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實施,美國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具體制裁措施即將推出。全面管制資金,作為核彈級措施,不會在首批措施之內。中國文革風起,梁振英的名字或有問題。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相當於中國的所謂國慶。因為疫情關係,今年獨立日的官方活動很少,以減少大規模人群聚集,但民間的活動並沒有減少。

美國是一個特別愛國的國家

美國是一個特別愛國的國家,世界上其它國家很少有美國這麼愛國的國家。在美國,官方機構不說了,很多大商家,尤其是汽車銷售企業,通常會懸掛巨大的美國國旗,一年365天。就算是平常社區中的民宅,也經常可以看到門口掛著國旗,有些還豎立很高的旗桿。

開始的時候有些奇怪,為甚麼美國老百姓家裏有些人會掛國旗。後來知道,基本上家裏有人當兵的,不管是陸軍、海軍、空軍還是國民警衛隊的,不管是現役或者是預備役的,家裏都會掛上國旗。這是愛國的表現,也是自豪的表現。

美國和歐洲國家不一樣,不是一個單一民族為主的國家,所以種族、文化和宗教非常非常多元。記得有資料說,紐約市,有300多萬人在家不說英文,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所以有人說,世界上有多少個種族,紐約就有多少;世界上有多少種語言,紐約就有多少;世界有多少宗教,紐約也都有。所以,美國各個族群之間的差別和分歧也就非常巨大,除了種族之外,還有宗教和文化的差異。

因此,美國作為一個國家要有效治理,對國家的認同就變得極為重要。所以他在外交上,在政治上都強調美國人這個概念,政府就是保護美國人的。美國獨立之後第一次出兵海外,是對北非海岸的進行攻擊。

當時北非海盜猖獗,經常綁架美國船員。美國還沒有正式的海軍,但沒有像歐洲其它海上霸權國家那樣,付贖金贖回船員,而是決定直接開戰。幾次小海戰之後,一個美國中尉,叫做奧班諾(Presley O'Bannon),帶了幾十個美國人進攻黎波里,就是現在的利比亞首都。他們還花錢請了幾百名希臘和阿拉伯的僱傭兵,結果居然一舉佔領了的黎波里,把美國旗掛到城上。

當時還是傑斐遜當總統的時候,他的意思就是,美國人,不管來自哪個國家的移民,都受美國政府保護。這個奧班諾,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美國隊長。

美國國慶 特朗普特別提起 一定要制裁中國和香港官員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相當於中國的所謂國慶。因為疫情關係,今年獨立日的官方活動很少,以減少大規模人群聚集,但民間的活動並沒有減少。(李梅/大紀元)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相當於中國的所謂國慶。因為疫情關係,今年獨立日的官方活動很少,以減少大規模人群聚集,但民間的活動並沒有減少。(李梅/大紀元)

美國今年沒有官方慶祝獨立日活動,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參加了一個小型的慶祝活動。隨後他發表了講話,特別提到了中國和香港。他說,中國必須為中共疫情全球蔓延負全部責任,美國一定追究,也提及了要制裁中國和香港官員。

其實彭博社有報道,說最近兩天,美國對香港這個國安法制裁的具體措施就會公佈。會有甚麼措施,彭博沒有細說。我們估計,這個第一階段的制裁,很可能涉及具體官員,但人數可能不會太多。之前有美國媒體說,第一批制裁官員是單位數,就是不超過10個。但這是第一批。

說實話,對中共官員的制裁,如果只是簽證和個人財產,很可能影響不大。因為這些官員可以不去美國,個人財產,可能也不會以自己的名義放在美國。但如果美國把親屬、家人,或者是相關人等也放在制裁名單內,問題就可大可小了。

中方的對應措施 就是不給一些美國人簽證

中方的對應措施,就是不給一些「香港問題上行為惡劣」的美國人簽證。中國的五毛還大寫特寫,美國震驚了,沒辦法了甚麼等等。其實,過去20年,中國從來不給這些所謂「仇華」,其實是「仇共」的人簽證。

譬如我們知道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史密斯(Chris Smith),這些美國議員,從來都拿不到中國簽證的。其他的,譬如智囊或大學學者,只要批評中共,基本上都拿不到中國簽證。再其它的,譬如美國民主基金會、人權觀察、自由之家等等這些機構,更是不可能拿到中國簽證了。所以中國這個措施,可以說一點威懾性都沒有。

但針對香港官員、機構和商家的,影響可能就會非常大了。官員的家屬,是否有移民美國的?商家的影響就更大了。很多香港大商人,都有家人在美國,甚至自己本人就是拿美國護照的。他們的財產,他們的產業,可能都受到影響。

美國是否對資本流動作出監管?

但這些還都是小問題。最大的問題,是美國是否會對資本流動作出監管和警告。譬如有人就提出,可能會對香港的銀行,尤其是一些中資銀行進行制裁。如果這樣的話,當然會出現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因為中國會有反制措施,所以那些剛剛能夠進入中國大陸的美國金融機構可能也遭到報復。但正因為美國金融機構剛剛進入,所以損失可能是完全不對等的。

我們一直都說,美國一定會就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下手。這個可以說是美國的一個核彈級的措施。香港政府官員一直強調說,美國不會採取這些措施,因為美國商人會有損失,或者是美元地位會受到損害。但過去我們一直都有分析過,如果放在中美全面對抗的這個大場面,這個角度去看,美國在香港的這些損失,其實根本不算甚麼。

所有的戰爭都有損失。現在中美的冷戰,美國人損失幾百億美元,但可以摧毀對手的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一個資本運作中心,那可是數千億,甚至數萬億美元價值,如果連帶對經濟的後續影響,可以說是難以估算的。這個戰略要點,用這麼小的成本可以摧毀,簡直就是一個天賜良機啊!

而且,只要港區國安法有一兩個判例出來,美國就更是可以輕易組成一個西方聯盟一起做這個事情,名正言順。

上周,我們節目曾經說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的法制地位,在世界上將立即受到質疑,第一輪的反應,就是香港和西方的引渡協議馬上出問題。當時還有人質疑。結果周末,加拿大首先宣佈暫停執行和香港的引渡協議。這只是第一輪,美國馬上會跟進,其它國家呢?普通法國家肯定會跟進,歐洲國家也會表態跟進的。

所以,美國公佈的制裁方案,除了經貿特殊地位,還有技術輸出限制,還有資本進出控制,接著就是從給香港基本的法律制度投一個否決票,這也是極為嚴重的。

香港政府現在其實已經做不了甚麼事了。既然選擇了中共,那後面的結果就是肯定的了。

說個有趣的話題。國安法第38條,是外國人在外國也會犯港區國安法,結果特朗普、蓬佩奧都犯法了。梁振英說,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港大的陳文敏指不可能,因為這些人都有豁免權,梁振英發了推特,說陳文敏不懂法律,因為外交豁免權只給外交人員,特朗普不是外交人員,所以沒有豁免權。

有冇搞錯?梁振英要追究 特朗普及蓬佩奧的法律責任

起碼蓬佩奧是外交人員吧!他是美國國務院負責人,專責全球外交的。就算不是吧,你還是管不了他。

因為國際法中的豁免權,是所謂領域管轄豁免。它指一個國家,對於外國政府及其元首,除非有特別約定或主動接受管轄,否則享有絕對管轄豁免權利。外交豁免權,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

譬如在美國,你要告習近平是不可能的,只能告民事官司。

梁振英信口開河,其實不是邏輯和理性的問題,是一個情緒的問題。其實,說到情緒治國,愛國就是一種非理性的情緒啊!中國文革可以說算是登峰造極了。如果梁振英文革的時候在中國大陸,他的名字可能就「違法」了。為甚麼是振興英國,而不是振興中華呢?肯定是心懷不軌,別有用心,抓起來審查。董建華這個名字就沒問題,建設中華,愛國者,振英,肯定是裏通外國了。

這不是開玩笑的。有認識不少朋友,都是60年代出生的,原來的名字叫「衛青」,就是保衛江青,或者是「衛林」,就是保衛林彪的,後來趕忙改名,不亦樂乎,有人還因此差點耽誤大學高考。

還有一個人,名字叫雙慶,1964年出生,第一慶原子彈爆炸成功,第二慶是赫魯曉夫下台。還有叫三慶,加上一個發現了大慶油田。反正,名字裏面的政治學問很多的。所以梁振英這個名字,肯定是政治不正確了。

這是談到情緒化政治引出來的笑話,希望梁生別太在意。

其實,現在國安法在香港實施,也有類似的問題。譬如香港政府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口號是犯法,我看到有些人改成:光顧香港,時代廣場,或者是雞蛋香腸,時菜撈面。法律的邏輯上,警察無法追究的,是不是?但一群人在那裏大聲叫雞蛋香腸,時菜撈麵,大家都知道他是甚麼意思,對吧?,這是邏輯應付不了情緒的一個例子。

其實法律是網,只能撈魚,撈不了水的。香港年輕人BeWater,認真做起來,甚麼法律都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