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逃到美國、隱匿2個多月後,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閻麗夢於7月10日公開現身,接受了霍士(Fox)電視台專訪。

閻麗夢談到離開香港後,中共國安就找到她在青島的家,還不停騷擾她的父母。中共還冒充她的名義,開了一個假的面書帳戶,謊稱她被美國綁架;還以黑客攻擊來企圖令她噤聲。

她相信自己生命受到威脅,恐怕將永遠無法回家、無法與家人及朋友見面。

閻麗夢說,她是最早研究武漢病毒的科學家,因為香港大學和大陸很多病毒研究機構有密切聯繫,比如復旦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等,還有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她所在的港大有著名病毒學家管軼、袁國勇,他們和大陸聯繫很多。因此,香港算是最早獲得病毒樣品的地方。

閻麗夢此前獲得雙博士學位,既為臨床醫生博位,又是傳染病和免疫學博士。她說中共隱瞞病毒能夠人傳人的真相,證據一方面來自她從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的朋友那裏得到的消息,後來她自己參與的科研項目也證實了這一點。

在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網站上,有一份題為「港大醫學院利用金倉鼠動物實驗模型研究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即中共病毒)的傳播模式並發現或可解釋患者暫時喪失嗅覺得機制」的新聞稿,公佈該項研究成果已在2020年5月14日於學術期刊《自然》發表。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2020年5月15日刊發的新聞稿。(網頁截圖)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2020年5月15日刊發的新聞稿。(網頁截圖)

閻麗夢是這項研究的主要參與者之一。在《自然》雜誌網站上能看到英文原文,閻麗夢被列為第二作者。

論文標題為「金黃地鼠中SARS-CoV-2的發病機制及傳播研究」,作者依序為:沈芬霞,閻麗夢,錢偉恆,馮凱文,蔡家添,王永樂,Prathanporn Kaewpreedee,Ranawaka A.M. Perera,潘烈文,John M.Nicholls,Malik Peiris,嚴慧玲;發表日期為2020年5月14日。

研究摘要中說,「需要合適的小動物模型來支持疫苗和治療的發展,我們報告了SARS-CoV-2在金色敘利亞倉鼠中的發病機理和傳染性。……SARS-CoV-2通過直接接觸和氣溶膠從接種(病毒)的倉鼠有效地傳播給健康倉鼠。」「接種和自然感染的倉鼠表現出明顯的體重減輕,並且所有動物都通過檢測中和抗體而康復。」

研究還提出,「我們的結果表明,金色敘利亞倉鼠中的SARS-CoV-2感染與輕度感染人類的特徵相似。也就是,人在感染的第一周,輕症患者體內就能產生抗體,從而使人體康復。」

在接受霍士採訪時,閻麗夢強調,這是「全球健康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她提醒人們,「不要想到群體免疫,因為你不了解這個病毒;你不能根據過去的經驗來判斷這個病毒的特性。」

「我們在此刻也不能期盼有疫苗或其它神奇解決方案,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了解病毒從哪裏來的、進行正確研究,用正確方式保護我們自己和親朋好友。」閻麗夢說。@

2020年1月20日,鍾南山在央視公開亮相,確定中共病毒人傳人。(影片截圖)
2020年1月20日,鍾南山在央視公開亮相,確定中共病毒人傳人。(影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