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輝煌 全球首家黃金打造酒店在越南開業

黃金通常被用來打造小巧玲瓏的首飾、工藝品,然而越南卻用黃金打造了一座金碧輝煌的酒店。

7月2日,一座由24K鍍金打造,名為金湖酒店(Golden Lake Hotel)的六星級酒店在越南的河內正式開業。

酒店坐落於首都河內的黃金地段——江武湖(Giang Vo Lake)畔,耗資2億美元、花11年精心打造。酒店共25層樓,其內部裝飾極盡奢華,以24K鍍金磁磚鋪地,從大廳的天花板、門廊、電梯、家具、洗手台、浴缸,就連馬桶都以24K金裝飾,甚至屋頂的游泳池也是鍍金打造,奢侈豪華。

酒店外牆共5,000平方公尺,全部以24K鍍金瓷磚裝飾,在陽光的照耀下,放射出最純正的金碧輝煌。

值得一提的是,住宿費沒有想像的貴,250美元就能住進這間獨一無二的黃金屋。

特朗普「考慮兩三件事」 應對香港局勢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妮亞,出席了在白宮南草坪舉辦「向美國致敬」慶祝活動。特朗普在致辭時再次提到病毒來自中國,他說,中國(中共)針對疫情的保密性、欺騙性和掩蓋性,使病毒傳播到全球189個國家,中國(中共)必須承擔全部責任。

隨後特朗普在推特上再次稱呼病毒為「China Virus」(中國病毒)。

上週《香港自治法案》送交白宮等待特朗普簽署生效,彭博社引述消息說,特朗普可能在短時間內公佈採取兩至三項針對中國的制裁措施。

有分析指,《香港自治法案》容許制裁那些損害了「一國兩制」的中方官員,以及與之做生意的銀行。中國的四大國有銀行都可能與或受制裁的官員關聯密切,可能被列入制裁名單。

痛斥《國安法》 納瓦羅:港人被關「大防火牆集中營」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7月4日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直言,在香港實施所謂的國安法,意味着「香港居民將被置於『一個大的防火牆集中營(firewall concentration camp)』中」。他強調,這是「你能想像的最糟糕的奧威爾式噩夢」。

所謂「奧威爾式(Orwellian)」指的是英國左翼作家奧威爾,在小說《1984》中描述的極權主義制度,它藉由嚴厲的政治宣傳、嚴密的監視手段和虛假宣傳,達到對社會的全方位管控。

納瓦羅坦言:不要以為中共的霸道行為僅發生在香港,中共也正在「用病毒撕裂我們」。

他表示,美國人需要團結一致,使(中國共產黨)為此付出代價。

《國安法》壯膽 梁振英放話抓特朗普,約翰遜

港版《國安法》宣佈「香港管控了地球」,被國際上當成一個笑話。

不過,梁振英要把笑話變成現實。他把目標指向了兩個重量級人物:美國總統特朗普,和英國首相約翰遜。

7月4日,港大法律學院公法講座教授陳文敏表示,《港區國安法》第38條規定,「非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以外的犯罪都適用於這部法律」,他認為有關規定涵蓋幾乎全世界的範圍,令很多香港以外的人受到影響。

他舉例說,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和英國首相約翰遜,採取針對中國和香港的敵對行動,理論上他們都需要負上法律責任,只不過二人目前受豁免權保障。

不過,這話引起梁振英震怒,他斥責法學教授是「法盲」,稱「法律教授缺乏常識!」「陳文敏舉這個例子是犯了低級錯誤,『外交豁免權』指的是外交人員享有的豁免,美國總統、英國首相都不是外交人員。」梁振英一本正經地要「雖遠必誅」,對兩位世界級首腦動手。

梁振英幻想滿世界抓人的戰狼思維引發熱議,有網友說:「不愧是總加速師的加速劑,趕緊把特朗普逮到中國去得了。」

德國內政部長警告來自中國的威脅

港版《國安法》能管控地球的幻覺,在中共偏執狂的思想中能存留多久?或許屬於醫學界要解決的問題,但是能否認真對待拋出這一法案的政權,卻是個嚴肅的現實問題。

近日,德國多位政要就港版《國安法》,對中國提出批評。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警告人們當心來自中國的混合威脅。

澤霍費爾在接受德國《周日世界報》採訪時表示,德國必須面對「來自中國的混合威脅」,這其中包括中國對德國的間諜活動。

他還解釋說,「來自中國的混合威脅」指的是,一個國家除了採取軍事手段之外,還會利用經濟層面的壓力以及輿論宣傳、黑客行動達到自己的目的。

此外,德國綠黨歐盟議員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7月4日對北德廣播電台,批評總理默克爾的軟弱態度,他並要求終止德國與香港的引渡協議。

他說:「在極權主義政權壓迫一個享有自由的社會時,我們不能將人們引渡到那裡去。」

中共公安部再現異動 聶福如去向不明

其實大陸政壇也不清靜。

中共公安部高層人事再次出現異動,黨委委員、部長助理兼辦公廳主任聶福如,近期去向不明。在短短的不足三個月內,公安部高層已出現四次人事變動。

7月5日,中共公安部官網「領導信息」已經再次更新,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聶福如,已不在領導之列。這顯示,聶福如已離任,不再擔任該職務,聶福如還兼任公安部辦公廳黨委書記、主任,為一級警監警銜。

目前,中共官方還沒有通報聶福如的去向。

聶福如今年9月才滿54歲,離退休還有六年多的時間。聶曾在中紀委工作多年,曾任中紀委六室副主任,2013年調入公安部。

聶福如是中共公安部近期第四名被去職的領導,此前三人分別是孫力軍、孟慶豐、劉躍進。對於劉躍進、孟慶豐被免職,官方沒有公佈去職的原因。

在中共高層的權鬥中,由於公安部擁有的信息資源以及監控技術,使其無法避免的會捲入權鬥之中,近幾個月,不斷傳出倒習的各種動向,此時公安部高層再出人事異常變動備受關注。

BNO吸走人才錢財 還分化藍絲

BNO是香港人關注的熱點話題,不過有香港菁英從另一角度品味到,英國人只放出了BNO關聯的一句話就讓自以為搞政治無敵的中共栽得頭破血流。

日前英國表示,放寬擁有BNO護照的港人到英國的居留限制。外相藍韜文還表示,新規也適用於BNO持有人的家屬。據悉擁有BNO護照的港人有260至300萬。

英國的行動立刻遭到中共的口誅筆伐,此前稱《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但這次中共又指責英國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

近日《明報》報導,親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對涉及《國安法》工作的工作人員和警員說,如果沒有必要,不應該為BNO續期,蔣麗芸還反問「你內心意圖為何呢?」

近日,盛傳香港公務員須強制放棄BNO的消息,不過7月3日港府出面主動澄清,稱當局並無要求公務員放棄BNO。

蔣麗芸的講話其實事出有因。有分析指,大量表面親共的藍絲,包括港府官員和一些香港商人,都想利用BNO遠走他鄉,數量並不比中共仇視的黃絲少。

過去港人移民,動輒要花數百萬,現在零成本就能去英國。面對出爾反爾的政府,藍絲也擔心未來。

日前,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前系主任雷鼎鳴稱,若有超過30萬港人移民,不僅樓價會出現回落,更有空間吸納中國大陸及國際人才,香港可以「換血」,會更「健康」。

不過有專家估算分析後認為,如果有 70 萬港人離開,他們賣樓、賣股票等資產後,每人平均最少帶走 100 萬港幣,以目前香港4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70萬人離港帶來的加速效應,足以動搖港幣聯繫匯率制度。

一名香港商界精英向大紀元表示,在《國安法》問題上,中共絞盡腦汁想控制香港,沒想到英國人一句話就廢了中共的種種詭計。

他說:「譚惠珠、曾鈺成、譚耀宗、葉國謙等傻瓜,講甚麼香港要搞第二次回歸,其實英國一夜之間便完成了第二次殖民。分化了藍絲,吸走了人才和錢財,淘空香港,剩下爛攤子給中共執手尾。」

京東接班人被起底 建國元帥徐向前之孫

6月18日,中國電商大企業京東,在香港股市二次上市,創業老闆劉強東沒有出現。站在台上敲響那面比人還高的上市大金鑼的,是一位不太被港人所知的人物。他叫徐雷,是京東零售的CEO。

不少人都在問這位徐雷何許人也?為何劉強東選他做接班人?

2018年,在京東高層的一個碰頭會上,劉強東的一句話,把徐雷推上京東二號人物的地位。當時,劉強東說:「誰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一舉把這個看起來不像高管,戴耳釘、有紋身的北京潮男推到了聚光燈下。

近日,有網友爆料指,徐雷是中共元帥徐向前的孫子。消息立刻在網絡炸了鍋。

不過此事尚未獲得官方的證實。

有網友說徐雷長相「的確像」徐向前。
有網友說,「中共紅色基因代代傳。」

逃亡海外的富商郭文貴曾經爆料說,掌控中國的各行業領域、政府管家部門的都是中共紅色家族的兒子、孫子,還有私生子。

還有人說,「這跟井岡山時期打土豪分田地並無二致。或許一開始,劉強東、馬雲之流......就是人家的白手套。」

也有網友同情劉強東,說:「原來劉強東不過是個替人做嫁衣的可憐蟲。」

香港人,其實又何嘗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