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近期獲得了中共對浙江省人體器官移植的內部核查報告,該報告內容披露了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領域中的種種亂象,也洩露了中共在活摘器官罪行上的蛛絲馬跡。

(接上文):【獨家】內部文件洩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中美器官移植數據對比 揭露中共隱藏人體器官庫

中共官方公佈的中國人體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被指洩露了地下人體器官庫的秘密。

中共衛健委在2018年6月22日專題新聞發佈會上宣稱,「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也在明顯縮短,目前平均等待時間為27.5天,遠遠少於美國的120天。」

而公開數據顯示,中國大陸的人體器官供求緊張程度,比美國嚴重數十倍。

2018年6月22日,中共衛健委在專題新聞發佈會上稱,肝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27.5天,遠遠少於美國的120天」。(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2018年6月22日,中共衛健委在專題新聞發佈會上稱,肝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27.5天,遠遠少於美國的120天」。(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依據陸媒網易2011年專題報道《供不應求的人體器官》引用的官方公開數據,中國每年有100萬患者需要腎移植,約30萬肝病人者需要肝移植,但能開展移植手術的僅有約1萬例。等候移植器官的病人,與獲得器官移植病人的比例高達130:1。

而根據美國政府公開數據(查看原文),2017年美國等候器官移植的約有11.7萬人,2016年接收器官移植手術約3.4萬人,需求供應比約為3.5:1。

中共衛健委未解釋,在器官供求更為緊張的中國,等待器官移植的時間為何還不到美國的四分之一。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在中共統治下,中國大陸不但存在數目眾多的移植醫院,還存在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只有這樣才能使得在中國大陸等待器官移植,僅需數天或數周。

中共內部核查報告 洩密地下人體器官庫

《大紀元》獲得的COTRS(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浙江核查報告,雖未直接披露器官來源和移植醫院的真實狀況,但核查報告中的浙江這幾家移植醫院獲得中共的「資質認可」。

該報告顯示,浙江省有器官移植資質的醫院有8家,分別為: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溫州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浙江省人民醫院、杭州解放軍第(南京軍區)第117醫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寧波市鄞州第二醫院、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樹蘭(杭州)醫院。

2015年2月中共衛健委發佈《169家器官移植醫院名單》。圖為官網截圖。(中共衛健委官網截圖)
2015年2月中共衛健委發佈《169家器官移植醫院名單》。圖為官網截圖。(中共衛健委官網截圖)

2014年「追查國際」發佈公告,揭露全國至少有788家非軍隊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圖為官網截圖。(「追查國際」官網截圖)
2014年「追查國際」發佈公告,揭露全國至少有788家非軍隊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圖為官網截圖。(「追查國際」官網截圖)

中共衛健委官網於2015年2月4日發佈了《169家器官移植醫院名單》(點擊查看原文)。名單顯示,浙江省有7家具有器官移植資質的醫院。2018年衛健委曾發佈新聞,稱2017年中國具備器官移植資質的醫院已達178所,但並未更新移植醫院名單,該名單中沒有核查報告中所列的樹蘭(杭州)醫院。

核查報告內容顯示,有被中共認可的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並沒有出現在衛健委對外公開的名單中。中國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多於中共對外宣稱的178所。

未在衛健委公開名單中的樹蘭(杭州)醫院,其創辦人之一的鄭樹森,也是是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中心負責人,領頭開展了所謂多器官聯合移植。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12月,鄭樹森團隊已施行肝移植2,300餘例。

鄭樹森從2007年起,在醫生身份之外,還有一個和醫學無關的奇怪頭銜——浙江省反邪教協會的副理事長,該組織專職迫害法輪功。

2014年12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先後公佈了「中共非軍隊系統醫療機構涉嫌活摘器官」和「浙江省非軍隊系統醫療機構涉嫌活摘」兩份名單。

2014年「追查國際」發佈公告,揭露浙江省至少有46家非軍隊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圖為官網截圖。(「追查國際」官網截圖)
2014年「追查國際」發佈公告,揭露浙江省至少有46家非軍隊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圖為官網截圖。(「追查國際」官網截圖)

此外,追查國際通過對中國醫院公開信息的不完全統計,發現截至2014年,浙江省11地市至少有46家地方移植醫院,全國至少有788家非軍隊醫療機構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而COTRS披露的浙江移植醫院,還不足追查國際曝光的浙江移植醫院數量的六分之一。

捐獻器官浪費嚴重的背後

《COTRS浙江核查報告》還披露了移植醫院對COTRS捐獻器官的浪費程度,從側面印證了規模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的存在。

核查報告列出了浙江省移植醫院對捐獻器官分配中,超時不響應輪數佔被分配輪數的比例。其中,7家移植醫院被分配器官輪數為8,323次,超時不響應輪數為1,771次、佔比高達21.28%。

核查報告稱,「超時不響應行為頻繁,嚴重影響器官分配效率,導致器官浪費。」這意味著,對於COTRS分配的捐獻器官,浙江省的醫院浪費了五分之一的機會。

李林一指出,雖然無從知曉浙江省,乃至中國大陸實際完成的器官移植手術量,但COTRS內部報告披露了浙江醫院浪費了大量捐獻器官,這從側面印證了,中共控制的醫療系統之所以有底氣浪費捐獻器官,必然是器官供體另有「充足」的來源。

一般情況下,移植醫院是根據移植受體的需求去COTRS登記排隊,等待捐獻器官,但最後卻放棄了分配到的捐獻器官,說明移植醫院已從捐獻之外的渠道拿到了需要的移植器官。

《大紀元》曝光的《COTRS浙江核查報告》,披露浙江醫院浪費了COTRS分配的五分之一的機會。(大紀元)
《大紀元》曝光的《COTRS浙江核查報告》,披露浙江醫院浪費了COTRS分配的五分之一的機會。(大紀元)

內部文件洩露 中共放縱器官移植亂象

雖然中共的COTRS系統對移植醫院核查報告,顯示了許多令人怵目驚心的亂象。大紀元獲得的衛健委內部文件揭示,COTRS對醫院核查報告只是走形式,涉及的問題只讓移植醫院自我核實等。

《大紀元》獨家獲得的廣東省衛健委於2020年1月19日下發的《器官移植核查通知》,是下發給省內各衛健局和移植醫院的粵衛醫政醫管便函2020-21號文件。

《大紀元》曝光的廣東省衛健委,2020年1月19日下發的,要求移植醫院自我核查的通知。(大紀元)
《大紀元》曝光的廣東省衛健委,2020年1月19日下發的,要求移植醫院自我核查的通知。(大紀元)

在這個通知中,轉發了COTRS系統的核查報告,但僅要求各移植醫院對核查出的問題,進行自我核實,而各地市衛健局只是負責收集核實結果。

《大紀元》還獲得湖南省衛計委2018年9月28日上報國家衛健委的,針對COTRS核查問題的反饋報告。

《大紀元》曝光,湖南省衛計委2018年上報的針對器官移植問題的核實報告。(大紀元)
《大紀元》曝光,湖南省衛計委2018年上報的針對器官移植問題的核實報告。(大紀元)

該報告顯示,湖南省衛計委上報的各家移植醫院自我核實的結果,均是數據輸入和處理上的小問題。

李林一認為,這顯然是高舉輕放、做做樣子,實質是中共對移植亂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縱器官移植亂象。

中共衛計委2018年通知 變相承認活摘器官罪證

另外,《大紀元》還獲得了中共國家衛計委2018年出台的《關於進一步加強人體器官移植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2018年3月中共兩會後,國家衛計委被更名為國家衛健委。

《大紀元》曝光了中共2018年的保密文件《關於進一步加強人體器官移植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圖為通知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曝光了中共2018年的保密文件《關於進一步加強人體器官移植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圖為通知截圖。(大紀元)

該保密文件披露了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的許多不法行為,尤其是強調了「嚴禁旅遊移植」和「規範腦死亡判定」等問題。

外界注意到,文件所提到的「旅遊移植」和「腦死亡」在《大紀元》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證中經常被提到。

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量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一直呈上升狀態,器官移植數量在2003年突然大幅度增長,2003年在國際上掀起了到中國器官移植的旅遊熱潮。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的1~2周。曾經以五種語言面向全世界招攬病人的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6年創造出一年完成六百多例肝移植手術的紀錄。

曾被評為科技界最有影響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國際知名專家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是「為需求而殺人」的活摘器官。

國際調查還發現,中共軍警和醫生人為製造「供體」腦死亡,從而得以活摘器官。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等人夥同第三軍醫大學,還發明了專門製造「腦死亡」的腦幹撞擊機(專利號:CN201120542042)。

國際社會指控中共犯下「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對法輪功學員等群體實施活摘器官。中共動用公檢法司、軍隊、武警、醫院等整個國家機器,秘密拘禁大量法輪功學員及其他信仰人士,來作為活體器官庫。

李林一指出,中共衛計委2018年的保密通知,相當於承認了國際社會對其活摘器官的指控。

中國器官移植時間線 暴露中共一再撒謊

回顧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的時間線,中共在器官移植上的「宣告」一變再變:

◆2001年,中共外交部否認了國際社會對中共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指控。

◆2005年7月,時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首次承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罪犯。

◆2006年3月,《大紀元》接獲證人指控,首次曝光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除器官的行為。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隨後對此進行了調查,並發佈了首份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告。自此,多國政府、眾多國際組織、醫學機構和專業人士,開始對中共強摘器官進行調查。

◆2006年4月10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聲稱,中國移植的器官來源主要是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2006年11月,黃潔夫在第六屆國際臨床肝臟移植研討會上再承認,中國器官移植「絕大多數來自死刑犯」。

◆2009年,中共衛生部宣佈建立全國器官捐獻數據庫。

◆2013年初,中共當局府宣佈,將開始「逐步終止從死刑犯」身上獲取移植器官。

◆2015年1月1日,中共宣佈停止死刑罪犯器官的使用。

◆2017年2月,中共喉舌刊發題為「黃潔夫:當年停用死囚器官國內外壓力很大」的文章,文章中黃潔夫承認中共是在壓力下停用死囚器,在國際上,法輪功學員十多年持續對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揭露。

歐洲議會(2013年12月)、澳洲參議院(2013年4月)、意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2014年7月底281號決議案),陸續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強摘法輪功等良心犯器官。

李林一表示,中國器官移植時間線清楚地顯示出,中共的宣告反覆多變,自我打臉;即使最後不得不承認強摘死囚器官,但依然否認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