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7月14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記者會報告最新本港個案情況,24小時之內共確診48宗個案。當中8宗為輸入型個案,16宗是與早前個案相關的個案,24宗為未有找到源頭的個案。多宗輸入型個案多來自菲律賓、印度等地;而本地個案有多宗源自於九龍黃大仙區的慈雲山住宅區。而醫管局總行政經理劉家獻對於截至今午12時的過去24小時個案滙報中提到,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舒服,復入院後確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

今日(7月14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記者會報告最新本港個案情況,24小時之內共確診48宗個案。當中8宗為輸入型個案,16宗是與早前個案相關的個案,24宗為未有找到源頭的個案。多宗輸入型個案多來自菲律賓、印度等地;而本地個案有多宗源自於九龍黃大仙區的慈雲山住宅區。(影片片段截圖)
今日(7月14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記者會報告最新本港個案情況,24小時之內共確診48宗個案。當中8宗為輸入型個案,16宗是與早前個案相關的個案,24宗為未有找到源頭的個案。多宗輸入型個案多來自菲律賓、印度等地;而本地個案有多宗源自於九龍黃大仙區的慈雲山住宅區。(影片片段截圖)

外籍輸入型個案多來自菲律賓、印度

輸入型確診個案詳情如下:

1524,52歲男士,為菲律賓海員,乘坐CX906抵達香港,再轉郵輪;
1525,菲律賓外傭,53歲女士,乘坐CX906抵港;
1526,33歲女士,來自印度,來前無病徵,在第12日的深喉體液中確診陽性;
1527,32歲男士,從印度回港,KA734與家人一同抵港;
1528,32歲男士,KA734從印度回港;
1529,36歲男士,KA734從印度回港;
1530,英國回港的空勤人員,回來前無病徵後從隔離酒店轉送醫院;
1554,40歲女士,菲籍外傭,從菲律賓乘坐CX906抵港;

本地多宗個案源自慈雲山附近

與早前個案相關個案詳情如下:

1530,1440是其父,1521是其母,1552是其兄,1530無病徵,曾光顧過慈雲山的翠河餐廳。

1532,係1430的友人,曾同桌吃火鍋,從檢疫中心送往醫院。

1535,係1431的友人,1名59歲男士,從檢疫中心送往醫院。

1536,係於威爾斯親王醫院任職清潔工,其夫1497係兼職的士司機確診染疫。

1537,係1509及1538兩位外傭的姊姊,屬菲籍,為30歲女士;1538,係1509的母親,66歲,為一家庭群組。

1545,係1513的母親,居住於深水埗。

1550,上環聚點坊的老闆,之前其妻、為其工作的員工及乘載其回家的的士司機均有確診染疫。

1551,係1519的女兒,1552是1551的丈夫,均確診染疫,1519是翠河餐廳的收銀員。

1560,係慈雲山港泰護老中心的院友,7月13日開始發燒入院。

1561,係1471的丈夫,52歲。

1567,來自溫莎餐廳,為廚師,女士62歲,早前確診個案1514是溫莎餐廳的經理;該餐廳多名員工確診染疫,還包括1569,為餐廳廚師,男士33歲;1534為餐廳侍應。

1563,1513曾經於伊利沙伯醫院普通病房留醫,1563是其對面床舖的病人,他在樂富一間老人院居住,6月28日因摔倒入院,7月2日出院,當晚再因血壓高入院,之後被轉往佛教醫院,當時是陰性,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後確診陽性。張竹君表示,醫護人員將前往樂富的老人院對相關住戶進行檢測。

另有24宗個案並未找到源頭,但屬於家庭群組居多。

1523,61歲女士,與1544屬於同一家庭,夫妻倆同住牛池灣彩雲邨長波樓,1523於彩虹商場「匯八坊」的大家樂餐廳任職。

1556,1565,1564,及1566,同一家庭,父母、女兒及孫,居住於慈雲山附近。

1533,43歲女士,外籍勞工,家人不適,她經常出入牛池灣街市。

1539,27歲男士,居住於慈雲山的慈樂邨公屋。

1540,56歲男士,於元朗廣場任職服務工作。

1541,78歲男士,任職地盤裝修。

1542,38歲男士,於入境處總部上班;1569,72歲女士,其女為初步確診個案, 1569也於入境處總部上班,但兩位同一地點上班的確診人士並未有多少直接接觸。

1570,71歲女士,於慈雲山鳳城街市賣菜。

另錄得其餘多宗個案。(詳情略)

另據醫管局的劉家獻醫生報告24小時內的相關情況提到,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 / 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 / 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 / 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 / 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大紀元)
一位在瑪嘉烈醫院做過心臟測試的男子回家後感到不適,復入院後確診為陽性,男子在打噴嚏時拉下口罩無意中正好噴到一位護士臉上,這位護士已經在做檢測,目前結果為陰性。圖為瑪嘉烈醫院。(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