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香港主權移交日前夕,強推「港版國安法」,又首度禁止「七一」遊行,然而高壓震懾仍然無阻港人抗爭決心。大批市民自發由中午起,整日在銅鑼灣一帶聚集。高舉標語、旗幟並叫口號,在天后、炮台山及灣仔等區遊走。防暴警察在整個香港島嚴密佈防,先強行拆毀民主派人士合法申請的籌款站,並拘捕多名立法會議員,又不斷對記者、市民施放胡椒噴劑、胡椒球彈。甚至以水炮車發射混入催淚水劑的化學物,更被電視台拍攝到曾對1名攝影師的頭部位置發射水炮,將其射至彈飛數米。更首次動用「國安法」拘捕至少 7 人。據網絡媒體「TVE新壹電視」民間團隊不完全統計,截至傍晚6時,全日在香港島參與抗爭活動人數約為 38 萬人。

自中午起,大批市民陸續自發前往銅鑼灣東角道附近一帶,希望藉著和平遊行表達對「國安法」的不滿。現場亦有不少民主派人士設街站籌款,當中民主黨更在半年前已取得籌款牌,可於五至七月進行獎券籌款活動。然而警方手執多條「公安條例」,在疫情減退下仍配以「限聚令」,再加上「國安法」全方位打壓下,根本無視港人言論自由。更首次公開展示「紫旗」,指在場市民有機會干犯「國安法」,並且一如既往多次以橙色膠帶設下封鎖線,包圍市民以做拘捕。當中,本報記者曾一度遭封鎖在內,而富商劉公子、立法會議員陳志全等亦被捕。

及至下午,開始陸續傳出消息,警方首次動用「國安法」以拘捕市民。警方證實,1名男子被蒐出一塊印上「香港獨立」標語的旗幟,而該男子以白筆在旗幟上寫上了「不要」字樣,形成「不要香港獨立」。惟警方仍表示根據指引,無論明示或暗示都可能構成犯罪行為,於是將他拘捕。

其後,另一正駕駛電單車男子,疑因車上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遭防暴警察衝到馬路上截停。據香港電台節目主持曾志豪直播片段看到,司機懷疑收掣不及撞向防暴警員,而自己亦滑倒地上,其餘警員旋即湧上將他壓制拘捕。警方指他涉嫌瘋狂駕駛及違反」國安法」。

警方又於網上展示另一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捕人士的證物,為廿張手掌般大小貼紙,當中印有「良知」、「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 5:24)」、「香港人終要接管香港,這是一份承諾,也是一個不可動搖的命運」、「堅持五大訴求,反抗國安惡法」、網上廣泛流傳1名身穿軍服,頭戴冠狀病毒的不明人士圖像等。

警方在下午多次出動水炮車,發射混有催淚水劑的化學物以作驅趕。不過現場所見,水炮車屢屢向著穿反光衣的記者發射。又透過廣播指「穿著反光背心的人,你們沒有特權!」,有電視台畫面更拍攝到1名網媒攝影記者正在灣仔採訪,並對準相機鏡頭時,突然遭水炮直接射向其頭部,衝擊力大,致其彈飛數米之遠,由義務急救員抬走,並需送院檢查。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再次強烈譴責警方以武力攻擊和襲擊記者,重申記協已經多次公開譴責類似行為,然而警方未有收斂,記協對此表示極度憤怒。

下午4時左右,大量市民在銅鑼灣高士威道聚集,有人舉起雨傘形成「傘陣」抵擋。據網上片段所看到,防暴警員推進期間,1名警員未知為何獨自衝入人群,並推倒一男子嘗試制服。其他在場市民疑因不滿與該警員拉扯,希望合力拉走被制服的男子。過程期間,該名警員疑似被一把利器所刺傷,左肩大量鮮血流出。警方表示嚴厲譴責該等行為,又不點名批評率先報道該事件的網媒「加山傳播」,指其顛倒是非,必須稱呼該持刀人士為「暴徒」、「罪犯」而非「市民」。本報表示在法庭做出裁決前,不會就此人士做一定義。

 有市民在雨傘上繪畫,表達訴求。(文瀚林/大紀元)
有市民在雨傘上繪畫,表達訴求。(文瀚林/大紀元)

傍晚時份,大批防暴警員、速龍小隊突然在時代廣場做推進。又拉起封鎖線,指廣場附近一帶為「犯罪現場」,並且拘捕多人,包括沙田區議員李志宏、趙柱幫等。而從《蘋果日報》的照片中,看到警方在制服1名女子時,以單膝壓在其臀部位置,更以手扯起其上衣,致使該名女子露出腰部,甚至內衣。

在晚上七時半左右,網媒《FMHK》報道,灣仔明豐大廈一名身穿黑衣男子疑因逃避未知人士追趕,因而失足由高處跌落簷蓬上。消防到場救出黑衣男子,將其送上救護車後離開。據現場警察指將會拘捕該名男子,未知拘捕原因。

警方表示,截至晚上8時,全日拘捕逾 300 人。當中9人,包括5男4女,被指涉違反「港區國安法」,其餘被捕人士分別涉嫌非法集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瘋狂駕駛及有攻擊性武器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