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7月的一周以來,武漢市大部份地區普降大暴雨,多次發佈暴雨紅色預警,局部地區伴有雷電以及7-9級陣風。城區路面積水嚴重、交通受阻,有很多轎車被泡在水裏熄火,沿街店舖被淹、一樓浸水,路面一片汪洋,武漢近半個城區嚴重積水。陸媒報道稱,新城區16座橋梁、37.2公里公路受損,損失2.5億元,甚至發生人在馬路上觸電去世的不幸事件。

當地個體經營者楊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汛期以來,幾乎每天都下雨,有時真是瓢潑大雨,還有雷電大風,「7月6日路過紙坊街的時候,街面積水嚴重,有很多小轎車被淹了,據說巴士已經停了。自營的飯店也浸水了,有一部份糧食和蔬菜被水泡了。」

7月7日雨停後,大家都在清理淤泥。

居民胡女士向大紀元表示:「今年武漢真是多災多難,疫情剛剛過去,學生到現在還沒開始上課呢!」緊接著每天下大雨,「7月5日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探望朋友,醫院門前積滿了水,很多轎車被泡在水裏。因為積水太深,工作人員搭建了一條臨時的橋梁,為進出醫院的客人提供方便。」

有民眾質疑,為何這場特大暴雨讓三鎮「水漫金山」。 武漢市水務局則聲稱,這次遭遇的暴雨為「災害性暴雨」。

有網民表示:「武漢中華門碼頭,長江水已經漫上馬路,目測接近98年水位。武漢明天(7月7日)還有一天暴雨,上遊四川重慶也在下暴雨,武漢危矣!以往年經驗,都會故意把洪水引向農村,湖北人民又要遭殃了。」

也有網民發推稱:「現在全國26省千萬人洪水受災,武毒爆發中心武漢又再次被水庫洩洪、暴雨蹂躪,武漢遇史上最強暴雨,湖北多地拉響暴雨紅色預警。」

還有的網民指責說:「武漢洪水如期到達,上遊的三峽大壩卻在爭分奪秒的洩洪,共黨一定要在暴雨掩護下洩洪,這樣暴雨就可以幫他們這種反人類罪行背鍋。」

更有人調侃:「只要心態好,武漢就是峇里島。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全年抗窮。」

7月6日下午,漢江新溝水文觀測站水位達27米,超出設防警戒水位1米。武漢稅務局稱,本輪降雨的災害程度為1998年後最嚴重的一次,其中城區最高降雨量達337.5毫米。

6日下午,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聲稱,武漢防汛進入「二級響應、一級戰備」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