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通過了毛澤東主持起草的指導「文化大革命」的綱領性文件《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史稱「五•一六通知」),成為發動文革的標誌性事件之一。

顧名思義,「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徹底革掉中國傳統文化的命。這意味著,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僅存的、傳承五千年的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在劫難逃。

「破四舊」狂風驟起

1966年6月1日,毛澤東派他的心腹幹將陳伯達,在《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社論說:「無產階級文化革命,是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這篇社論不僅給傳統文化統統扣上了「舊」的污名,而且還吹響了徹底砸爛的號角。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身穿綠軍裝,佩戴紅衛兵袖章,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再次表示支持紅衛兵運動。

在南到前門和東西兩側的長安街上,都是人山人海,天安門廣場成了紅海洋,狂熱的口號聲驚天動地。此後,毛又於8月31日—11月26日7次,共接見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1,300多萬人。

受到「偉大領袖」8次寵幸的紅衛兵小將們,大腦膨脹,熱血沸騰,他們沒有辜負毛澤東的期望。文革初始,北京紅衛兵響應號召,率先掀起所謂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破四舊運動」,並很快席捲全國。

1966年8月22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出了紅衛兵大破四舊的新聞,緊隨其後,全國各大報紙登出題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席捲首都街道,紅衛兵猛烈衝擊資產階級的風俗習慣》的文章。

《人民日報》還在頭版發表《好得很》、《工農兵要堅決支持革命學生》兩篇社論,給紅衛兵打氣煽情。由此,破四舊的風暴很快波及到上海、天津及全國城鄉。

破四舊的實際目標,首先是給道路、街道、店鋪等亂改名字開始的。比如,北京的東安市場改為東風市場;王府井百貨商店改名為北京市百貨商店;榮寶齋改名為人民美術出版社第二門市部;全聚德烤鴨店改名為北京烤鴨店;協和醫院改名為反帝醫院等等。

繼改名風之後,「破四舊」的範圍進一步拓展,竟然拿人們的正常生活習慣開刀,甚至把髮式、服飾、裝飾等,扣上所謂不合「無產階級口味」的大帽子,強制改變。等街面上的四舊掃蕩的差不多了,紅衛兵就開始破門而入,瘋狂 「抄家」。

紅衛兵以「破四舊」為名打家劫舍

文革中,紅衛兵在「破四舊」的名義下實施的抄家行動究竟有多少起?恐怕永遠是個歷史之迷。在此,我們僅把發生在北京的一起抄家個案公之於眾,從中不難發現,所謂「四舊」,其實是傳統文化的珠寶,所謂「破四舊」,其實是對公民個人財寶的公然劫掠。

在北京宣武區有個「丞相胡同」,當年住著6家「丞相級」的人物,在紅衛兵的抄家中無一倖免。

其中一家「丞相府」是歷史罕見的皇城顯貴,據說,其祖上在明、清兩朝均有人官至兵部尚書。日軍侵佔北平時,因駐華司令官欽佩其家族名望而未受騷擾,但在紅衛兵抄家中卻被洗劫一空。

被劫掠的文物古董、明清家具等各類物品裝了17卡車;古籍3卡車。其中包括三眼頂戴花翎;一張本應由清朝政府保存的中印邊界走向定位地圖。這張地圖上清楚地標明根本沒有所謂「麥克馬洪線」,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價值。

著名文物專家史樹青提及此事時,十分惋惜地說:這家人我知道,像這樣一個能一直延續600年而未遭破壞的大家,本身就是個奇蹟,它的每件歷史遺物都有十分可貴的歷史價值,可惜呀,在文革中被破壞了。

成立於1958年的北京「私立志仁博物館」,在破四舊中也未能偏安。這家博物館在中國可以說是首屈一指,藏品水平極高。

據該館主人介紹,館內收藏各類古陶瓷文物300餘件,其中國寶級的一級文物30餘件,二級文物50餘件,其它文物也均有較高收藏價值,算的上文革抄家物品中古董文物的「超級大戶」。

抄家中,紅衛兵連涉外單位也不放過。位於東城區的原「聖瑪麗婭•方濟格修女院」,是當時外國人在華僅存的一座基督教修道院,它實際上是供駐華大使館子女上學的教會學校。

因為在抄家中被發現外語課文中有所謂「有損我國國家政治聲譽」的文字,並查出「間諜」證據,多位外國修女被勒令站在院子裏接受批鬥,後以「諜」罪行驅逐出境。

據統計,僅1966年8月18日後的一個月內,北京市抄家11.4萬多戶,85,198人被趕回原籍:上海市紅衛兵從8月23日至9月8日,共抄家84,222戶;到9月下旬,天津市紅衛兵抄家1.2萬戶。

據不完全統計,從破四舊開始至10月初,全國紅衛兵收繳的現金、存款和公債券就達428億元,黃金118.8萬餘兩、古董1,000多萬件,挖出所謂「階級敵人」1.66萬餘人,破獲所謂「反革命」案犯1,700餘宗,從城區趕走的所謂「牛鬼蛇神」3,900多萬人。

更為惡劣的是,抄家過程中,紅衛兵私自批鬥,私設公堂,濫施酷刑,打人致死。

無恥之尤的 「紅衛兵抄家戰果展覽會」

1969年4月在中共九大上,「林彪同志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被寫入中共黨章,成為中共二號人物。

1966年10月,林彪聽到關於紅衛兵抄家「輝煌戰果」的匯報,感到非常滿意,大喜過望,決定舉辦「紅衛兵抄家戰果展覽會」(正式辦展時定名為「首都紅衛兵革命造反展覽會」),由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直接指導。

根據「林辦」指示,展會由「首都大專院校紅衛兵革命造反聯合司令部」(包括各中學)、北京軍區、公安部共同牽頭,組織各院校紅衛兵、解放軍、公安部及北京市公安局、中國革命博物館、中國歷史博物館等單位的200餘名骨幹參加籌備工作,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首都紅衛兵革命造反展覽會」宣傳冊封面。(網絡圖片)
「首都紅衛兵革命造反展覽會」宣傳冊封面。(網絡圖片)

展會旨在借展示所謂「紅衛兵破四舊運動」,特別是抄家的「輝煌戰果」,讓文革再掀高潮。

為了完成這項當紅頂尖的政治任務,籌備組開始了緊張的運作。他們走訪各個抄家倉庫,所到之處,發現堆集如山的抄家戰果。

比如在北京大學、人民大學看到,被查抄的馮友蘭、翦伯贊等人收藏的書籍;著名歷史學家尚鉞收藏和使用的幾十把扇子;從田漢、老舍、蕭軍、駱賓基、馬連良、荀慧生家中抄出的字畫和藝術品等等。

1967年6月2日,「首都紅衛兵革命造反展覽會」在北京展覽館開幕。展會宣傳冊前言中說:「遵照林副統帥的指示,在中央文革首長的親切關懷下,在人民解放軍和廣大革命造反派的大力支持下,由紅衛兵自己辦成的。」

展會共分為4個展館:第一館,「紅衛兵運動的蓬勃興起」;第二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第三館,「紅衛兵抄家戰果」;第四館,「紅衛兵運動震動了全世界」。

展會最吸引眼球的是第三館「紅衛兵抄家戰果」,琳琅滿目的珠寶珍玩、古董文物、玉石翡翠,各式各樣的鑽石、寶石飾品以及其它奇珍異寶,讓人大開眼界。

一個古董專家曾3次前來「紅衛兵抄家戰果館」參觀,他不無感慨地說:不得了!真不得了!都是些貨真價實的一流珠寶啊!有好多寶貝聽說過,沒見過實物,這回可算長見識了。

其實,當時在這個館裏,不少展品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有的金銀珠寶背後則隱藏著十分驚人的內幕和故事。當時這個展覽轟動了京城。

「紅衛兵抄家戰果展覽會」歷時將近兩年,於1969年初宣告結束。

結語

一群懵懵懂懂的中學生,戴上毛澤東親筆題寫的紅袖標,就成了他的紅衛兵。紅衛兵在文革中如脫軌的火車,橫衝直撞,所向披靡。他們在批鬥會上,是虐待狂;在整死老師的現場,是殺人犯;在「破四舊」抄家中,他們又是不折不扣的紅色劫匪。

劫匪隱身於暗夜或山野劫財,古已有之。而像紅色劫匪這種大白天公然開搶,並將所劫之財炫耀於大庭廣眾者,世所未聞。

紅色劫匪固然瘋狂,但或許還稱不上本質有多麼邪惡。真正邪惡的,是點燃瘋狂的毛澤東和中共。只有終結中共邪惡政權,才有可能避免歷史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