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7月6日晚公佈涉及「港版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賦予警方七項新權力的細節,包括在緊急的情況下不需要取得手令便可搜查,政府也能凍結或沒收國安法疑犯的財產,再次受到外界譴責。外界解讀實施細則的重點是「港警執法擴權無上限、無須法院批准即可進屋搜查」。實施細則於7月7日生效。

港版國安法43條的實施細則部份內容

第43條實施細則(以下簡稱實施細則)稱,警務處處長也能在保安局的批准下,授權警方要求發佈者及網絡服務商移除被視為可能構成國安罪行的網絡訊息。如果網絡訊息散佈者不遵從警方要求移除危害國安的訊息的話,可能在被定罪後被判罰款10萬元及監禁1年。網絡服務商若不移除或限制其他人接觸相關訊息,則會被判罰款10萬元及監禁6個月。

此外,警方也能申請手令,要求正因違反國安法接受調查的人交出旅遊證件,並限制他們出境。但交出旅遊證件者,仍能向警務處處長或裁判官申請發還證件,並在經批准後離開香港。

如有需要,警務處處長也能在保安局長批准後,透過書面通知外國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或代理人在「指定期限內、按照指定方式」向警務處處長提出與香港相關的活動資訊,其中包含個人資料、資產、資金來源與開支。不願配合者將被定罪並被罰款港幣10萬元並監禁6個月。

而為了協助偵辦危害國安的案件,香港律政司司長或警務人員可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有關人士在指定時間內回答問題或提供相關資料或物料。

社交媒體上網民轉發港人對「實施細則」的通俗解釋:
1. 毋須搜查令可以搜屋;
2. 隨時沒收護照,限制出入境自由;
3. 保安局長只要「懷疑」,就可隨時凍結財產;
4. 隨時要求telegram等社交媒體刪除帖文、要求網絡供應商封鎖連登;
5. 港府可發信恐嚇外國勢力;
6. 跟蹤、監控私人通訊,無需法庭批准;
7. 香港無人再有私隱,銀行帳戶、私人公司資料基本上再無保障。

港媒報道,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認為,制定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是黑箱作業。

他質疑實施細則令政府的權力變成無限大,警方權力亦進一步擴大,情況令人擔心,還質疑有關截取通訊和法律諮詢保密,是否具有效的監察機制。

實施細則要求台灣配合 陸委會表達強烈不滿及譴責

實施細則還向外國及台灣政治性組織及其代理人要求就涉港活動提供資料,引發中華民國陸委會強烈譴責,直指中共企圖改變香港現況、阻絕國際社會與香港的交流。

陸委會表示,該實施細則定義模糊、浮濫,對於長期在香港從事民間交流服務的台灣政黨、民間團體、駐港機構及人士極其不尊重、不友善;除製造在港台灣人民的恐慌,更扼殺台港正常交流互動。

陸委會強調,香港方面應依雙方協議保障我方駐港機構不受任何政治干擾;相關方面切勿無限上綱、輕舉妄動,破壞台港及兩岸關係。

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香港國安惡法,讓全世界看到,中國(中共)不但背棄了對港人的承諾,同時所立的法律,竟然管到全世界各地,管到所有的人民,甚至於要管台灣。他強調,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會幫中國(中共)來做它的幫兇,台灣會保護國人的安全。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 引發美國等多國抨擊

早在港區國安法醞釀和起草期間,即引發美國等國家表達了強烈關注和抨擊,其中七國集團及歐盟外交首長,一度發聲明敦促中國(中共)停止立法。

港版國安法6月30日火速通過並公佈,已經引發國際譁然。港版國安法被指從根本上顛覆香港法制及普通法原則。

中共官方宣稱,該法是明確規定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四類犯罪行為的具體構成和相應的刑事責任。外界指上述「四宗罪」的犯罪行為非常廣泛,賦予港府及警方極大權力。

港版國安法第6節「效力範圍」當中第38條,不僅將效力範圍包含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甚至包含所有非香港人,被港人嘲諷為「宇宙法案」。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港版國安法第38條是令人髮指及侮辱所有國家。他指,自由的香港曾是全球其中一個最穩定、繁榮及充滿活力的城巿,但現只是另一個由共產黨統治的城巿,除了少數例外情況,美國會將香港當作中國大陸一樣對待。

7月2日,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了《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第3798號)。此法案與參議院7月1日通過的版本稍有差異,所以又被送回參議院審議並迅速獲得通過。目前,法案已送交白宮,等待特朗普總統簽字生效。《香港自治法》將對強行推動《港區國安法》、破壞香港自治狀態的中共官員和實體進行制裁。此外,與這些官員有生意往來的銀行也將受到制裁。

在港版國安法案通過前夕,美國商務部已宣佈撤銷香港的特殊地位,包括出口許可豁免,並評估會否再進一步取消差別待遇。美國政府同時即時停止向香港出口防衛裝備,並限制輸出軍民兩用技術。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批評,港區國安法剝奪香港人的自由,美國政府被迫重新評估對港政策。由於無法區別管制物品出口到香港和出口到大陸的差別,美國不能夠冒險令物品落入中共軍方手上。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亦指,北京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後,令美國技術轉移到中共軍方的風險增加,損害了香港的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