額×100%,也被稱為舉債經營比率,資產負債比率接近100%,表明接近資不抵債。不過,真正洩露九龍坡區二院緊迫危機的關鍵數據是其揹負的中短期債務。

根據該報表,九龍坡區二院過去3 年中總資產分別為13951.8 萬元、12,728.07 萬元、13,738.97 萬元; 總負債分別為11,788.49 萬元、11,175.06 萬元、12,294.65 萬元,而其中的長期負債僅為52.57 萬元、40 萬元、40萬元,在總體債務中佔比還不到0.5%。

也就是說,比資產負債率連年攀升更糟糕的是,中短期債務在總負債中的佔比年年都超過99.5%。這意味著,區二院逾99.5% 的債務都是需要馬上或在近期內償還的,這遠遠超出了醫院的營收和償債能力。而九龍坡區二院的財政狀況,正是中共地方政府的縮影。

《大紀元》稍早時的獨家報道(《【獨家】中共密件曝醫院恐被債務壓垮》 )曾經曝光了中共衛健委的一批內部文件。文件暴露出中共政權的隱性債務危機已經嚴重到公立醫院隨時可能被負債壓垮的地步,而且,中共並無有效應對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