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對香港強推和施行《國家安全法》後,美國科技公司面書(Facebook)以及面書旗下的WhatsApp宣佈,暫停處理香港執法機構索取用戶數據的請求。

WhatsApp發言人在周一(7月6日)接受《華爾街日報》詢問時說,公司正在「暫停」此類政府審查,「等待進一步評估《國家安全法》的影響,包括正式的人權盡職調查以及諮詢人權專家。」

WhatsApp的母公司面書的發言人在隨後一份聲明中說,面書也在這樣做。

「我們認為言論自由是一項基本人權,支持人們表達自己的權利而不必擔心自己的安全或其它影響。」面書周一的聲明說。

中共7月1日強行生效的《港版國安法》要求,香港政府採取措施來監管香港本地用戶使用的互聯網,過去這些互聯網服務是不受限制的。

美國科技公司的這一舉動可能與北京發生衝突。長期以來,面書、WhatsApp、Instagram、以及推特(Twitter)和油管(YouTube)在香港一直自由營運,不受中共大陸互聯網的「長城防火牆」限制。

香港民眾也習慣於使用這些社交媒體來表達個人的政治見解,並討論和支持反送中、「五大訴求」等抗議中共侵蝕香港自治的活動。

在中共《國安法》生效前後幾天,一些香港的本地用戶刪除了他們的社交媒體帖子甚至帳戶,因為他們擔心會被中共找麻煩,有的人刪掉了自己過往批評政府的文章,有的人刪除「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句。

Telegram也暫時拒絕港府取用用戶資料

香港網絡媒體《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周一也報道,通訊軟件Telegram表示將暫時拒絕香港政府取用資料的要求,直到國際間對香港近期的政治轉變獲得共識為止。

Telegram的聲明說,該公司「過去從未與香港當局共享任何數據。」

但Telegram在使用者條款中強調,在與「恐怖主義」有關的案件上,該軟件仍然會與當局合作: 「如果Telegram收到法庭命令,確認您是一個恐怖主義嫌疑人,我們可能向有關當局揭露您的IP位址以及電話號碼。」

根據《港版國安法》第24條,「對人的嚴重暴力、爆炸、縱火、破壞交通工具、干擾交通、水、電、通訊,全部可被視作恐怖活動」。

「並非完全不擔心 不想令自己活在恐懼當中」

因《港版國安法》的內容寬泛,四大罪行都是口袋罪,甚麼都能往裏面套;雖然網絡上的通訊內容不直接與第24條規定有關,但基於對法律追溯力的不確定性,港人仍然高度擔憂恐「因言獲罪」——香港的法制受嚴重侵蝕後、自己在網絡上的發言會成為法庭上的舉證。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民主人士決定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權。經常發表政治意見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學者周保松已在社交媒體發文,不會自我審查。他的言論獲黃之鋒等許多親民主的人士轉載。

「我不會改自己面書的名字,這是真實的我;我不會刪去以前的文字和相片,那是我真實的生命歷程;我會一如以往分享報道和評論,我不會放棄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除非是自己反思的結果,」周保松說,「並非完全不擔心,而是不想過度擔心,以至令自己無時無刻活在恐懼當中。因為恐懼一旦入侵人心,我們就很難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一直這樣,但我會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