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皇帝以仁慈聞名,相傳乃是赤腳大仙轉世。

他是一位非常嚴謹的皇帝,曾有一位秀才因一字之錯,丟了前程,後來又因為《馬前課》的原因,與宋仁宗結緣,成就一段佳話。

仁宗夢「九日」,苗太監「占課」

據《三言兩拍》記載,一日,仁宗皇帝在宮中,夜至一更時分夢一金甲神人,坐駕太平車一輛,上載著九輪紅日,直至內廷。

仁宗猛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至來日,早朝升殿,臣僚拜舞已畢,文武散班。仁宗宣問司天台苗太監曰:「寡人夜來得一夢,夢見一金甲神人,坐駕太平車一輛,上載九輪紅日,此夢主何吉凶?」

苗太監奏曰:「此九日者,乃是個『旭』字,或是人名,或是州郡。」仁宗曰:「若是人名,朕今要見此人,如何得見?卿與寡人占一課。」原來苗太監曾遇異人,傳授諸葛馬前課,占問最靈。

當下奉課,奏道:「陛下要見此人,只在今日。陛下須與臣扮作白衣秀士,私行街市,方可遇之。」仁宗依奏,卸龍衣,解玉帶,扮作白衣秀才,與苗太監一般打扮。出了朝門之外,徑往御街並各處巷陌遊行。及半晌,見座酒樓,好不高峻!乃是有名的樊樓。

仁宗丟玉扇,苗太監再「占課」

仁宗皇帝與苗太監上樓飲酒,君臣二人,各分尊卑而坐。王正盛夏,天道炎熱。仁宗手執一把月樣白梨玉柄扇​​,倚著欄杆看街。將扇柄敲楹,不覺失手,墮扇樓下。急下去尋時,無有。仁宗教苗太監更占一課。苗太監領旨,發課罷,詳道:「此扇也只在今日重見。」二人飲酒畢,算還酒錢下樓出街。

行到狀元坊,有座茶肆。仁宗道:「可吃杯茶去。」二人茶肆坐下,忽見白壁之上,有詞二只,句語清佳,字畫精壯,後寫:「錦里秀才趙旭作。」

仁宗失驚道:「莫非此人便是?」苗太監便喚茶博士問道:「壁上之詞是何人寫的?」茶博士答道:「告官人,這個作詞的,他是一個不得第的秀才,差歸故里,流落在此。」

苗太監又問道:「他是何處人氏?今在何處安歇?」茶博士道:「他是西川成都府人氏,現在對過狀元坊店內安歇。專與人作文度日,等候下科開選。」仁宗想起前因,私對苗太監說道:「此人原是上科試官取中的榜首,文才盡好,只因一字差誤,朕怪他不肯認錯,遂黜而不用,不期流落於此。」便教茶博士:「去尋他來,我要求他文章,你若尋得他來,我自賞你。」

茶博士走了一回,尋他不著。嘆道:「這個秀才,真個沒福,不知何處去了。」茶博士回覆道:「二位官人,尋他不見。」仁宗道:「且再坐一會,再點茶來。」一邊喫茶,又教茶博士去尋這個秀才來。茶博士又去店中,並各處酒店尋問,不見。道:「真乃窮秀才!若遇著這二位官人,也得他些資助,好無福份!」茶博士又回覆道:「尋他不見。」

仁宗如馬前課所言,見趙旭得玉扇

二人還了茶錢,正欲起身,只見茶博士指道:「幾那趙秀才來了!」苗太監道:「在哪裏?」茶博士指街上:「穿破藍衫的來者便是。」苗太監教請他來。

茶博士出街樓道:「趙秀才,我茶肆中有二位官人等著你,教我尋你,兩次不見。」趙旭慌忙走入茶坊,相見禮畢,坐於苗太監肩下,一人喫茶。問道:「壁上文詞,可是秀才所作?」趙旭答道:「學生不才,信口胡謅,甚是笑話。」仁宗問:「秀才是成都人,卻緣何在此?」趙旭答道:「因命薄下第,羞歸故里。」正說之司,趙旭於袖中撈摸。苗太監道:「秀才袖中有何物?」趙旭不答,即時袖中取出,乃是月樣玉柄白梨扇子。

苗太監道:「此扇從何而得?」趙旭答道:「學生從樊樓下走過,不知樓上何人墜下此扇,偶然​​插於學生破藍衫袖上,就去王丞相家作松詩,起筆因書於扇上。」

苗太監道:「此扇乃是此位大官人的,因飲酒墜於樓下。」趙旭道:「既是大官人的,即當奉還。」仁宗皇帝大喜!又問:「秀才,上科為何不第?」趙旭答言:「學生一場文字懼成,不想聖天子御覽,看得一字差寫,因此不第,流落在此。」

仁宗曰:「此是今上不明。」趙旭答曰:「今上至明。」仁宗曰:「何字差寫?」趙旭曰:「是『唯』字。學生寫為『厶』旁,天子高明,說是『口』旁。學生奏說:『皆可通用』。今上御書八字:『簞單、去吉、吳矣、呂台。』卿言通用,與朕拆來。學生無言抵對,因此黜落,至今淹滯,此乃學生考究不精,自取其咎,非聖天子之過也。」

《馬前課》是古代最靈驗簡單的算卦手段,深受人們的喜愛。相對來講,也是比較普及的算卦方法。這也就使其能夠不被改變的流傳下來。而它的預言功能或許才是它的精華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