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鋒弄虛作假的種種事跡,常在最淺顯的水平上侮辱大眾的智力。

我們知道,在一般的造假案中,作案人不敢在淺顯的水平造假。太淺顯的造假一下子就會被人看穿。因此他們總會在比較重要的情節上下些功夫,讓它們看上去符合常識,合理可行。下這些功夫多少反映出作案者對大眾智力的敬畏。他們是在承認「世人並不好糊弄」的前提下作案的。

但雷鋒案、黃繼光案以及大量其他共產黨造假案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點,那就是作案人公然藐視世人的智力。因為他們知道共產黨打殘了大眾的智力,使人民大眾無力識別或者不敢挑剔他們的騙局。只要黨給他們撐腰,事情再假也會永遠安全。因此他們作假的前提僅僅是:有黨撐腰。這就夠了。

雷鋒積肥假案,就具備這類超出常理的荒誕情節。

一、兩次「中國新年撿糞」

雷鋒多次聲稱他撿糞支援人民公社,但這張照片恰恰是雷鋒們弄虛作假的證據。( 網絡圖片)
雷鋒多次聲稱他撿糞支援人民公社,但這張照片恰恰是雷鋒們弄虛作假的證據。( 網絡圖片)

雷鋒多次聲稱他撿糞支援人民公社。光是入伍之後就有兩次「中國新年撿糞」。

在1960年的一次錄音報告中,雷鋒說:「比如,我在過去的一年當中,我想到,一定要在新的一年當中,多做更好更多的成績。因此,我連過年所放的假都沒有休息,我去撿大糞,初一初二那兩天我一共撿大糞600來斤。我想到這也是響應黨的號召,大積肥,也搞了衛生運動,也能夠促進農業生產。」(這次錄音報告以「一輩子學習毛主席著作」為題收入《雷鋒全集》)

第二年,1961年2月15日,雷鋒記述道:「今天是古曆大年初一,全連的同志都高高興興地到和平俱樂部看劇去了,我呢?為了在中國新年期間給人民做一件好事,吃過早飯後,我背著糞筐,拿著鐵鍬到外地揀糞,大約揀了300來斤糞,我送給了撫順望花區工農人民公社,……」

兩天後的2月17日,雷鋒在日記中又寫道:「今天是中國新年假期的第四天,吃早飯的時候,……我一邊吃飯,一邊想:中國新年五天假期過完了,19號就要開始冬訓。為了響應黨的號召,支援農業第一線,爭取今年農業大豐收,我還是去多積點肥,支援人民公社,這樣做有兩個好處。第一,以實際行動支援農業,對社員們是一個鼓舞,同時也更密切了軍民關係。第二,替居民搞了衛生。因小孩在屋前屋後拉了很多大糞,看起來髒得很,我去把大糞撿起來,給居民把地掃乾淨,這真是一件一舉兩得的好事,既搞了衛生又積了肥。說幹就幹,我推著手推車,拿著鐵鍬和糞筐,走到瞭望花區北後屯,看見了工人住宅的屋前屋後有很多一小堆一小堆的糞便,我便立刻撿了起來。……到了下午2點鐘,我撿了滿滿一車糞,送給瞭望花區工農人民公社。人民公社的負責同志們都很受感動。……」

雷鋒自述的這兩次「中國新年撿糞」共計四天。即每個中國新年出動兩天,其中三天日均產量300斤。最後一天產量是「滿滿一車」,估計也有300來斤。第一次「中國新年撿糞」應該發生在遼寧營口市。因為那時雷鋒剛入伍才二十天,還在營口市的新兵團受訓。第二次發生在撫順市望花區。如果這兩次「中國新年撿糞」事跡屬實,則在兩年的中國新年期間,遼寧省營口和撫順兩市雷鋒駐地附近地區要分別提供600斤左右散落於房前屋後的人糞便。這樣的任務毫無疑問會使兩地居民度過歷史上最骯髒的中國新年。

二、成全雷鋒一個人搞臭望花半座城

為了編造「助人為樂」事跡,雷鋒要在城市裏撿糞。但城市不是撿糞的適當場所。撿糞通常是中國農村地區的勞動。農村地區有許多牲畜在野外放養或者役使,從而提供了一定量散落的糞肥。城市裏並不具備這種條件。那個時代裏,一般城市還允許騾馬大車進入市區。但牲口所散落糞便通常由趕車者蒐集,或由城市環衛工人掃除。不可能保留在街道上供雷鋒去撿拾。雷鋒們看來也不敢指望騾馬牛羊豬們在中國新年期間開進城來幫助雷鋒做好事,只好去打「大糞」即人糞便的主意。

但是人類恰恰是最不願意隨地排放糞便的動物。即使在農村地區也是這樣。中國農民們視人糞便為重要農家肥,非常注意蒐集。他們平常總是儘量使用自家茅房,除此之外還四處搭建簡易茅廁以蒐集他人糞便。撿糞的人在農村地區可能撿到不少牲畜糞便,但很難撿到人糞便。而要在城市裏撿「大糞」就更困難了。在城市裏,你出錢都不一定能找到人願意當街脫褲子解大便。雷鋒們欲在市區裏撿出幾百斤大糞,難度實在太高。

但那是個「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時代。雷鋒們發揚著時代精神,決意造假。有大糞要撿,沒有大糞創造大糞也要撿。從雷鋒日記所寫內容看,他們知道打成年人的主意並不現實。但這不妨礙他們發揮想像力去開創大糞來源。他們把希望寄託給祖國的下一代:「小孩在屋前屋後拉了很多大糞,看起來髒得很」。讓小孩去幹髒活,創造條件讓雷鋒做「好事」。這就是他們的主意。他們大概以為這主意比較穩妥。但事實證明這仍然是個很餿的主意。因為它經不起起碼常識的檢驗。

正常情況下,成年人一天排放的糞便量為一百至三百克,小孩的最多百來克。風乾後的小孩糞便也就二、三十克。如果要湊足雷鋒所需的糞便量,即每個中國新年300公斤,則營口和撫順兩市要在各中國新年裏分別備好約三千份新鮮兒童糞便或者一萬多份風乾的兒童糞便。

如果以風乾兒童糞便滿足雷鋒「中國新年撿糞」做「好事」需要的話,則需要500名左右的兒童從臘月初八開始天天到室外排便,直到正月初一。500家的父母如此狠心缺德,自己用著暖暖和和的室內的廁所,卻在滴水成冰的季節裏天天把孩子逼到室外去排便。不知道這叫甚麼世道?在此期間,有關部門還需要對這些「雷鋒預定撿糞場所」進行一定的管理。

既要防止兒童不小心踩壞了「產成品」,更要防止愛乾淨的人一不小心把保存多日的糞飯盒作垃圾給打掃清除掉了。中國新年前大掃除本來是中國人承傳了千百年的老傳統。現在為了雷鋒也必須暫時廢止。不但人要配合,老天也要配合:老天不能在這期間裏下大雪,否則冰雪會掩蓋住糞便。如果解放軍裝備部不能緊急研製出性能優越的「探糞器」的話,雷鋒就無法完成任務。

你看,為了讓雷鋒同志順利地做成這件「好事」,需要方方面面多少人們加上神們辛辛苦苦默默無聞地工作呀。

那麼,用新鮮兒童糞便可以省事一些嗎?好像更糟糕。設3到9歲兒童為能夠在室外順利排便的「適齡兒童」。他們約佔總人口的5%。這就是說,如果要以新鮮兒童糞便滿足雷鋒「中國新年撿糞」做「好事」需要的話,則必須在初一和初二(或初三)兩天的上午把一個總人口約三萬的小區裏的全部約1,500名「適齡兒童」都動員起來冒著嚴寒去室外排便。

請問這將是怎樣一幅臭氣瀰漫的中國新年景象?這樣大規模的動員沒有行政機構出面是做不到的。誰敢相信,當年營口市和撫順市某區政府組織過這樣規模的「為雷鋒叔叔拉泡屎」的中國新年愛心奉獻活動?天下任何一個政府的領導人,需要吃下甚麼藥才能做出這種決策?

考慮到多數父母心疼不忍以及孩子怕冷等等因素的影響,被動員區域內的小朋友也不可能都出動參加「為雷鋒叔叔拉泡屎」的活動。如果真搞這樣的活動的話,出勤率必然是很低的。這一來,為了保證雷鋒完成任務,就只能擴大動員區域。為此將擁有十萬人口以上的居民區列入動員是完全可能的。這已經相當於當年撫順市望花區總人口的一半。

成全一個人,搞臭半座城。這能算「助人為樂」嗎?小朋友們可能要問:雷鋒叔叔,您這「好事」怎麼做得這麼髒啊?如果雷鋒沒有因公殉職,而是接著往下做這種「好事」的話,豈不是要造成「雷鋒中國新年到哪裏,哪裏糞便遺滿地」的髒亂差景象嗎?

你會說,本文所設想的情節很荒誕。你說得對。但雷鋒白紙黑字寫下的這種「好事」,不藉助荒誕手段能完成嗎?誰能拿出合理可行的辦法?

三、有圖片為證

雷鋒「中國新年撿糞支援人民公社」事跡,毫無疑問係編造而成。而且他們編造的東西太離譜,根本無法實現。但雷鋒所在部隊為了迷惑大眾,還專門拍攝了相關題材的照片。照片作者季增更在接受《解放軍報》採訪時欺騙公眾,把虛構擺拍的劇照說成是真實情況記錄。

《解放軍報》2001年3月5日第7版刊登「我給雷鋒拍照片的故事」一文。季增在文中談到以下這張照片攝製過程時說:「一天早操前,我見雷鋒挑著糞筐出去撿糞,便趕緊跑回辦公室拿相機。等我追到郊外找到雷鋒時,雷鋒已撿了滿滿的一筐糞往回返,當雷鋒又把糞倒往營房旁的糞堆上時,我拍下這一鏡頭。」

但是這張照片恰恰是雷鋒們弄虛作假的證據。在照片裏,我們看到雷鋒所「撿」的糞明顯不一致。除了頂上正從糞筐裏傾倒出來的幾塊「招牌」糞便具有人糞形狀外,下面的整整一堆都是騾馬糞便。不要說在城市街區中沒有騾馬糞便可撿,即使到農村地區野外去,也撿不到這樣特別的騾馬糞便。因為這一堆糞中夾雜許多一、兩寸長的草莖,它們明顯是經鍘切而成的飼草。

飼草是在馬廄裏分發給騾馬食用的,只有廄肥才會夾雜這些東西。野外行進中的騾馬所排放的糞便不可能夾雜這種飼草。因此可以肯定,雷鋒腳下的這一堆糞肥是從馬廄裏起出來的,而不是從野外撿來的。這張照片應該是由雷鋒季增等人先從馬廄裏挖出糞肥堆成一堆,再從別處弄來幾砣人糞放在上面做樣子,然後擺姿勢拍下來的。雷鋒們弄虛作假糊弄大眾,也太公然太放肆了點。

照片中的那幾砣「招牌」大糞也很可疑。雖然它們看上去的確像人糞,但並不像雷鋒所說的那樣屬於「小孩」糞便。小孩沒有那麼大的肛門。現在不清楚雷鋒們是從哪裏搞來的這幾砣大糞。不管是在營口還是在撫順望花區,雷鋒們要在駐地周圍街區裏找到幾砣成年人遺棄的糞便決不是件簡單的事。至少不是隨時隨地想撿立刻就能撿到的。我想他們未必願意花大半天時間無目的地到處找。倒不如自己生產一點更實際些。因此,我們不能排除雷鋒、季增等人自產自用道具大糞的可能性。

雷鋒們這個假,造的也夠齷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