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港再現新一波爆發,過去兩日總共錄得逾50宗本地個案。民協回溯源頭,有感 7月1日實施的「港版國安法」當中新增設的國安公署人員,或會成為其中一個檢疫漏洞,導致疫情再度肆虐本港,故此在公署決定落戶銅鑼灣維景酒店的第二天,立即前赴請願表達關注,希望提醒國安人員必須佩戴口罩,做好個人防疫措施,並且接受14天強制隔離令,免對國家造成煩亂。

然而區區5人卻遭現場過百名軍裝警察限制於銅鑼灣道街口,距離公署200米範圍外,更勞煩到警隊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親赴現場督師。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對此感到莫名其妙,並要求衞生署回應是否掌握國安人員及武警的健康狀況。

民協原先發出採訪通知,定於下午2時到國安公署門外發表聲明,大批記者在約1時半到達,當時有過百名軍裝、便衣及傳媒聯絡隊警員已經在場戒備,並於路邊架設多重鐵馬,更以橙色膠帶加固鐵馬,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國安公署所屬選區,天后區區議員陳鈺琳亦到現場了解。現場未見在開幕日身穿藍色Polo上衣,全程沒有戴好口罩,操流利普通話接受本報記者訪問,自稱「回不去的遊客」,卻被發現曾與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等接觸,聞本報之名即急步走入公署範圍內的中年疑似國安人員男子。不過現場所見,多名警員未知是否有意效法,未有佩戴口罩,同袍之間更近距離交談,在疫情威脅下令人憂慮。

警方約於2時突然在一眾公署門外守候的記者前架設兩重鐵馬,又表示何啟明等人被限制在銅鑼灣道街口,率領記者前往。記者在到達後只見民協僅5人站在路口,與過百警力相比相映成趣。

何啟明指,自從7月1日「國安法」生效後,7月9日疫情旋即爆發,「近日有數百名國安人員、武警到港駐守,最大批到港的就是他們。

大陸現時疫情仍然嚴峻,他們這樣過來,我們是否具有合理理由懷疑,他們未有遵從本地檢疫政策,從而傳入病毒?」

他又引述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醫生所言,「社區防疫已經失守,而且很多源頭不明個案」以表憂慮,更直言衞生署作為掌握第一手資訊的部門,卻不知道或不能談,未能回應國安人員健康狀況如何,曾否定期探熱檢測等等,「如果真有感染群組出現於公署內,政府如何是好?」

他曾於上星期向衞生署查詢,可惜至今未有回覆,對此何啟明只感到「就是他們(國安公署)太過神秘所致」。

他又透露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手握一張豁免檢疫名單,當中包括32類人士,惟國安人員及武警則不在名單中。他要求衞生署對國安人員採取如同對待外籍人士的檢疫政策,「至少跟鄭雁雄(國安公署署長)做個深喉唾液測試,開幕當日他沒佩戴口罩,有點危險。」

當被問到民協眾人,被警方限制於公署200米範圍外,毋須近距離接觸國安人員時,對個人健康考慮上,是否相對安心,何啟明笑了笑,沒有正面回應,只是重申昨日前去,正是擔心國安人員到處遊走,威脅附近居民健康,希望他們做好防疫工作。「他們如果在公署內隔離,希望衞生署能讓香港人知道,否則只會造成居民憂慮」。

「國安」高於一切 威脅人民健康

當記者提到,港版國安法第60條規定,國安公署及其人員執行職務不受香港特區管轄,是否也因此不需遵守檢疫措施?何啟明對此表示憂慮,又指當「國家安全」高於一切,人民健康將受威脅。他質問:「人民不健康,國家怎會安全?抑或他們覺得人民本來很危險,最好人民死光,就不會有國家安全的問題呢?」

何啟明續說:「舉個例子,(如果)鄭雁雄是確診者,不帶口罩講話握手,傳播了多少人?裏面武警出出入入,不帶口罩,而且周圍吐痰,居民都很擔心。假設他們真的跟從防疫規例,在酒店裏面隔離,你有沒有告訴附近居民,這是其中一個隔離地點?這些政府都要講,你越神秘大家越擔心。」

對於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指,於7月11、12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或違反國安法,何啟明表示,市民出來表達政治訴求,受《基本法》保障,「就連譚惠珠亦表示,國安法不會影響香港人的人權與自由。」他又指,過去亦曾經有初選,但未曾受干預,「如果因國安法初選變成違法,國安法豈不是正正打壓香港人的人權、自由?局長這是『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