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人權活動人士張寶成案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中止審理,理由為「發生不可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較長時間內無法繼續審理」。張寶成妻子劉玨帆表示,中國現在沒有法律,她能做的只有不停地呼籲。

張寶成無端被抓法院中止審理

2019年5月27日,張寶成在北京無故被以「涉槍罪」抓捕,同年12月30日被起訴。起訴書稱:「張寶成通過互聯網發佈抹黑中國國家領導人、反黨反政府、分裂國家、破壞民族團結、辱罵司法機關、損害中國國家形象等共計2,000餘條信息,建議以尋釁滋事罪,宣揚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罪追究張寶成刑事責任,從重處罰。」

大陸維權律師李明說:「張寶成被控尋釁滋事、涉嫌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這是非常搞笑的一個事,中國大陸目前政治體制的生活以及法治運作的相關的內容已經到了一種癲狂的這麼一種狀態。」

劉玨帆告訴記者,法院在電話通知律師,張寶成案中止審理,給出的理由是受疫情影響,但她推測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他們本身對這種政治犯的案子也是這麼一拖再拖,拖不下去了才會走下一個法律流程。」她說,「再一個我覺得有一些經辦人,他們有時候自己也會有所顧忌吧,也想一想:我要判了,我現在的上司是張三,萬一他這兩天倒台了,李四上來是不是要收拾我。所以以疫情危機(為由)能拖就拖,拖下去哪個領導都不會說他。」

至於到底會中止多長時間,劉玨帆認為「只要疫情沒有徹底過去他就有藉口」。前段時間,中共官媒一直宣傳中國疫情過去了,各行業復工復產,但是律師申請會見仍不被允許。她擔心即使疫情真的過去了,案件是否能及時恢復審理還是個問題。

自從年初疫情爆發以來,律師已經6個月無法會見張寶成。

6月25日端午節,劉玨帆發推文說,「寶成,我覺得我們愧對你啊。你在高牆內、你陷鐵圍下,失去了最寶貴的自由,而我,卻不能為你做甚麼。」

劉玨帆表示,中國壓根就沒有法律,律師再盡力也不一定有用,還可能遭到當局打擊報復。她現在只有不停地呼籲,同時幫助更多受中共迫害的中國人。「共產黨快點倒,我的丈夫才能早一點出來,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張寶成很有正義感骨子裏就反共

劉玨帆說,張寶成是一個很有正義感、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去年被抓沒多久,他就因給同室監友維權而被關禁閉一個月。

「他不會考慮會受到甚麼懲罰,只要是能幫上他絕對幫,他在裏頭不會屈服於牢頭獄霸,不會屈服於獄警,不會屈從於酷刑。」劉玨帆說,「有得苦頭吃呢。」

劉玨帆說,「作為我們家來說,我們自己沒有任何訴求。包括那時候倡導教育平權,他們一起去教育部請願,被抓回到屬地派出所以後,派出所的人說:你(張寶成)陪人家胡鬧甚麼?你北京戶口,你孩子有學上,又不牽扯上不了學的事,你跟他們鬧甚麼鬧?」

「其實這就是共產黨的策略,讓大家四分五裂,誰都不管誰,我孩子有學上我不管你們,都是這樣的,一盤散沙。張寶成當時就說:那不行,我孩子有學上,那麼多孩子沒學上呢,必須所有孩子都有公平受教育的權利才行。」

劉玨帆說,張寶成從骨子裏就是反共。在他很小的時候,祖父母被中共劃成富農遣返河北老家。「他就覺得奶奶爺爺那麼好,你們都不讓他們待在北京,讓他們回到農村去,到那兒也沒人照顧他們,他那時候就開始恨共產黨。」

1978年上山下鄉時,張寶成真正開始起身反抗。當時每天晚上都有大喇叭宣傳洗腦內容,張寶成就弄來一個干擾器之類的東西干擾播放。他隨後遭人告密,被以「破壞毛澤東思想傳播」判處三年勞教,那時他剛滿18歲。後來,他參加茉莉花運動、推動教育平權、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聲援人權律師團、抗議709大抓捕等等,希望中國能建立公平、公開、公正的社會民主制度。

張寶成曾經已到美國,但他說和自己一起坐牢的生死兄弟都在大陸,中國人也還受中共奴役,所以他又回到大陸。

劉玨帆說,中國現在每年的群體事件有幾十萬宗,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中華民族的劫難。張寶成就是來反共的,「只要是反共的事他都做」,「轉貼也好,幫助訪民也好,幫助別的政治犯也好,張寶成非常熱心,誰他都願意幫。」

「他心裏有他的目標,有他的遠大理想。」劉玨帆說,「我覺得男人要有正事要有血性,這樣的人才值得愛,我愛的就是這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