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逢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際,北京城迎來端午節。街上人很少,大部份都居家防疫,留在街面上的都是環衛工人,回不了家的農民工、外地人及拾荒者。

一位民工打算回老家過端午,來後才知道要做核酸檢測,他說,他打電話給妻子說:「我說不回吧,你非讓我回,這下好了,耽誤這大半天,少掙多少錢啊!」

一位民工等了4天也沒出檢測結果,他說:「我是自費做的,咬咬牙花了230塊錢咧,以為端午能回家咧,這咋辦呢?」

一女子去通遼,火車晚上10點10分才到,她上午就來了。「房子退了,我去別的地方也沒地方住,街上到處是警察也不敢隨便走,就在這等到晚上吧。」

一位男子核酸檢測3天沒有出來,他說「本來想回家過端午了,這下……人家兩天就出來,我這咋恁慢呢,我再刷新刷新,可能一會就出結果了。」

車站外,警察驅逐一位男子「還不快走」。你沒結果等破天都走不了。該男子在工地大院做的,3天還沒有出結果,他說,醫院和街道都打不通電話,我找誰去啊。

北京站一位環衛工人給兒子打電話:「你吃粽子了沒?我在這邊可好了,想吃啥吃啥。」

北京街頭的農民工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一位環衛工人給兒子打電話:「你吃粽子了沒?我在這邊可好了,想吃啥吃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一位環衛工人給兒子打電話:「你吃粽子了沒?我在這邊可好了,想吃啥吃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睡在武警車前的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睡在武警車前的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廣場上的端午節。(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廣場上的端午節。(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吃粽子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吃粽子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吃粽子。(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吃粽子。(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端午節,這個孩子因為沒有核酸測試無法回老家。(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端午節,這個孩子因為沒有核酸測試無法回老家。(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街頭。(大紀元)

北京站的農民工

2020年6月25日,一女子在北京站特警車前哭泣。(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一女子在北京站特警車前哭泣。(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前廣場。(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前廣場。(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志願者疲憊不堪。(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志願者疲憊不堪。(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一個老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一個老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一男子在北京站的出站口崗亭外鋪上床鋪準備過夜。(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一男子在北京站的出站口崗亭外鋪上床鋪準備過夜。(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這個小姑娘發現已經沒有回家的車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這個小姑娘發現已經沒有回家的車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吉野家已經關閉,有人在門口吃飯。(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吉野家已經關閉,有人在門口吃飯。(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有人睡在在車站廣場。(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有人睡在在車站廣場。(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準備返家但不能進北京站的農民工在商量怎麼辦。(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準備返家但不能進北京站的農民工在商量怎麼辦。(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賣破爛的生意還可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賣破爛的生意還可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忙碌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忙碌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街頭一景。(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的街頭一景。(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忙碌的武警。(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忙碌的武警。(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吃粽子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吃粽子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下雨了,北京站,避雨的保潔與男孩。(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下雨了,北京站,避雨的保潔與男孩。(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無法進北京站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無法進北京站的民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一民工學習設置人臉識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一民工學習設置人臉識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垃圾站的小孩。(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垃圾站的小孩。(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地鐵北京站幾乎無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地鐵北京站幾乎無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地鐵進站口幾乎空無一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站地鐵進站口幾乎空無一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的北京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的北京站。(大紀元)

高風險疫情地區的永定鎮

2020年6月25日, 因為成為高風險疫情地區,永定鎮加增了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因為成為高風險疫情地區,永定鎮加增了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因為成為高風險疫情地區,永定鎮加增了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因為成為高風險疫情地區,永定鎮加增了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永定鎮,工地外停著破舊的卡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永定鎮,工地外停著破舊的卡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永定鎮,工地外停著破舊的卡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 永定鎮,工地外停著破舊的卡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一家為司機提供快餐的餐館倒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一家為司機提供快餐的餐館倒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一家為司機提供快餐的餐館倒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一家為司機提供快餐的餐館倒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部份小區規定5月30日後入住的租戶一律不得再住,周圍有很多這樣放滿家當的小車。因為很多人沒有地方住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部份小區規定5月30日後入住的租戶一律不得再住,周圍有很多這樣放滿家當的小車。因為很多人沒有地方住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永定路很多工地被關停,但保安還在。(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永定路很多工地被關停,但保安還在。(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工地外卡車出售。(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工地外卡車出售。(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路口帶著疫情宣傳喇叭的引導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路口帶著疫情宣傳喇叭的引導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門頭溝光榮院大門緊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門頭溝光榮院大門緊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地鐵站裏,更多的是安檢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永定鎮,地鐵站裏,更多的是安檢人員。(大紀元)

高風險的朝陽區 街上都是安保人員

2020年6月25日,北京高風險區朝陽區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高風險區朝陽區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高風險區朝陽區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高風險區朝陽區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雙井衛生服務站,已經封閉,門口有穿迷彩的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雙井衛生服務站,已經封閉,門口有穿迷彩的人員。(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開課的學校又停課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開課的學校又停課了。(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中鐵工程局健康觀察點。(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朝陽區中鐵工程局健康觀察點。(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朝陽東四環中路車輛很少。(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端午節朝陽東四環中路車輛很少。(大紀元)

北京東站外 每個小區都有警務站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幾乎每個小區都有警務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幾乎每個小區都有警務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街道空無一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街道空無一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東站一出大門就能看到北京CBD。(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東站一出大門就能看到北京CBD。(大紀元)

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關閉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關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關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售票廳關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售票廳關閉。(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路口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八王墳長途客運總站,路口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CBD萬達廣場空曠無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CBD萬達廣場空曠無人。(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工地關停。(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工地關停。(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CBD附近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CBD附近警察。(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街上常見的,就是這些警察警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街上常見的,就是這些警察警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國貿地鐵站外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國貿地鐵站外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大望路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大望路的警車。(大紀元)

北京東站 只有核酸證明才能進站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只有核酸證明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只有核酸證明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查驗核酸證明後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查驗核酸證明後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女子去通遼,火車晚上10點10分才到,她上午就來了。「房子退了,我去別的地方也沒地方住,街上到處是警察也不敢隨便走,就在這等到晚上吧。」(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女子去通遼,火車晚上10點10分才到,她上午就來了。「房子退了,我去別的地方也沒地方住,街上到處是警察也不敢隨便走,就在這等到晚上吧。」(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候車室人很少。(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候車室人很少。(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因沒有核酸檢測而無法離開的民工交流出行經驗。(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因沒有核酸檢測而無法離開的民工交流出行經驗。(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民工剛剛做了核酸但沒有出結果而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民工剛剛做了核酸但沒有出結果而不能進站。(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等待刷新結果的男子。(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外等待刷新結果的男子。(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驅逐男子「還不快走」。沒結果等破天都走不了。該男子在工地大院做的,3天還沒有出結果,他說,醫院和街道都打不通電話,我找誰去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驅逐男子「還不快走」。沒結果等破天都走不了。該男子在工地大院做的,3天還沒有出結果,他說,醫院和街道都打不通電話,我找誰去啊。(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女子檢測後四天還沒有拿到報告,來到車站無法進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一女子檢測後四天還沒有拿到報告,來到車站無法進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流動人口延緩回京通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流動人口延緩回京通知。(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查驗核酸證明。(大紀元)
2020年6月25日,北京東站,警察查驗核酸證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