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法案已立法生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前港督彭定康等國際政表示國安法通過標誌「一國兩制」終結。股評人David Webb在Facebook表示,現在「香港已改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而不是香港法律」。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擁有大量財金人才,財金界有聲音表示,該法案會令專業人士在執業時面臨風險,並危及香港全球競爭力。

資深基金經理:此舉振興台灣競爭力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認為,香港「一國兩制」技術上已完結,「港版國安法」可謂是「基本法2.0」,取代了原先在普通法下《基本法》給任何居住在香港人的保障,附件三基本上是「中國法律」,將會削弱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他指出,海外多個國家及地區政要已表示願意接收香港人、吸納香港人才,包括英國、美國、澳洲,以及中國周邊的日本和台灣;日前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呼籲外資企業將亞洲總部撤離香港。

他強調,北京此步棋是極大賭注,變相提升了台灣在亞洲地區的競爭力,科技領域人才已流向台灣;台灣也會強化及開放它們的金融市場,吸引外資。

他還表示,對於金融機構及大型企業,不需要公開表示要從香港撤離,因為其中一些金融機構在亞洲已有兩個主要辦公室,其要員(key persons)也不會留在香港,避開政治風險。

金融從業員執業面臨困難 「可信度」受挑戰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嘉榮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國際資金進入中國大陸的「轉口港」,即北京通過香港收集海外資金。但「港版國安法」令中國和西方世界其它國家的關係每況愈下,在這個趨勢下,該法案對香港金融市場的集資功能會造成很大破壞,危及香港未來競爭力。

除此之外,他指出,國安法對本港金融業從業人員在執業方面造成困難。這種困難主要體現在是否可以履行專業「講事實」。

他說,當外資銀行向中資公司貸款時,分析員要評估這間中資公司是否有償債付息的能力,如果分析員從專業角度質疑其償債能力,那他是否要寫出來?

如果寫出來,可能影響這間中資公司的「錢路」,從而危害了「國家安全」,他可能被抓。

若不寫出來,長此以往,在國際投資者的心目中,香港金融從業人員中將失去「可信性」,「就會直接影響到行業未來的發展」。

財經作家:國安法已造成「寒蟬效應」

「港版國安法」對專業分析方面的挑戰,不僅困擾金融從業人員,財經評論人士也表示「很難拿捏」。

財經作家「渾水」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港版國安法」66條條文太寬,對寫財經評論有影響。

他說:「我有看完那66條條文」,「那66條條文,公認非常辣,也非常之寬,寬到無法跟從」。他認為相關部門需要給予指引,「如果沒有指引,大家都好像摸著石頭過河,不知道應不應該講。」。

「渾水」表示,因為財經評論會涉及分析中資企業,如果發現企業財務造假,是否要向公眾陳述事實,但陳述事實,又擔心有「顛覆國家政權」的風險。

他說:「比如中美關係,美國真的會制裁中國那些公司,我陳述這個事實,是否代表顛覆國家政權?」

「渾水」並透露,有中間人說:「我被中聯辦放進了監測的範圍,因為我講了太多的中資(企業)和錢相關的東西」。他指,這有可能是散播流言,製造「寒蟬效應」,已有做財經或政治評論的朋友「自己滅聲」,包括取消Facebook帳戶或刪除以前的信息及資料。

會計手足工會:「港版國安法」令會計師更難做

香港會計手足工會主席吳浩謙表示,本港會計師一直面對一個問題,因為經常要為中概股企業做審計,亦包括國企、央企,如銀行、電訊公司等,美國證監會(SEC)一直要求會計師提交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企業的審計底稿。現在「港版國安法」生效,若會計師將部份資料提交,是否會涉及違反國安法,所以會計師會更加難做。

他表示,行業將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中資企業大量進入香港市場,審計執業應採取何種會計制度和準則作為標準,因為國際、香港及中國大陸在會計準則方面是有區別的。

他並指,「港版國安法」生效,中央對香港的管制更進一步,會導致外國在港企業會逐步離開,也會令行業就業市場收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