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還沒消失,大陸多省現在又要防大汛。中共內部的文件,顯示出了一個真實的雄安新區:生態污染嚴重、習批示的唐河污水庫治理遭到拖延,直到6月底仍不到位。

獨家:習批示的唐河污水庫治理被拖延至少半年

雄安新區在2017年一度被中共吹捧為「千年大計」,但是官方鮮少提及的是這個新區的環境污染,嚴重程度超過一般人的認知。自2017年以來,雄安新區一直在「治污」,但是收效緩慢,連習批示的唐河污水庫治理也被拖延至少半年。

上世紀70年代,保定市修建了唐河污水庫,位於安新縣西南部,庫尾距離白洋澱只有2.5公里,後期周邊地下水污染嚴重。

隨著中共中央決定建設雄安新區,2018年5月,中共正式啟動「唐河污水庫污染治理與生態修復一期工程」,河北省將此工程列為重點工程,雄安新區將其列為水環境治理「一號工程和樣板工程」。

2019年3月,習近平就該污水庫的生態環境治理作出了批示。

但該治理工程至今沒有完工。

《大紀元》獲得的中共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今年6月14日下發的不公開文件《關於反饋雄安新區唐河污水庫環境問題專項督察有關情況的函》顯示,唐河污水庫存在的問題是:

一、雄安新區應於2019年12月底前完成北庫遺留固體廢物和南庫固體廢物清理處置工作。但截至2019年年底,污水庫南庫固體廢物尚未清理完畢。

二、唐河污水庫周邊環境整治尚不到位。

隨後,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省長許勤、副省長葛海蛟等對上述文件做了批示。6月24日,許勤強調,要求全面整改到位,且「10日內辦完」。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從文件也可看出,雖有習近平的批示,這項污水庫治理工作還是延遲了近半年。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獨家:雄安新區河道污染嚴重 到處是垃圾

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宣佈,大陸目前已全面進入汛期,迄今已有148條河流發生超過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官方承認,防汛形勢很嚴峻。

6月28日,雄安新區下發了《關於做好近期強降雨防範工作的緊急通知》提到,預計未來十天,新區6月28-29日、7月2日、7月4、5日有雷陣雨天氣,雷雨時局地伴有短時強降水、短時大風、冰電等強對流天氣。

該通知還要求排查堤防、涵閘、泵站等「防洪風險隱患」;同時檢查蓄滯洪區、進退洪設施、安全避險工程等「防洪薄弱環節」;要求三縣做好「河道行洪準備」等等。

(大紀元)
(大紀元)

就目前來看,雄安新區「河道行洪」存在大問題。河北當局的內部文件顯示,新區的河道到處都是垃圾,直接影響河道洩洪功能。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大紀元)

6月15日,河北雄安新區河湖長制辦公室下發的《督辦通知》承認,近期省第十二督察組,對雄安新區河道清理整治和防汛安全工作開展了專項督查發現,新區三縣河道集中清理整治、河湖長制落實2類問題共25個。其中:

一、河道清理集中整治存在問題17個
主要是河道內存在未清理的建築生活垃圾、阻水埝、主河槽內林木等問題。其中補水河道問題8個,其他流域面積50平方公里以上河道問題9個。

二、河湖長制落實存在問題8個
主要是河湖長制制度建設和河湖長巡河率達不到要求問題。

(大紀元)
(大紀元)

6月27日,雄安新區防汛抗早指揮部辦公室下發的《關於新區防汛安全督導檢查發現問題轉交辦理的函》也承認,白洋澱澱區圍堤圍捻眾多,過水通道狹窄甚至不通,嚴重影響了澱區行洪與滯洪。

早在2017年,大陸一名專欄作家對雄安新區水污染情況就有過描述。

名為「江濡山」的人士在文中說,雄安新區及周邊的污染,可謂「由來已久、怵目驚心」。污染源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極具規模的初級加工業的廢棄物排放,二是民眾生活污水及垃圾的直排。可以說,該地區水系豐富,但全線重度污染。雄安新區轄區內,至少有六七十萬人口的生活污水都是直排。

這篇文章發表日期是2017年6月。兩年過後,問題依舊。

河北省中雄安新區疫情最嚴重

近期,北京爆發第二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感染,鄰近的河北省雄安新區疫情相對較為嚴重,多數確診病例均與北京新發地有關。

6月22日,雄安新區官方自稱「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但到27日雄安新區下轄安新縣,宣佈全縣封城,在全縣範圍內採取更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

官方公告稱,即日起各村、小區、樓院實行全封閉管理,外來人員車輛一律不准入內,每家每天可憑出入證派出一名家庭成員採購生活物資一次。

自6月11日北京新發地疫情以來,雄安新區在半個月內共確診13例,病例均為安新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