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凌晨1時至2時間,北京昌平流村鎮瓦窯村的普瑞斯堡、作家村、山作庭院、觀雲、俄羅斯風情園等多個區的業主、榮譽村民聯合起來共同維權,捍衛家園,他們分別在該村的兩個出口用私家車設置路障,村民們站在車前手拉手排起來圍起人牆,抵抗防暴警察的非法強拆。凌晨3時,中共防暴警察和黑衣保安近千人分批到達瓦窯村口。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現場村民王先生6月29日告訴記者,到天明時,村民已抵抗阻擋中共警察四次進攻,第五次被攻進。在村民與防暴警察對峙中,警察使用盾牌鋼叉、辣椒水、催淚彈,暴力對待抵抗強拆的村民。王先生說,他們的做法跟香港警察對待港民是一樣的。目前多人受傷,有十幾人被抓,其中有一位身患心臟病的70多歲的老教授,至今沒有音訊。

一女業主在抵抗防爆警察的進攻時,護目鏡和口罩被打掉,警察直接用辣椒水噴臉,暴力對她。從王先生提供的影片顯示,她躺在地上說:「他們(武警)拽著我的頭髮使勁往地上磕。所有的人(警察、黑保安)都踩著我的身體過去。」旁邊一位男士接著說,「他們甚麼都不說,上來就噴辣椒水。」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另一影片顯示,警察強行扭、拖一女士,多個警察拖、架一男士,並把他摔在地上,有人喊:「警察抓人了!警察殺人了!」

被警察野蠻拖走的老人說:「這是我的家,我們用心血、用多半生的勞動經營的家,如果要是拆掉的話,我們的餘生也就完了。所以,拆家就等於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生命就凝結在這個家裏面。」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知情人王先生也在現場,他告訴記者,「我們這裏,他們(中共)準備要強拆已經三、四年了,我們一直在恐慌中度過,今天(強拆)終於爆發在我們頭上。」

「凌晨1、2時,我們開始用自己的私家車堵路,血肉之軀都在車前。凌晨3時左右,他們先開上來120急救車,這是有震懾作用,就是表明(中共警察)他們不怕、不怕傷亡。接著警車、武警車,再是大批武警和黑保安源源不斷地過來。」王先生接著說。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王先生表示在北京疫情這麼嚴重的情況下,「他們先把大批的武警、黑衣保安運達到山下,疫情之下,動用大批武警、黑衣保安強拆,聚集這麼多人,從現在強拆這一點上看,我預測北京的疫情是一種政治操控。」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網絡視頻截圖)

「目前的情況是,他們武警又封鎖、設隔離卡口,不讓出也不讓進,今天很多業主被隔離在外。有的小區已經聽到拆房機器的轟鳴聲。」王先生補充說。

北京昌平流村鎮瓦窯村榮譽村民發出求救:「救救我們!別拆!這是我的家。」

知情人士王先生表示,他們小區在6月28日得到內部消息,中共武警將帶黑衣保安進入強拆。

窯村維權群組裏發出預警信,「一級響應!緊急!鄰居們:我們都是相信ZF(政府)才投資大量資金來瓦窯的,現在ZF不但不給咱們賠償,連談都不和咱們談就要把咱們的房子拆了!這是赤裸裸地搶奪咱們的財產!『是可忍,孰不可忍!』業委會綜合各方面的消息,確認近千名黑保安明天(周一)就動手來拆咱們可愛的家園。」

信的結尾表示,「我們要做非法強拆的吹哨人!永不屈服!」

「一級響應!緊急!鄰居們!」(網絡視頻截圖)
「一級響應!緊急!鄰居們!」(網絡視頻截圖)

王先生不無擔憂地對向記者表示:「現在我們整個瓦窯的進出口和主次路全面被警察封堵,進出查身份證。這絕不是在防控疫情。局勢對我們很不利。這樣的封鎖一旦開始動手,斷水斷電斷網,不但消息傳不出去,就連個增援都進不來。斷水斷電,吃的也將成為問題。」他呼籲更多的媒體關注他們的現狀。

據了解,北京昌平區瓦窯屬文化產業居住區,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他們使用村委會授權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小產權房」。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牽頭建設,由村、鎮上報到區得到區政府審批同意。但是現在北京郊區的這類建築都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遭到拆除。

北京昌平鎮政府暴力強拆的影片在網絡上曝光後,引來一片撻伐。

有網民說,「不愧是土匪治國,強拆人家房子,還派警力鎮壓。」「中共黑幫治國,害死草民了。必須消滅中共!!」「CCP就是最大的黑社會!中共就是這樣對自己的人民。」「又肺炎,又水災。現在拆人屋又無賠償援助。你叫小市民可以去哪裏落腳。」

中國問題專家唐靜遠在推特評論說:「這些『小產權房當時都是獲得區政府審批同意的,但現在官方一句違章建築就全數收回強拆⋯⋯大到國家之間領土主權條約,小到草民立錐之地的契約,中共從來都是欺騙當頭,其承諾不如廁紙。」@

 

視頻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