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於7月11、12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民間初選蓄勢待發。《蘋果日報》、立場新聞、D100及城寨四大媒體,於6月27日聯合舉辦以九龍西戰場為主的「民主派初選論壇」。民陣召集人(沙田區議員)岑子杰、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香港本土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大律師(深水埗區議員)劉偉聰,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九龍城社區主任馮達浚、九龍城區議員李軒朗、學聯抗爭者基金前主席劉澤鋒及印度裔註冊社工Jeffrey Andrews(安德里)9人共同出席,為民主派能夠達成35+(過半數議席)進行辯論,而傳統泛民主派與本土派之間的爭議是這次論壇的焦點。

當日論壇共三個環節,其中第二個環節為「自由搏擊」,每個人可在此環節進行自由搏擊,向不同的參與者發問,其中有相當精彩的提問及回應。有參與者指出,人民只有一個共同敵人,即共產黨政權。

張崑陽:希望市民向有堅定意志的人投票

張崑陽問劉偉聰:「大家很尊重你過去許多年幫助很多手足打官司。但是在法庭以外,在議會裏想了解一下你的理念, 曾經你的政治主張是要『法治重光』,現在改成『民權重光』。是否你知道在議會裏難以推行『法治重光』?」

劉偉聰答:「提出的問題,人權是包括了法治的。法治的意思是直接、很簡單,我們要制約當權者的權力。因此,大家認為我們還是需要制約當權者。有你、有我們,大家一起的時候,法治是不會死的。」

張崑陽問:「我想請問一下,如果你進入議會實際會如何做?例如你的宣言提到, 進入議會會修改一些打壓人權的法例。 而現在你認為2020年的議會還可以去修改法例嗎?」

劉偉聰答:「2020年的議會究竟可不可以?取決於大家是否支持我們多位的同路人一齊進入議會,有35+,我相信,很多的事情都可以做,包括修改惡法。」

張崑陽說:「我明白了。我對於劉偉聰的理解相當簡單,其實他是停留在一種舊的議會想像。他認為進入議會就可以修改法例,但無視分數點票的結果,。他以為進入了2020年的議會還可以有傾有砌(有辯論),可以三讀通過一個法案, 所以這點是不太合理,所以說到舊的想像就要問一下黃碧雲了。」

張崑陽問黃碧雲:「黃碧雲,請問你過去一年在抗爭上做過些什麼?」

黃碧雲答:「民主黨和我在這次抗爭運動中, 大家可見到我們是很出力,民主黨你可以看到也有一些改變。」

張崑陽問:「在7.1的時候為什麼與勇武的手足割蓆呢?」

黃碧雲答:「7.1那一次,岑子杰也是在場。當時我在Facebook那裏緊急出了一個貼文,引起的一些誤會我也想澄清。其實當時非常擔心會出事,擔心政府或者警察造成一個團套,讓我們衝進去的時候會受傷。」

張崑陽問:「你在中大保衛戰的時候,有前中大學生會成員看見你在中大講『哇,這麼多人, 是否開放日啊?』,你怎樣回應?」

黃碧雲答:「可能有誤會。」

張崑陽:「我已猜你是不會承認的。 今天我希望有抗爭意志的人、希望各位用雪亮的眼睛看清楚哪些人是抗爭到最後一刻。又是甚麼人最後一刻才來抗爭,扮演抗爭。希望各位投有堅定意志的人入立法會。」

岑子杰:不應用選舉來製造撕裂

岑子杰問黃碧雲:「我覺得一個選舉的論壇應該給予充分的時間讓人發言。不應該用選舉來製造我們的撕裂,我們未來4年的路怎樣走?碧雲,讓你試回答這個問題。大家回顧往績,對你在議會抗爭是沒有信心的,我給你幾十秒,告訴我們,你如何說服香港人,下屆你進入到議會裏面,你還會積極去抗爭?」

黃碧雲答:「我們民主黨在議會裏面一定會抵抗惡法。大家可以看見對《逃犯條例》,我們全部是一條心,民主派的議員是一齊共進退。議會裏的環境越來越惡劣,看到內會的選舉等非常不合理,你可見我們對《逃犯條例》,我們已經盡力而為,用了各種方式。我認為,現在分不清什麼是『和理非』和『勇武』,根本上整個政局隨著『國安法』,不僅打擊本土派或港獨,根本上所有站出來反對『國安法』,我們同時面對著同一個政權的暴力。所以,無論誰可當選進入到議會裏面,民主黨承諾,我們會同一陣線反對惡法。」

岑子杰問:「其實在這個運動裏,大家對民主黨有所改觀。但是,認為民主黨大家都已經衝出來,而黃碧雲,你仍然坐在座位上,這才使市民失望。」

岑子杰問安德里:「我想問一下安德里,很想你說一下,請你把我當作是(建制派議員)梁美芬。因為梁美芬最喜歡的是打假難民議題,去創造少數族裔被歧視的環境,你把我當作梁美芬來罵。」

安德里答:「多謝你問我這個問題。這個假難民是完全錯誤的,香港有300個入境處批准的難民。香港是一個人道的社會、一個國際社會,尊重和保護他人的人權。我們現在所說的香港人權也很重要,我們身邊的人也要關心。希望香港人知道,這300多人都需要我們的幫助和保護。我幹了10幾年的社工,我也關心這些人,他們也多謝香港人、感謝香港人這幾年來真正的尊重他們。最近我看見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的年輕人很關心社會及全世界的不同問題。」

岑子杰問:「我希望大家留意到,在今天的社會裏,我們不是用少數族裔、用新移民去區分人,我們只有一個進步的思想和一個落後的思想。在過去的一年裏,有很多新移民和很多少數族裔與我們在抗爭路上同行。」

岑子杰問毛孟靜:「毛小姐,我想問一個問題。 你說當選議員之後會打國際線,但是中共現時好像嚴打這個外國勢力的勾結,我們怎樣做才安全?」

毛孟靜答:「我最專注國際線的新聞範疇這一塊。」

馮達浚:我們有一共同敵人——共產黨政權   

馮達浚問黃碧雲:「今天我們參與這個選初選論壇,因為我們明白現在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就是共產黨政權。但是過往一些泛民主派以及功能組別的議員,我們看見他們的投票紀錄非常不好,我想問在座兩位的泛民議員,怎樣看將會來的議會抗爭、甚至肢體衝突帶入這個議會裏面,或者贊不贊同這種做法?請黃碧雲先回答。」

黃碧雲答:「議會抗爭不可避免,民主黨會有一些路線的調整。對共產黨這個政權已經不再有任何的幻想,所以議會抗爭我們會繼續。說到肢體碰撞,我們也會有限制,與街頭路線有所不同。」

馮達浚問:「但是,議會內我們清晰看見,議事堂內已經沒有議事的空間。你已經用了8年的時間,學會如何迴避,想問一下在未來的4年,你會不會和我們在一起,如果你當選的話,你願意和我們一齊去沖?」

黃碧雲答:「一齊沖,希望一齊贏。」

毛孟靜答:「在議會抗爭是必然的事情,我在議會8年,事實上頗有經驗。問題是為什麼你認為35+是未必成功呢?只要我們有35+,肯定我們會有基本談判的籌碼,就是不會被建制(派)一直追重、反譏我們。例如『你反對啊,那就投票好了,大家去投票』,一投票,他們肯定會贏的,唯有抗爭。如果我們有35+,可以慢慢交涉。」

馮達浚問:「多謝毛小姐的答案。我想強調35+。我們必須記得,不是所有議員都是民選議員,我們有一個所謂的功能組別在內。而功能組別過往的一些投票紀錄有多麼不良好,在座各位可以上wiki(維基)和Google(谷歌)查看。即使我們有35+,我們還必須有抗爭的意志,非常堅定的議員,帶入議會,帶領他們一齊投票。另外我想問民協的何啟明,對於民協以往的主張是有傾有砌,到今日是否會摒棄這種主張?」

何啟明答:「這已經很清楚了,面對這個極權,他們不斷地打壓我們。所以反抗是我們唯一的出路,我們與這個極權已經沒有什麼可談的。」

馮達浚問:「明白。多謝你的答案。總而言之我們必須要明白一樣東西,運動到了今天,已經歷了一年,所有的『攬炒』已經經歷了一年,中共已經按下了這個『鍵』,反對『國安法』我們義不容辭。但是,即使我們面對『國安法』仍然要戰鬥,就是要戰鬥。最終我想說一句,所有的榮譽都是歸屬最前線的手足。什麼國際戰線、什麼議會戰線,沒有最前線的手足,全部都是廢話,全部都是垃圾。」

安德里:警方均對示威遊行發「反對通知書」

安德里問:「我想問岑子杰,近來我們都挺失望的。每次見到警方對於示威遊行都發出『反對通知書』的,你覺的我們是否有希望香港最基本的人權自由,包括遊行及表達意見的自由,我們會否繼續存在?以及你如何繼續堅持?」

岑子杰答:「遊行集會的權利我說低一點是《基本法》裏面賦予香港人的權利。就算不講《基本法》,看《國際公約》裏面也都講明市民是有示威的權利的。現在林鄭藉疫情不給香港人發聲,是很清楚的。但我不信林鄭可以永遠抗議,永遠用疫情去打壓香港人。我覺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未來最恐怖的是『國安法』,要製造寒蟬效應,沒有了疫情,香港人還敢不敢走出來?希望在於人民,我們一定要堅持在街頭的抗爭。正如馮達浚所講,所有榮耀歸於在街頭抗爭的人士。我們議會一定要謙卑地與市民同行,希望我們繼續在我們的市民的堅持底下,可以捍衛香港人應有的權利。」

安德里問毛孟靜:「毛小姐都知道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你都很支持我們的少數族裔。不過近來我覺得很離譜的是一個種族條例,你會否繼續幫助我們少數族裔支持這個法律?」

毛孟靜答:「種族條例包括政府部門、包括警方執法時,不是在提供服務,所以他們如何侮辱你、抓捕你的時候,如何侮辱都沒有關係,因為不關事。那裏是政府部門包括警方是受到豁免的,真的很吵,在立法會多少年了,大家都聽到了,但是永遠都是說說而已。在過去我成立了一個少數族裔事務小組委員會。但是他們連選主席都逼我走,因為我是民主派,你都看到了,Jeffrey(Jeffrey: 那你如何能夠做到呢?)35+我們一定做到。」

黃碧雲答:「在少數族裔工作上,在過去兩屆我與毛孟靜在立會裏面都有關注少數族裔的工作做,在同一小組。」

毛孟靜:「攬炒」掌門人一定是林鄭

毛孟靜問:「我想問岑子杰和張崑陽,一篇《紐約時報》關於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的訪問。《紐時》曾諮詢過我的意見,因此我事前是知道的,我也都知道這個訪問可能會引起一些爭議。我非常尊重李柱銘,他是我從政的感召之一,但是他在訪問中提及,『什麼攬炒派,完全毫無頭緒,革命抗爭最終只會傷害香港』,我都驚訝李柱銘講得如此絕,你們兩位如何回應?」

張崑陽答:「我很簡單,我很不同意李柱銘的講法。因為『攬炒』已經進行,但是『攬炒』的促成絕對不是我們香港人民的錯誤,絕對是中國共產黨。它一直在破壞香港的自治,它一直在破壞香港的民主,令到外國已經不能夠再給予香港對立關稅區的待遇。『攬炒』是由共產黨促成,反之,我們在心態上為何不能擁抱攬炒呢?當敵人已經將我們逼到無路,難道我們不能夠反抗嗎?『攬炒』是求生的最後一個本錢,也都是我們需要帶出的意志。所以我個人認為,我絕對支持我們香港人拚死一搏要令中共付出代價。」

岑子杰答:「其實『攬炒』有兩個意思,一個是中共打到來我寧願與中共玉石俱焚,另一個意思就是我主動要挑起中共與之打架,要與之『攬炒』。我不贏沒關係,但最要緊是中共輸,我覺得李柱銘在講後面一個意思,就是說我們不應該攬著中國去死。因為,其實李柱銘是一個邏輯很嚴謹的人來的,如果說我們主動撩起中共,『那我為何要救你呢?是不是?(李柱銘的意思)』,所以我覺得李柱銘的意思其實不是看不到中共是『攬炒』的元兇,我覺得他用了第二個解讀,我覺得李柱銘是知道的,如果中共要踐踏香港的人權的話,必然會與中國人,也即是與中國大陸政府拚到底。」

毛孟靜問:「對我來說『攬炒』掌門人一定是林鄭,在香港她是最多挑起所有紛爭的。但是真正的攬炒意思很明顯有一種『火鳳凰』的味道,也就是年輕人的那句『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如果我們死,你與我們一同死)』,是有『What if』的意思在裏面,所以我們完全理解年輕人的想法。」

何啟明:這個政府只針對年輕人

何啟明問劉偉聰:「過去一年我們見證無數的警暴,這個極權政府只是針對年輕人。很多的濫暴、濫捕、濫告,甚至有很多死的不明不白的人,我自己讀書的那間中學叫做『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為什麼我要提及我讀書的中學呢?我不是要證明自己有多聰明,而是我的一個師弟周梓樂,他就是其中一個受害者。進入立法會我希望能夠運用我們所擁有的資源與權力,徹查此事。尚德村是我讀書時經常去的地方,那幅牆只有我腰的高度,是不可能失足的,一定有可以,必須徹查的。我想問劉偉聰,當我們有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但是這個政府一定會用盡所有方法阻撓,全部都是他們的人。當我們能夠35+的時候,我們就應該炒掉陳維安(香港立法會秘書長),請回來被他DQ(取消資格)的游蕙禎(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我們應該炒掉所有保安,請所有手足(做立法會保安)順便監察不出來抗爭的議員。另外我們就應該像大口狗(主席立法會梁君彥)一樣,質疑(建制派議員)李慧瓊違規當選內會主席之後所通過的法案,比如《國歌法》。你是否同意我們應該這樣做?」

劉偉聰答:「剛才張崑陽嘲笑我們的議會想像,希望你(何啟明)不要嘲笑我們的議會想像,因為議會是一條戰線,正如你剛才所講,首先我們炒掉全部保安,義無反顧,然後請回自己的手足, 然後要不要拿外來的法律意見,再說李慧琼的所作所為,坦白說,當天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合法的。其實我們並不需要尋找外來的法律意見,因為法律就站在我們這一邊。除此之外,我們要改革的是司法人員聚用委員會,用委任法官的方式。因為是一個沒有民選意志,無民主授權的政府委任他們的司法聚用委員會內的成員,包括律政司司長,他委任的法官縱使德高望重,缺乏的是市民、你和我對他們充分的信任。在法治風雨飄搖的時候,法官的質素以及他們的認受性至關重要。當然Sunny(張崑陽)會說,法治不值一提,我不是Sunny,我依然看見有陽光的藍天。」

何啟明問:「我補充一點,當我們能夠有35+的時候,要衝的應該是保皇黨。讓立法會成為保皇黨的地獄。」

劉澤鋒問:「黃碧雲不只是懂得火車鑽山洞,也在佔中訓練營裏面學過擋水炮。但是在過去一年,黃博士(黃碧雲)為何不見你出去擋過水炮車呢?」

黃碧雲的其它回應被打斷。

劉澤鋒又問「唱《願榮光歸香港》聽一下?」

黃碧雲答:「我們一起唱。」

劉澤鋒問張崑陽:「你從事外交工作很久,也同過一些高官交流,但是擔心的是如果外國政黨輪替的話。譬如民主黨勝出美國總統選舉,如果國民黨在台灣重返執政的話,我們應該如何做?」

張崑陽答:「時間問題,簡單回應,大家擔心如果美國政黨輪替會怎樣?大家不用怕,因為現在支持香港反送中完全是兩黨的共識,就算我們現在見到過去被人指責為親中的拜登,他都開始批評中國,所以我們香港人無需過份擔憂,繼續打好國際線。」

劉澤鋒:香港人為相同而團結

黃碧雲問:「繼續與劉澤鋒談話,大家見到年輕人有很多的怒火。我們在過去一年,在任何場合香港人都很憤怒,我都很憤怒。見到警察打我們的年輕人,打我們的手足,警察濫控,濫扔催淚彈,在香港誰會不憤怒?所以,我們不希望這個怒火用在自焚(自相殘殺),或者互相攻擊,或者互相傷害,我們需要繼續團結,否則我們35+進入議會,自己四分五裂,如何抵抗暴政?如何打敗保皇黨?所以我都希望劉澤鋒如果你進入議會,可以與民主黨、其它光譜裏面的民主派團結一起合作,請問你願意否?」

劉澤鋒答:「其實我們是在為相同而團結,不是為了團結而相同。」

即將於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總共70個議席,地方選區包括超級區議會在內的功能界別各佔一半,35個地方議席分佈與上屆相同。港島6席、九龍西6席、九龍東5席、新界東西各9席、14日的提名期由7月18日至31日。民主派初選則將於7月11、12日進行。地方選區共有43張名單參與,其中九龍西有9對。

九龍西地域包括油尖旺、深水埗、九龍城,人口120多萬,登記選民60多萬,選民登記率不及五成,低於全港平均近六成的水平。九龍西選舉往績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六龍西六成,15張名單競逐,民主派獲得4席,建制派獲得2席,6席得票依次為蔣麗芸、梁美芬、劉小麗、毛孟靜、黃碧雲、游蕙禎;2018年九龍西2次的補選,民主派均不敵建制派的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