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馮曉梅失去了丈夫、妹妹和父親三位至親,兒子博如失去了爸爸,小外甥天行沒有了媽媽,老母親失去了老伴,三個破碎的家合成一家,四人相依為命。

曾經快樂幸福的 知識份子修煉之家

天行和爸爸王曉峰。王曉峰在中共610黑名單上多年,妻子馮曉敏被迫害致死後,無法撫養幼兒。(明慧網圖片)
天行和爸爸王曉峰。王曉峰在中共610黑名單上多年,妻子馮曉敏被迫害致死後,無法撫養幼兒。(明慧網圖片)

馮曉梅和丈夫王宏斌,1987年畢業於長春郵電學院電信工程系,同時分配到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同為廠裏重要的技術骨幹。婚後他們有了兒子王博如,夫妻倆感情篤深。

馮曉梅出生在東北農村,是家裏的長女,在單位任副總工程師,工作突出,深得領導信任。丈夫王宏斌為人忠厚,性格謙和,在單位工作10幾年,從沒和任何人發生過摩擦,品行有口皆碑。他勤於鑽研,工作努力,曾多次被評為廠、局裏的優秀大學生,事蹟被收錄在《廠志》中。

天行的媽媽馮曉敏2004年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
天行的媽媽馮曉敏2004年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

王宏斌身體不太好,常年服藥。當時正值氣功熱,單位工會組織職工練,他也去參加。1994年3月,王宏斌開始修煉法輪功。每天早晨,他到公園門口煉功鍛鍊身體,隨後一天都神清氣爽,頭腦清醒,工作效率高。他非常認同法輪功「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在日常生活中實修心性。廠裏分福利房時,他主動將機會讓給了困難的老職工。修煉後不久,王宏斌的身體徹底康復。

小天行1歲多,媽媽就含冤離世,由姨媽撫養
小天行1歲多,媽媽就含冤離世,由姨媽撫養

看到丈夫的身心變化,馮曉梅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夫妻志同道合,身體健康,生活充實。那時,他們的兒子博如還很小,聰明活潑,充滿活力。

馮曉梅的妹妹馮曉敏,畢業於黑龍江齊齊哈爾師範大學,分配到石家莊市國棉六廠。她於1996年走進法輪功修煉行列。後來,結識了畢業於重慶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的法輪功學員王曉峰,兩個人相愛結婚。他們每天早上一起煉功,然後精神飽滿去上班,晚上一起看書學法,氣氛和諧、靜謐。兩個人共同孝敬父母,周末或者回老家陪伴老人,或約姐姐一家出遊。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青年知識份子之家,青年一代都有著大學的學歷,受過系統的現代高等教育,是各自環境中的骨幹和佼佼者,他們的日子那時一直是安詳而美好的。

然而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完全改變了他們的生活,讓他們一大家人家破人亡,從此陷入了無邊的苦難,他們的遭遇讓文明社會的人簡直難以想像。

7.20 夫妻突遭綁架

7月19日是博如的生日。1999年7月19日,像往年一樣,王宏斌買了生日蛋糕,馮曉梅做了豐盛的晚飯,曉敏、曉峰夫妻倆買了桃子,還有一個大西瓜。然後是生日蠟燭、生日歌,還拍了照片,一家人都非常高興。

然而博如一覺醒來,就是7月20日早晨,一切變得面目皆非。家裏一片狼藉,爸爸王宏斌、媽媽馮曉梅被20多個不明身分的人強行抓走了,家裏只剩下呆呆發愣、剛滿10歲的博如,還有沒吃完的生日蛋糕。

這一天,正是中共正式公開全面迫害法輪功的黑暗日子。

王宏斌被祕密關押在石崗大街派出所50 多天,和犯人關在一起。馮曉梅被關在趙陵鋪派出所的小號裏4天3夜,小號裏密不透風,四面是牆,當時正是盛夏,天氣很熱,她渾身是汗,頭髮、衣服一團糟。第四天,單位領導費盡周折把她保出來,但又被轉關在一家賓館,專案組警察不停地非法審訊。

1999年9月底,50多天的噩夢終於結束,馮曉梅、王宏斌回家後小心度日,可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經常打電話騷擾。後來,單位領導在壓力之下,逼他們停職、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每月只發給300元的生活費,馮曉梅、王宏斌只好辭職。

2000年7月19日晚上11點多,東大街派出所指導員突然帶人來抄家,強行將馮曉梅抓走了,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馮曉梅問:「在家好好的,擾亂誰了?」警察回答:「只要煉法輪功就是這個罪名。」

警察到家裏抓人、抄家成了家常便飯。那時,小博如反覆背誦農村老家親戚的電話,以便哪天父母突然被抓了,自己好有個著落。晚上睡覺一有聲音,小博如就驚醒了,不敢入睡,總是用手使勁抓住媽媽的胳膊才能睡著。

上背銬 吊銬3天3夜 長期不讓睡覺 王宏斌遭酷刑迫害離世

2000 年12 月5 日,石家莊市公安局610馬文生一夥十幾個便衣闖到王宏斌家中,再次將他綁架,這次他被非法勞教三年。據公安內部消息,610 馬文生一夥得到中共五萬元的賞錢。

王宏斌在勞教所期間遭受過種種的精神和肉體迫害。長期不讓睡覺。有一次他熬不住睡著了,竟然被獄警指示犯人用打火機將指甲連根燒掉。

還有一次,王宏斌被獄警單手吊銬在窗戶的鐵柵欄上,雙腳離地。3天3夜不讓下來,旁邊有獄警指使的犯人拿棍子看守,只要腳一挨著牆,就被敲打腳踝。因為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會得到獄警的加分減刑。2002年11月份,王宏斌被石家莊市勞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勞教所為推卸責任,才讓家屬把他接回家。

2003年10月9日,王宏斌含冤去世,年僅39歲。幾位熟悉的昔日同事知道後默默地流淚,那位接受讓房的老職工在一次會餐中提起王宏斌還痛哭過。

馮曉敏遭警察行刑逼供被看守所惡人連打幾10個耳光 34歲含冤離世

馮曉梅和王宏斌遭迫害期間,馮曉敏一邊擔起照顧小外甥博如的責任,一邊為姐姐、姐夫申訴奔走。

2001年5月1日,馮曉敏僅僅因為攜帶「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就被石家莊市東華路派出所史姓指導員和警察方志勇用刑逼供,然後送到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位文弱的女子被惡人連續打幾10個耳光,差點休克。為了抵制迫害,她絕食絕水20多天。

後來,馮曉敏和丈夫王曉峰一起流離失所。夫婦倆都在石家莊市公安局610的「黑名單」上,成了「追捕」對象。

2002年7月31日,馮曉敏生下了兒子王天行。當時警察以查戶口為名,到處綁架流離失所的學員。為了避免同時被中共警察綁架,夫妻分開居住,由馮曉敏一人帶著嬰兒,她的精神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狀態,身心遭受很大傷害。

2004年5月26日,神志不清的馮曉敏被一位好心人送到姐姐家。家人趕緊送她到醫院急救。

當時馮曉敏被確診化膿性腦炎,抽出來的腦積液都是淡黃色的。醫生懷疑腦部曾受過襲擊,家人也懷疑馮曉敏曾受過警察毒打。家人見到她時,她已經不認識身邊人,偶爾清楚一下,卻把誰都當成警察,嘴裏還在喊著不許警察過來迫害她。

2004年6月1日,馮曉敏含冤去世時,年僅34歲,撇下了當時只有1歲零10個月的兒子小天行,由姐姐馮曉梅收養。因為孩子的爸爸王曉峰還在610的追捕「黑名單」上,沒有辦法撫養幼兒。

老父親不堪打擊病故

馮曉梅的父親是退休教師,經歷過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家裏「成份高」,總是被鬥爭對象,對共產黨的殘暴、狡詐非常害怕。迫害之前,老人為鍛鍊身體是學過兩個月法輪功,而且他的氣管炎也確實好了。但迫害發生後,警察找麻煩,他害怕不敢煉了。

大女婿被迫害致死,現在小女兒又去世,給他造成很大的打擊,老人總覺得女婿王曉峰早晚得被抓,常常一個人偷偷流淚。2005年3月1日,老人在抑鬱、憤懣和驚恐中離世,給一家人的生活又抹上了一道重重的陰影。

撐起支離破碎的家

馮曉梅一家、妹妹馮曉敏一家及父母一家原本三個幸福的家庭,在這場迫害中,剩下失去丈夫、妹妹和父親的馮曉梅,失去老伴和女兒的李淑琴、13歲時失去爸爸的王博如,以及1歲多剛斷奶時就失去媽媽的王天行,4人相依為命。

馮曉梅後來在一家外企任總工程師,工作兢兢業業頗有建樹,由於為人廉潔自律,從不計較個人得失,深得老闆和員工的一致好評。

馮曉梅說:「不到一年半時間接連失去了3位親人,苦難中,因為我有信仰心中充滿陽光,才能度過那段失去親人的黑暗,並獨自挑起生活的重擔。我努力的打工賺錢,維持給兩個孩子衣食無憂的生活;同時當好嚴父和慈母,教育兩個孩子正常的健康成長;也使操勞一生的老母親安享晚年。」

可是馮曉梅,這個家裏的支柱,2009年5月再次被中共非法勞教。19個月後,當她回到家時,身體已經極度虛弱,連基本家務都做不了,「看著家裏老的老,小的小,生活沒著落,備感淒涼!」

馮曉梅被非法勞教期間,從農村來的70歲老母親帶著兩個外孫,生活陷入絕境。老母親憂心如焚,一夜之間掉光了所有的頭髮,不滿20歲的王博如只好輟學到工地打工,小外甥王天行差點被送進孤兒院,原來單位的一些員工聽說後自發地為她捐款送到家裏。

她的妹夫王曉峰被迫流離失所多年,2015年4月16日被非法判刑3年。

向中國法院控告江澤民

2015年中國最高法院出台「有案必立」的新規定後,半年之內大約有20萬法輪功學員真名實姓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馮曉梅就是其中一位。

(明慧網)
(明慧網)

馮曉梅在控告書中,請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依法追究江澤民違犯國際法所犯下的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追究江澤民違法中國憲法和刑法所犯下的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故意殺人罪、濫用法律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誹謗罪等罪;並釋放被非法判刑的親人王曉峰,讓被拆散的父子團聚;賠償給馮曉梅一家造成的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粗略計算各類直接間接的損失費不低於5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