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急急上馬,幾天之內,香港已面目全非。在這種歷史大轉彎之際,人最容易迷惑﹑心慌﹑不知所措。歷史永遠都有渾沌蒙昧的時刻,正反交手,勝負未定,有進有退,吉凶難卜。我們需要看清的,是歷史的大方向在哪裏,歷史往哪裏走。

看清楚歷史的大方向,歷史的轉折就不是問題,正如長江黃河,全程都曲曲彎彎,沒有一條直路,但每時每刻都奔大海。

近日美國宣佈退出世衛,雖然國際國內都有反對聲音,但特朗普還是狠下殺著。因為美國吃世衛的虧太多,武漢疫癥之大流行,全拜世衛所賜,美國希望改組世衛,因大部份票掌握在中共手上,美國郁不得其正,索性退出了事。

在聯合國,美國的處境也相似。人權委員會關注香港國安法的辯論,反對的只有二十三票,支持的竟有七十多票,可見聯合國也基本上控制在中共手上。聯合國是戰後美國主導下成立的,搞了幾十年,美國自己大權旁落,他能甘心嗎?

美國歷任總統對中共的擴張採取綏靖政策,被中共上下其手,以大撒幣收買小國窮國,終於弄成今日局面。美國退出世衛,是美國人重整國際秩序的第一步,此後,美國退出聯合國只是時間問題。

有評論者慨歎美國政府在港版國安法問題上出聲唔落力,我認為這是過於心急的關係。「香港自治法」特朗普未簽,他有十日限期,應該這一兩天就要簽了。總統未簽之前,不可能有任何具體行動,即使總統簽署了,制裁措施也不會一次過出齊,只會逐步推出。每一項對策,都要考慮實際效果,要看時間點,要對應總統大選的日程表。關鍵不是美國如何保護香港,關鍵是美國準備如何對付中共。

香港只不過是美國全球戰略的一步棋而已,美國還有意識形態問題﹑台海問題﹑南海問題﹑北韓問題﹑世界經濟格局問題﹑高科技問題﹑盟國問題等,諸多問題互相平衡,互相推動。美國政府不會單獨考慮香港問題而出招。

因此,關於港版國安法,美國可能今日出招,也可能下月出招,也可能過幾個月才出招。不出招不是因為對香港唔落力,而是時機未到,或要配合其他領域的攻防,或要考慮總統大選的佈局。看國安法問題,不應只看香港,要看美國的全球戰略,要看中美關係已經徹底崩壞這個事實。

如果美國與中共在夏威夷有默契,那美國立了「香港自治法」,又立「台灣防衛法」?為何出動兩艘航母戰鬥群在南海與中共別瞄頭?為何美軍戰機每日都逼近大陸沿岸?為何美國情報機構全力針對中共間諜?為何美國政府拉攏盟國統一步調壓迫中共?大局如此,如何出招只是策略問題,策略有快有慢,有大有小,但大局發展不會改變。

香港人當然不能把改變命運的希望全然寄託在美國人身上,我們還是要靠自己堅守價值觀底線,不要有一點壓力挫折就灰心喪氣。世上沒有任何對抗強權的鬥爭,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間要有多少堅持和犧牲,只要看看南非﹑東歐﹑南韓,甚至台灣,我們就應該明白。我們真正全民團結奮起,也只不過一年時間而己,人家是數十年不屈不撓的抗爭,才守得雲開見月明。

記住我們的歷史,抱緊我們的理想,困難來了就頂住,挫折多了就忍受,最要緊不要在壓力下擁抱邪惡,不要被他們同化。

有西方國家的同情與支持當然很好,但即使沒有,我們也要抗爭不是嗎?用我們的方式對抗命運加諸我們身上的苦難,咬緊牙關堅守下去,等待黎明。想一想許章潤們,在那麼孤立無助﹑萬馬齊瘖的條件下,都要拚死發聲,香港人的處境,目前至少比許章潤們要好得多。

最可怕的不是沒有西方國家的支持,最可怕的是香港連一個許章潤都沒有了,七百萬人乖乖接受命運安排,大家都做順民,國安法就真的「一法安香江」了。(張曉明說的)

——作者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