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在7月11-12日兩天舉行立法會換屆民間初選。主辦單位在全港設置了約250個服務站,開放時間由中午12時開始,至晚上9時結束。

負責統籌的民主動力表示,截至7月11日下午3時,共有5萬9千多人參與電子投票。

籌辦初選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原只期望11日的投票人數可達8.5萬。然而截止晚上9時,初選首日投票已有逾23.4萬人參與。戴耀廷表示,投票人數令他「跌破眼鏡」。

疫情之下,旺角大街上仍非常繁忙。(梁珍 / 大紀元)
疫情之下,旺角大街上仍非常繁忙。(梁珍 / 大紀元)

旺角投票站之一在通菜街,街頭街尾都有義工舉著指示牌。票站還預備有「隊頭」「隊尾」的指示牌,也是由義工負責。中午,票站已經有不少人,個個低頭在看自己的手機。因這次電子投票,核實身份後投票人還需在手機上進行最後一步操作。

義工舉牌,Mark著隊頭和隊尾。(梁珍 / 大紀元)
義工舉牌,Mark著隊頭和隊尾。(梁珍 / 大紀元)

街頭的路標。遠處可見人群低頭在手機操作,進行電子投票。(梁珍 / 大紀元)
街頭的路標。遠處可見人群低頭在手機操作,進行電子投票。(梁珍 / 大紀元)

中午,在旺角地鐵站出口,有九龍西候選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註冊社工安德里(Jeffrey Andrews)和他的支持團隊,在那裏競選拉票。團隊裏來助選的義工有華裔、南亞裔,也有西方外籍人士。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註冊社工安德里(Jeffrey Andrews),參加民主派九龍西初選。(梁珍 / 大紀元)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註冊社工安德里(Jeffrey Andrews),參加民主派九龍西初選。(梁珍 / 大紀元)

一位女士表示,自己是護士,安德里是社工,今天出來幫他競選拉票。是支持安德里作為少數族裔,積極出來參與香港的民主抗爭。

支持少數族裔人士參加民主派初選的義工。(梁珍 / 大紀元)
支持少數族裔人士參加民主派初選的義工。(梁珍 / 大紀元)

年輕人B先生來自英國,在港工作已超過5年,他計劃在香港安家。他說,自己很喜歡香港。但香港在逐漸失去自由,是「以極快的速度失去自由」。他表示,香港不再一樣,令他感到痛心和失望,更覺得自己應該走出來,支持香港的民主抗爭。支持安德里是因他代表少數族裔,比其他候選人有其獨特之處,所以今天出來幫忙發單張。

B先生表示,「港版國安法」使人做任何事都可以被「定罪」,甚麼都由政府說了算,而政府卻是支持CCP(中共)的。他認為自己目前倒是不算危險,因為自己幸運,有外國護照。如果情況太惡劣,隨時可以走。但「很多這兒的人基本是困住了的,不能走」,所以為香港人擔心。不過,香港「失去自由是不是已成定局了呢?」B的回答是,我覺得不是。

看到香港人在「港版國安法」宣佈後,仍然出來以各種不同的形式抗爭,「我覺得那是體現了香港人的不屈精神——這裏的人不會輕言放棄」。「我真的不願意離開香港」,「香港對我來說非常特殊。支持民主、香港加油」!

B先生還說,自己來自英國,知道民主制度也有其問題和缺點,但民主與CCP完全無法相比。CCP威脅任何人,與他們持不同見解和原則的人,都將他們噤聲。

B先生還曾在長春住過一年,他很喜歡中國。他覺得CCP在中國的經濟發展強大後,還要繼續極權統治。是害怕給中國人一點點的自由,他們就會揭竿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