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獨立日前夜,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山(Mount Rushmore)發表講話,揭穿了當前侵蝕美國的「左翼文化革命」,並稱其為「一種新的極左翼法西斯主義」。

特朗普沒有在共產主義國家生活的經歷,前蘇聯與東歐共產黨在29年前就解體了,現在大多數美國人也體會不到所謂共產主義的是甚麼東西。近年來,中共刻意隱藏起「解放全人類」的說法,以「人類命運共同體」代之。中國以外的人,很少能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

日前,霍士新聞報道了西雅圖「自治區」內的一位示威者領導人,她說,「砸爛一切,才能重建」(You cannot rebuild until you break it all the way down)。

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很熟悉這樣的口號。這正是中國共產黨在大陸奪權時期的無政府宣傳口號,當時是「砸爛一個舊世界,才能建立一個新世界」。中共奪權後,稱之前的社會是「舊社會」,中共統治之下的社會,被稱為「新社會」,但「新社會」一直是一個獨裁統治的社會,更不允許提及自由、民主。

特朗普在演講中,沒有直接稱「共產主義」,而是「左翼文化革命」、「新極左翼法西斯主義」。特朗普應該也考慮到,人們對法西斯的印象可能更深刻,但特朗普描述的這個左翼運動,恰恰符合了共產主義的基本特徵。

特朗普說,「我們的國家正在目睹一場殘酷的運動,以消除我們的歷史,誹謗我們的英雄,抹去我們的價值觀並灌輸我們的孩子。憤怒的暴民正試圖拆除我們創始人的雕像,破壞我們最神聖的紀念館,並在我們的城市中發動一波暴力犯罪」,「在我們的學校,我們的新聞編輯室,甚至我們的公司會議室中,都出現了一種新的極左翼法西斯主義,要求絕對忠誠。如果您不講其語言,履行其儀式,背誦其咒語並遵守其誡命,那麼您將受到審查,被驅遣,被列入黑名單,被迫害和懲罰。這些不應該發生在我們身上。」

特朗普描述的這一切,在中共掀起的文化大革命中,都被激烈的演繹過,並充斥在今天中國大陸人的日常生活中。中共和前蘇共,也確實都從納粹的蓋世太保那裏,學到了不少獨裁宣傳和統治的手段,應用在統治本國國民身上。

美國共產勢力的老把戲

當年法西斯主義在德國興起,同時也出現了反法西斯運動,背後一直就有共產主義的影子。演變到今日,美國Antifa、BLM的口號,仍然令中國人似曾相識。中共向非洲輸出共產主義的故事,並不遙遠,今天,中共還一直在稱非洲兄弟,美國則始終是敵人。

特朗普的講話中,也清晰的界定,「這場左翼文化革命旨在推翻美國革命。這樣的話,曾拯救數十億人擺脫貧困、疾病、暴力和飢餓的文明,將被毀滅」,「的確如此,這就是為甚麼我要部署聯邦執法部門以最大程度地保護我們的紀念碑,逮捕暴動者和起訴罪犯。」

這樣的描述,更清楚的識別了當前兩種意識形態的根本對立。這兩種意識形態將導致兩種完全不同的社會形態。這也正是今天在香港所表現出來的,兩種不同意識形態的劇烈對抗。

特朗普對此認識深刻,他說,「我們看到,暴力混亂出現在民主黨人經營的街道和城市,這是多年來,在教育、新聞和其他文化機構極端灌輸和偏見的可預見的結果。這違反社會和自然的每一個法則,我們的孩子在學校被教導要憎恨自己的國家,並相信創建它的男人和女人不是英雄,而是惡棍。關於美國歷史的激進觀點是一個謊言網,所有觀點都被移走,每一個美德被遮蓋,每一個動機被扭曲,每一個事實被篡改,每一個缺陷被放大,直到歷史被清除,記錄被毀的面目全非。」

特朗普所說的這些,的確已經在美國發生。在中國大陸,這一切在過去的70年裏一直在發生著。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內部爭奪中,不只一個候選人曾明確提出了社會主義的口號,但卻沒有被美國社會主要輿論譴責過。特朗普確實應該擔憂。

特朗普也知道這些人的把戲,他說,「攻擊我們國家的激進意識形態,以社會正義為名,但實際上,它將摧毀正義和社會。它將正義轉變為分裂和復仇的工具,它將使我們自由和包容的社會變成壓迫、統治和排斥的地方。他們想讓我們消聲,但我們不會被消聲。」

神賦予美國的使命

特朗普這個政治素人,依然保持著4年前參選的鮮明風格,他毫不猶豫的拒絕「政治正確」,因為他沒有懷疑過自己的信念。他說,「我們將不會被獨裁,我們不會被暴虐,我們不會被壞透了的邪惡之徒所嚇倒。這不會發生。」

特朗普在這場社會亂象中,一直沒有忘記美國的使命,他說,「美利堅合眾國是地球上最公正、最特殊的國家」,「我們相信每個種族、背景、宗教和信仰的公民都享有平等的機會、平等的正義和平等的待遇。每個出生和未出生的各種膚色的孩子,都是按照上帝的聖像造的」,「我們只向全能的上帝下跪」,「這就是我們的信念,這些價值觀將指導我們努力建立更美好的未來。」

特朗普的這番話,也證明了他無愧於「天選之人」。2018年,他勇敢的向中共發起反擊,儘管波折不斷,還有來自內部的不同聲音,特朗普卻一直堅定著他的信念,履行著他的使命。2年之後,美國對中共的政策被徹底扭轉,他的努力,在今天香港的對決中,凸顯了不凡的價值。

無論被稱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還是「左翼文化革命」或「新極左翼法西斯主義」,特朗普以他對神的堅定信仰,履行著剿滅共產勢力的使命。

正與邪的較量,從來都不會一帆風順,總有一些人為了個人利益,被邪惡所左右,還有更多人的丟掉了傳統,被邪惡所迷惑。

瘟疫的教訓、美國共產暴力興起、香港的對決,都是人們重新清醒、重新選擇的良機。這也可能是人類最後的機會,正邪較量的結局正在彰顯,人類走向美好未來的路已經鋪就。神在審視著每個人,如何在這場勝負已定的對決中,演繹自己的故事。

執迷不悟、仍然看不清邪惡的人,機會已經越來越少;能夠堅定履行使命的人,神會賜予其力量和榮耀;更多能夠及時清醒、明辨是非的人,將有機會分享人類新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