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NBCLX電視台報道,該台記者經過為期九個月的調查,審查數千份《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文件,發現僅在過去五年內,就有五十多名前美國參眾兩院議員為外國利益集團工作。其中包括十多名利用自己的當選職位,為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中國(中共)等有爭議國家游說的工作。一些前國會議員甚至為他們當議員時的公開立場相矛盾的主張進行宣傳。

報道說,從華爾街到全美國,人們都能感受到他們的游說工作:這些前政客影響著外國產品如何輕易取代商店貨架上的美國商品;他們主張將數十億美國稅款送往國外;他們影響著美軍部署的重要決策,置美國軍人於危險之中。

前田納西國會議員扎克·萬普(Zach Wamp)說:「外國利益集團正試圖大肆干涉這個國家——在我們的選舉中,在我們的市場(營運)中,(而且)他們試圖讓我們互相對立——這是眾所周知的情報。」他現在是IssueOne的顧問。IssueOne是一個監督政治獻金的組織。萬普說:「如果他們試圖這樣做,而我們沒有清理法律來保護我們自己,以防那些曾經代表我們的人(出賣我們),這是我們自己的羞恥。」

中共是企圖影響美國政治的主要外國勢力之一。NBCLX報道舉例說,當來自中國的影片監控巨頭海康威視發現其在2018年因涉嫌侵犯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的人權而面臨制裁時,這家由中共控制的公司轉向了一個行之有效的避禍策略:它僱用了前國會議員。

根據2018年的FARA文件,海康威視僱用的人員中包括前參議員大衛·維特(David Vitter)和前眾議員丹尼·雷伯格(Denny Rehberg)。前維珍尼亞州國會議員布切(Rick Boucher)也在2018年披露了代表海康威視進行游說的情況,但由於他自2015年以來一直沒有填寫FARA披露文件,因此不清楚他的海康威視工作是從何時開始的。

對於維特來說,他承諾為海康威視辯護似乎與他在參議院時對宗教自由的立場相背離,當時他共同發起了一項2015年的措施,該措施要求任何美國貿易談判都要考慮一個國家是否迫害宗教少數群體。

當立法者變身為游說者在華盛頓工作了一年多後,海康威視最終避免了美國最嚴厲的制裁,其中包括禁止與任何美國機構進行交易,並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相反,海康威視受到了較輕的制裁,這很可能為這家中共公司節省了數億美元,遠高於前議員的游說公司報告從該公司獲得的約300萬美元。

維特也曾代表有爭議的俄羅斯客戶進行游說,他沒有回應NBCLX的多次置評請求。 然而,在2019年向《華盛頓郵報》發表的一份聲明中,他為自己與海康威視的合作進行了辯護,稱「因為它基於非常具體、有意義的商業實踐和公司治理的變化,以支持人權」。

布切和雷伯格都沒有回應NBCLX的置評請求,海康威視的代表也拒絕回答問題。

然而,海康威視並非唯一聘請美國前議員為中資控股實體辯護的公司,前參議員多爾(Robert J. Dole)和喬-利伯曼(Joe Lieberman)都曾主動披露自己與中國公司的關係,但還有其他一些知名的前政客從未提交FARA文件披露自己為外國利益集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