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麗夢,一個柔弱文靜的女病毒學家,在出逃美國兩個多月後,7月10首次在霍士電視專訪中露面,她雖然不像中共五毛們先前所攻擊的是低層研究人員,但顯然也不是像石正麗那樣的「紅色專家」那麼「大名鼎鼎」,而且她也不來自於被質疑為可能病毒來源地的武漢P4實驗室。但中共對於她方方面面的打壓,似乎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顯示出極端的恐懼,這讓很多人感覺無法理解。

閻麗夢的出現,給中共自以為嚴密控制著的世衛(WHO)、國際學術界和中國學術界的「防火牆」上,捅破了一個大洞,開啟了揭開中共與世衛勾結、控制國際學術界掩蓋病毒真相和欺騙世界的序幕。現在已經有更多的業界人士和專業人士站出來,從不同角度揭露中共病毒真相,也會在中共這個「防火牆」上,捅破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洞。

根據幫助過閻麗夢逃往美國的民間網媒路德社的主持人路德透露,霍士電視對閻麗夢的獨家專訪,早在兩周前就已經完成。但到7月9日晚準備播放時,受到了包括習近平辦公室和霍士東家迪士尼集團等多個政府和團體的恐嚇和施壓,最後不得不延後一天播出。

閻麗夢在專訪中也講述了她出逃美國的一些驚心動魄的細節,遠遠超出中共對待一個「普通研究員」所做的「規格」,也凸顯中共對她的恐懼。

她來美國後大約只有一周的時間,大量中共網絡水軍就開始在社交媒體上攻擊她,甚至用她食物中曾遭下了安眠藥的事件,抹黑她精神有問題,以期阻止她說出真相,降低她個人和所提交證據的可信度。

閻博士在霍士的專訪剛剛播出,她所屬的香港大學就立即在11日發佈了一份聲明,稱她已經離職,並表示「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期間,從未在港大進行她在訪問中重點提及的有關新冠病毒人傳人的研究」,急於與她切割。

那麼中共為甚麼如此害怕閻麗夢呢?除了她對美國堅持追查病毒起源和追責中共會起到關鍵人證的作用,還在於她來自一個世界頂尖冠狀病毒實驗室、一個世衛參考實驗室,並與中國疾控中心及臨床醫生群體有直接聯繫,既清楚一線疫情情況,又具有專業研究背景,了解世衛與學術界如何配合中共欺騙全世界。

而且閻麗夢的出現,已經帶動了一大批與病毒源頭相關的知情者站出來,那時中共一直以來的謊言就會被一個個地揭穿,中共就很難逃避全世界的追責。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已經在霍士新聞的訪談中證實,多名知情者已經逃到歐洲,並已向英國情報部門提交相關證據。

「FBI等情報部門將與其它部門一道,把這些信息匯總,會查出病毒的真正起源,」班農說,「這樣我們就會了解中共究竟犯了甚麼樣的罪行,特別是它對中國老百姓犯下的罪行,以及對美國人民所犯下的罪行。」

來自世界頂尖冠狀病毒實驗室

根據路德社透露的細節,閻博士當時是奉了她的頂頭上司潘烈文的指令,以世衛參考實驗室的身份,對當時發生在武漢的不明肺炎進行調查的。

不過在調查之後,她的兩名上司——實驗室主管潘烈文和裴偉士——都對當時中共病毒已經人傳人的事實保持沉默、潘還警告她「不要踩踏紅線」,「否則我們都會被殺或被消失」。

閻麗夢在專訪中指控中共與世衛一起,故意隱瞞疫情、欺騙世界,是基於她所工作過的這個實驗室的地位,以及它與中共和世衛的密切關係。

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實驗室,是一所P3等級生物實驗室,因為2003年沙士(SARS)爆發時,最先確定沙士病原體是冠狀病毒而聞名,後來成為全球最頂級的冠狀病毒實驗室,也因此成為世衛的13間H5參考實驗室之一;在中共病毒爆發後又成了Covid-19(中共病毒)的參考實驗室,很為世衛所倚重。

而當年發現沙士病毒的功臣——裴偉士(Marik Peiris)、潘烈文、袁國勇和管軼,也都成了冠狀病毒相關領域的權威。其中裴偉士是世衛中共肺炎緊急委員會的顧問,對世衛有關中共病毒大瘟疫的政策,都有發言權;他和潘烈文都曾擔任世衛多個專家組的顧問,自從陳馮富珍擔任世衛總幹事開始,就與世衛的關係非同一般。

裴偉士還是著名專業期刊《刺針》的編輯委員會成員,對於與冠狀病毒(包括中共病毒)相關的論文發表,掌握著生殺大權。這個期刊除了其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多次公開為中共抗疫「成果」背書,上月初因發表了一篇使用不知來源數據來否定有關羥氯奎療效的文章,被120名同行聯名要求撤稿;《刺針》還在5月22日發表了一篇中共軍方研究所的中共病毒疫苗臨床試驗的文章,被很多同行反饋指其副作用大、存在潛在免疫危險等,但編輯部卻大讚中國疫苗取得「可喜成果」。

這個聚集了多位世界冠狀病毒權威的實驗室,與中國CDC是夥伴關係,與中國的一些頂級病毒實驗室如武漢P4實驗室等,也有著密切的關係,中共CDC的官員和其他相關的研究人員,都會定期到港大的這個P3實驗室「鍍金」。

這個P3實驗室最初就是在中共總理溫家寶指示下建起來的,在獲得中共資金和病毒株的支持方面得天獨厚。作為中共研究機構對外的門面,這個實驗室每年都能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拿到幾百萬美元的研究經費,同時接收大量「委託」資金,進行「委託」實驗。路德社指,其中包括李嘉誠基金會和蓋茨基金會,而這兩個基金與中共和世衛都有緊密關係。

手握病毒起源的專業證據

閻麗夢在專訪中表示,她是中國最早研究中共病毒的研究者之一。對於中共病毒的起源,她早在1月份就爆料給了路德社,這個網絡頻道在1月19日首次播出。

按照閻麗夢提供的數據和專業信息,路德社當天以「特約頂級專家談病毒是否來自舟山蝙蝠?中共軍方定點投放病毒;病毒可以人傳人;隨時大爆發!」為標題,傳達了中共病毒是「源於中共軍方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是「通過技術故意更改、以適於人類傳播的新病毒」。

閻麗夢當時通過路德社警告「病毒可以人傳人,並隨時會大爆發」。而當時世衛仍在其推特上說這種病毒「不會人傳人」,中共當局也沒有任何關於人傳人的警告。

據路德社說,節目播出的第二天(1月20日),中共就承認武漢肺炎人傳人的事實。閻博士也證實,在節目直播後僅4小時,中共當局就把確診病例從62例,提高到198例,是原來的3倍多。

但是,由於「漢語世界和英語世界之間完全隔離」,閻博士在1月份冒著生命危險發出的警告,並沒能在英語世界得到回應,這也凸顯了她本人出逃美國不但作為人證,同時也憑流利的英語,得以把有關中共病毒來源的信息,直接傳遞給美國政府高層——這也是閻麗夢讓中共極其害怕的主要原因之一。

閻麗夢的證詞和證據已獲美國認可

閻麗夢讓中共害怕的另外一個原因,可能就是她的身份和她所提供證據的可信性,已經得到了美國國會和白宮高層的普遍認可,儘管這是個漫長的過程。

據路德透露,閻麗夢早在4月底就到達了美國,之後,她就幾乎天天都在見人,回答來自白宮高層官員、美國情報界和軍方的高層官員、病毒專家、軍方生化武器專家等等的各種質詢,最長的一次長達八個小時。

最後,她還在兩次國會的秘密聽證會上回答議員們的質詢,整個過程可謂「過五關斬六將」,最終得到了各方的認可,才會允許她在主流媒體亮相,這也是讓中共害怕的主要原因之一。

更重磅的信息可能會陸續推出

閻麗夢在霍士首次播出的13分鐘專訪中,只專注在中共和WHO勾結掩蓋和拖延疫情人傳人的真相。據路德社透露,霍士對閻麗夢的專訪,實際長達4個小時,裏面的信息含量遠不是首次披露的信息可以涵蓋的。

在首次播出的這個專訪中,主要集中在閻博士揭露中共與世衛勾結,隱瞞武漢最初爆發時人傳人的真相,導致現在瘟疫在全球肆虐,這部份內容正好與美國目前正式退出世衛、堅持向中共追責的做法相配合。

至於其它部份的採訪內容,現在還不得而知,霍士應該會在以後有計劃地播出。在上周的一次節目中,路德曾揮舞手中一份長達81頁的報告,表示這是「英雄科學家」閻麗夢關於中共病毒來源的英文報告,並說完整的報告長達200多頁,已經提交給了美國政府和國會相關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