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趕在七一前生效,在缺乏正常立法程序,條文細節未公開諮詢前秘密制定,對法例條文的理解和執行一片混亂。不同公眾人物對同一問題都有不同的解讀。例如,抗爭者常叫的口號「光復香港」在國安法生效後是否違法,人大常委譚耀宗認為字眼有問題,應避免使用,而律政司長鄭若驊則認為不可單一看口號而定是否犯罪,要整體看犯罪意圖是否成立。有評論指,國安立法,將香港重要的基石「法治」打破,變成了「人治」;香港現可說是幾近癱瘓狀態,國際社會如何回應還未盡知,中共確是攬炒成功!

譚耀宗今日(7月2日)早上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被問到抗爭者經常叫喊的「光復香港」口號是否違反「港版國安法」時,他回答說該口號有問題;「日本投降才叫光復」,因此「光復」字眼含不正面的意思,應儘量避免使用。

不過,在早前一天(7月1日)鄭若驊就港版「國安法」刊憲生效見媒體時,同樣被問到若有市民叫「光復香港」口號,會否已違反國安法時,鄭若驊則回答說,不能單看口號來定罪,要整體看犯罪意圖是否成立;叫喊口號時在客觀上是否構成顛覆政權,也要看證據。

時事評論員晨鐘說,港版「國安法」的立法程序和之後向公眾的交代,完全缺乏「法治」概念和應有的專業。立法不止破壞香港的「法治」基石,香港作為國際都會在一夜之間變成國際社會謹慎戒備的危險地;如,加拿大政府隨即更新旅遊警示,指港版「國安法」已生效,警告加國在港國民,被任意拘捕及引渡到大陸的風險增加。

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隨即在記者會上回應說,港版「國安法」第38條稱該法適用於非香港居民在香港境外所犯罪行,依此條款該法律覆蓋的「很可能包括美國人」,「這是讓所有國家感到髮指和被冒犯的內容」,「中共的野蠻行徑也在影響世界其它地區。」

晨鐘說,中共視法律為鎮壓工具,在中共管之下,法例不是用來執行以收到維持社會秩序、監管權力之效,而是通過不執行或選擇性執行來鎮壓異見者,這也是大紀元社評《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講述的中共邪術之一「邪變法律」的伎倆。【註一】

最後晨鐘表示:「中共這次攬炒成功,徹底破壞了香港文明社會的機制。而香港『法治』的死亡,是否意味著火鳳凰的『重生』即將到來?」


【註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3):毀人36計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第十七計】邪變法律:神的誡命是法律的來源,道德是法律的不變基礎。在重新定義了「道德」、「自由」等概念之後,魔鬼又進一步操控法律的制定權和解釋權。在東方共產國家魔鬼制定惡法,並隨意解釋法律;在西方民主國家裡,以滲透的方式任意解釋法律,以修改法律的方式重新界定人的行為,取消道德規定的善惡,用法律規定善惡;用法律來保護惡(如殺人、通姦、同性戀)、打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