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2020年)到英國拜訪老友,遇其84歲老母——王媽媽。老人慈眉善目,但精神欠佳。細問起來,得知失眠20餘年,入睡困難,凌晨3時前易醒,難再入睡。中午小息一下,也是半睡半醒,似睡非睡,不能好好休息而困擾多年。去看西醫,「吃安眠藥吧。」醫生一邊開著處方一邊說,「儘量別吃,易患老年癡呆。」有點恐怖吧!沒有別的辦法嗎?

入夜而眠,是很自然的。但對不少人,是一份奢侈。人能入睡、醒來是個甚麼生理機制?觀天地之氣,當夜幕降臨,太陽沉入大地、山邊,天氣漸冷,萬物潛憩。當旭日東昇,萬物甦醒,生機勃勃。人立於天地之間,與天地之氣相通,故晝寤夜寐。 《黃帝內經‧靈樞‧大惑論》雲:「夫衛氣者(人之陽氣),晝日常行於陽(人之體表),夜行於陰(體內、五臟六腑之間),故陽氣盡則臥,陰氣盡則寤。 」

《黃帝內經‧靈樞‧邪客》雲:「今厥氣客於五臟六腑,則衛氣獨衛其外,行於陽,不得入於陰。行於陽則陽氣盛,陽氣盛則陽蹺滿,不得入於陰,陰虛,故目不瞑。」意思是衛陽獨行於外,不得入於陰,陰陽不和,似太陽不落山,月亮不升起,如何能睡眠。你說陽入陰則寐,我也看不到啊!觀察一下,你穿同樣的衣服,醒著時,即使躺著看書,也不會覺得冷。可是如果睡著了,不蓋上點甚麼,就會著涼,感冒,為甚麼?你醒時,衛陽在體表,「溫分肉,充皮膚,肥腠理,司開闔」。體表的衛陽進入體內,你就入睡了,同時你也少了一保溫層。這屬生活常識吧。中醫就是這麼美,她在我們的衣食住行裏,又在繽紛的大自然中。

回到王媽媽失眠的問題。問其如何發生的,原來退休後事少,兒女多孝順,從不讓她操心家事,平日多清閒,漸漸入睡困難。這是問題之一,老年人少於運動、適當的勞累,氣血運行變差。告知老年朋友,適當的運動、操勞,晚上則多眠安。

王媽媽的另一問題是口乾舌燥,入夜尤甚,有時口乾致舌頭僵硬,入夜床前必備熱水一杯、涼水一杯。平日喜飲溫熱水。查其舌象,舌紅無苔,中醫說的鏡面舌,舌面有細小裂紋。我說:王媽媽,您是陰虛液少。沒想她馬上回答:六味地黃丸吃了,沒用。三七、西洋參也吃了,沒效果。王媽媽還懂一些養生之道。辨證論治,她有陰虛的問題,為甚麼吃六味地黃丸無效?

再問下去,大便一或兩天一次,質偏乾,若兩天一次,大便成顆粒狀。陽明腑有熱,暗耗津液。王媽媽還容易尿道感染,症狀為尿頻、尿痛,小便色深,多次看西醫治療。稍喝水少則小便黃。三焦膀胱氣化不利,水道不通。易感冒,第一症狀是全身發冷,跟著頭痛、咽喉痛,吃感冒清熱劑有效。平日多怕冷,喜熱飲,陽虛。吃的清淡,喜吃海鮮,食量適中,沒有肌餓感。右膝、胯關節痛,上樓梯困難。脈細,左脈弱於右脈,尺脈有根。左脈主血,右脈主氣。諸多問題,哪個是主要矛盾?

綜上所述,王媽媽是陰陽兩虛,以陰虛為主,虛不受補。怎麼看這個虛不受補,有人認為是問題的結症,也有人認為是問題的無解。為甚麼不再問一句「不受在哪裏?」是脾胃虛弱,不能受納、運化?還是氣、血、津、液受阻,道路不通?還是其它原因?上面提到王媽媽易尿道感染,尿頻、尿痛,小便色深,頻繁發作,多次看西醫治療。中醫看就是三焦膀胱氣化不利,水道不通。

三焦為六腑之一,與人體氣道、水道密切相關。

水道——《皇帝內經‧素問‧靈蘭秘典論》曰:「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皇帝內經‧靈樞‧本輸》曰:「三焦者,決瀆之腑也,水道出焉,屬膀胱,是孤之腑也。」

氣道——《難經》雲:「三焦者,原氣之別使也,主通行三氣,經歷於五藏六腑。」

一旦氣道、水道發生病變可出現渴、不欲飲、噁心、癃閉與尿崩、大便乾結或稀溏、失眠,嚴重者傷及臟器。王媽媽有上述諸多症狀,且清陽不升,濁陰不降,氣道、水道均被障礙,自然是難於進補。無論是扶正還是驅邪,前提是道路要通暢。(接下期)◇

【注】請讀者不要擅自抄用上面的藥方,有病請諮詢專業醫師。

【參考】呂英教授《中氣與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