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和華裔富商郭文貴在政論節目戰情室(War Room)中討論時表示,《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和法輪功學員堅持揭露中共、報道事實真相,卻被一些接受中共重金收買的西方主流媒體攻擊,那些媒體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時卻不去問責中共,美國人民應該對此驚醒。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的遊行隊伍。(余鋼/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的遊行隊伍。(余鋼/大紀元)

華裔富商郭文貴6月29日在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的政論節目戰情室(War Room)訪談中表示,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堅持揭露中共、報道事實真相,卻被一些接受中共重金收買的西方主流媒體攻擊。(影片截圖)
華裔富商郭文貴6月29日在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的政論節目戰情室(War Room)訪談中表示,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堅持揭露中共、報道事實真相,卻被一些接受中共重金收買的西方主流媒體攻擊。(影片截圖)

中共重金收買西方媒體 攪渾視聽

班農首先表示,當有關中共病毒的事實證據被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和郭媒體披露後,西方一些主流媒體卻沒有去追責中共,是導致中共病毒在全球傳播的原因之一。

他說:「美國人不明白的是,為何當Gnews、Gtv、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曝光大量有關中共病毒的證據後,美國和歐洲的媒體卻沒有向中共討問?」

郭文貴指中共大量投資西方媒體,已把媒體變成替中共遮掩惡行的工具。他說:「所有這些媒體平台的背後都有中共的重金收買。中共的一貫做法就是攪渾水,它不想讓人了解事實真相,因而它要把西方媒體先攪渾。」

美國司法部於6月10公布的一份登記文件揭示,中共通過其海外英文喉舌《中國日報》,以支付廣告費和印刷費的形式,從2016年11月至2020年4月,向美國數十個主流媒體以及社交媒體共投入了1900萬美元。其中《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是中共的重點投資目標,《中國日報》給這兩家媒體的廣告費分別是460萬和600萬美元。

司法部的文件還記錄了《紐約時報》和《外交政策》分別收到了5萬美元和24萬美元。針對美國政商主流讀者發行的《外交政策》屬於《華盛頓郵報》媒體集團,後改名為格雷厄姆控股公司(Graham Holdings Company)。格雷厄姆控股公司的控股股東和董事會主席是原美國之音台長阿曼達的丈夫唐納德·格雷厄姆(Donald . Graham),格雷厄姆的公司主要收入是依靠旗下的凱普蘭教育公司,該公司在中國與中信集團下屬企業及其它等多家公司合資合作。

中共支付這些廣告費是把《中國日報》發行的副刊《中國觀察》(China Watch)以夾頁的形式插入上述報紙中,通過這種方式向美國讀者灌輸中共的意識形態和進行「正面宣導」。

今年2月,美國國務院將五家駐美的中共官媒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和《人民日報》海外版定性質為「外國使團」,要求它們像外國使館一樣向國務院登記在美雇員和財產等信息。

司法部公開的登記文件中還披露出《中國日報》支付給在美國多個重要州發行的報紙印刷費多達700萬美元。這些報紙包括《洛杉磯時報》、《西雅圖時報》、《亞特蘭大憲法報》、《芝加哥論壇報》、《休斯頓紀事報》和《波頓環球報》,其中給《洛杉磯時報》支付的印刷服務費超過65萬美元。

法輪功學員講出真相令中共害怕

班農表示西方媒體對中共的罪責視而不見,反而攻擊大紀元、新唐人和Gtv、Gnews這些講出事實真相的媒體,而現在西方民眾需要認識到,他們看的媒體在替中共說話。他說:「現在是時候了,美國人民該覺醒了,歐洲人民該覺醒了,英國人民該覺醒了,他們的媒體已經成了中國大外宣的幫手。」

郭文貴認為西方媒體詆毀法輪功學員,是因為他們是唯一敢於講出真相的人。他說:「他們是唯一努力向西方世界講出真相的人,但西方媒體,它們懼怕法輪功,它們想詆毀法輪功,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的媒體講出了真相,這是它們懼怕的原因。」

《大紀元時報》英文版今年4月份出版的一份特刊,專門報導中共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爆發的掩蓋,導致該病毒在全球大流行。該特刊包括一個時間表,顯示中共政府如何隱瞞有關疫情,以及打壓疫情舉報者的信息,也涵蓋了中共政權傳播虛假信息等內容。

資料來源:英文大紀元
資料來源:英文大紀元

特刊在加拿大發行不久,加拿大國家廣播電台(CBC)通過刊登文章和YouTube視頻節目,指責《大紀元時報》的特刊引起一些加拿大人的反感,認為是搞「種族歧視」和「煽動仇恨」。CBC先後四次改變了文章的題目,然而其所謂的加拿大人的反饋卻是基於對個別人的採訪。

不過CBC的文章招致了其自己讀者的反感,在攻擊大紀元特刊的文章後的3,000多條評論中,絕大部分反對CBC的報導。

時事評論員盛雪說,她深信CBC這次的行為,不是某些記者或編輯的偶然行為,「是有人經過縝密思考後的決定」。

唯有大紀元堅守在面臨生死的前線

郭文貴在和班農的對話中提到去年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時,略顯激動。他大聲表示,香港大紀元記者在反送中運動中面臨生死威脅,堅持24小時報導,並且因為《大紀元時報》敢於報導真相,讓中共害怕。

他說:「你看香港反送中運動,只有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報導真相,而且是24小時報導。儘管他們在香港大街上每分鐘都面臨死亡的威脅,但是他們仍然繼續和香港的學生們孩子們戰鬥在一起。」

他接著表示香港大紀元把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及時客觀地傳播給了世界。他說:「他們沒有談論宗教,沒有談論政治,只是報導真相,直播在香港發生的一切。」

去年反送中期間,大紀元新唐人記者在前線採訪多次遭催淚彈襲擊,仍不畏艱險,堅持報道第一線真相給讀者。(宋碧龍/大紀元)
去年反送中期間,大紀元新唐人記者在前線採訪多次遭催淚彈襲擊,仍不畏艱險,堅持報道第一線真相給讀者。(宋碧龍/大紀元)

郭文貴繼而歷數幾家全球大媒體在香港的危險關頭卻不見蹤影,他說:「請問《紐約時報》哪去了,《金融時報》哪去了,BBC哪去了,CNN哪去了。只有大紀元的記者在那裏,就連我們爆料革命都做不了那樣的報道,因為太危險了。」

在長達6個月的反送中抗議運動中,香港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前線記者多次被警察的催淚彈、胡椒噴霧擊中。今年6月12日晚間,大紀元記者在觀塘報導「6·12」反送中抗爭一周年的活動中,突然遭到一名白衣男子持刀襲擊,被現場的一位勇敢的市民出手救出,導致該市民的手被割傷送醫院救治。

 2020年6月12日晚間9時行刺大紀元記者的持刀白衫男子,此人為親共民建聯前社區幹事鄺星宇。(Jerry/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晚間9時行刺大紀元記者的持刀白衫男子,此人為親共民建聯前社區幹事鄺星宇。(Jerry/大紀元)

2019年11月19日凌晨,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遭中共僱凶縱火,導致部份印刷設備與當日報紙嚴重受損。現場的攝像機完整地記錄了四個凶犯身著黑衣,手持警用伸縮棍子,他們在短時間內一邊威脅現場的工人,一邊把準備好的汽油在工廠中潑灑後引燃,在火勢猛烈竄燒之後,這四人迅速逃走。

 2019年11月19日凌晨,中共僱4名兇徒衝入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縱火燒燬機器和報紙。(大紀元 影片截圖  )
2019年11月19日凌晨,中共僱4名兇徒衝入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縱火燒燬機器和報紙。(大紀元 影片截圖 )

自從香港大紀元2000年成立以來,中共曾多次僱兇破壞印刷《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和印刷設備。這次僱兇縱火引起了美國國會的重視,促成了美國參議院快速通過了當時處於膠著狀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今年6月10日,美國國務院發佈的「2019年全球宗教自由報告」中,特別列舉了這起中共縱火案例,報告說:「由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大紀元時報》香港版的印刷廠,遭到四名手持類似警棍的蒙面人縱火襲擊。」

郭文貴:不許任何人再責難法輪功

郭文貴在節目中提到有人曾經問他是否給法輪功提供資金,他責問對方為何要責難法輪功學員,而不去關注那些不報道中共隱瞞了病毒真相的人。

他說:「你們為甚麼要這樣責難法輪功,你們為甚麼不去問問中共給了《紐約時報》多少錢,給了CNN多少錢,給了《華爾街日報》多少錢。他們為甚麼不談論香港真相,不問中共病毒從哪裏來,不報道中國為何不讓世界調查。」

當天的戰情室節目介紹了大紀元媒體集團專欄節目【世事關心】最新製作的專題紀錄片【世紀之掩蓋】,該專題片系統地揭露中共隱瞞病毒的全過程。製作人蕭茗在戰情室的訪談中介紹,【世紀之掩蓋】播出10個小時就已超過50萬次收看。

郭文貴在節目的最後大聲表示:「不允許任何人責難蕭茗的節目,不允許任何人再責難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