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北京的中共病毒疫情持續擴散,當地許多社區都進入封閉式管理。原中共海軍航空兵後勤技術部幹部紀卓圖的遺孀國儷坤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她在6月16日凌晨的經歷。

國儷坤因丈夫強拆致死案長年上訪。6月15日下午,她與其他軍嫂等十餘人到軍委巡視組所在地北京京海大廈上訪,但卻遭到保安暴力毆打,乃至昏迷。最後被帶到派出所關押三個小時後,晚上,她與另外3人駕私家車去醫院看病,16日凌晨兩三點鐘才往家趕。

「我因為各處找醫院,看完病都兩三點鐘了,好多路口都得繞,都給封鎖了。我今年七十歲,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的,特別震撼的一個場面,整個長安街,從公主墳開始,朝天安門方向的整個路都給封了,只留了公交車的那條線,其他的線都有大墩子(擋住)。」國儷坤說。

她說:「我們從307醫院開始這麼繞,我們那天晚上光繞著卡子(關卡)差不多(花了)一個多小時,圍著天安門方園的,到東合院正義路,正義路口是一輛掃馬路的清潔車擋著,在正義路前面靠近往北海,五四大街那邊那條路,從後邊過來,從景山那條路過來,凡遇卡子都不讓過,那邊整個封了,長安街對面。」

「我從來沒見過,我小時候天安門遊行綵排都沒那麼設過卡子,那個大墩子,臨時的,我都沒見過那個樣的,發光的,那大粗墩子全馬路上都是,跟打仗似的。六四的時候我見過,但是這次比六四的情景還嚴重,特可怕,還有武警、特警,還有車。」

她透露,每個關卡有兩輛警車,兩輛武警的車,以及特警的車,共有六輛車,然後還站著穿著閃光服的人,一個路口至少有6人,全副武裝,凡是路口的地方全部給堵死。

他們一行人也被盤查,「有一個人伸直了手臂,一揮棍讓你停車檢查,一查我們也老弱病殘的,就說走吧,也沒問我們甚麼,甚麼都不說,我問他們,人家不說,就說『走吧走吧,趕快走,我們在執行公務』。」

她表示,當時的場面太可怕,街上都沒有其它車輛,當時就他們一輛私家車在街上跑,讓人感到可怕,就想著趕緊回家。

她斷言戒嚴絕對不是因為疫情,是甚麼事情不知道,但是肯定有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