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軟禁監控,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從未歇筆。25日,他第三次發文,怒斥中共強拆北京藝術區,斯文蕩然、喪心病狂。他說瘟疫、洪水災禍連連,中共仍一心與民生作對。俯瞰寰球,紅朝已是內憂外困,步入死局。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中國著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於端午節(6月25日)再次發表題為《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一文。

文中痛批北京繼驅逐低端人口後,越發歇斯底里,以「增加土地儲備」為由,到處強拆。「實則指向土地增值,再於上下其手中倒騰牟利。『一房東 』、『二房東』,權錢之間,勾肩搭背,環環相扣,盆滿缽滿,苦的是萬千住戶」。

他說「歷經數年辛苦經營的藝術區畫家村慘遭塗炭,亦有小民血汗賃建之住宅區無端遭殃。」凡此住宅小區和藝術區,並非違建,更無礙「首都風貌」,「相反,幾代藝術家的血汗投入與慘澹經營,讓荒僻村莊染斯文,令破敗山水踵事增華。」

藝術家們的進駐,不僅提供就業機會,帶動當地三產,而且極大提升人文生態,恰值感念、保護與褒揚。「現如今,利斧之下,鐵鏟盡頭,居屋不存,斯文蕩然,真所謂暴殄天物、喪心病狂矣!」

文中說,「北京之為北京,並非只在官衙林立、烏紗雲集,更在於文人雅集、學府森然 、藝苑琳琅」,工程師可以批量培養,法學家也可自課堂走出,唯獨藝術家,如同詩人和數學家,必稟才情天賦,荷動香濃,方始有成。

但凡為政不傻不壞,都懂得必須倍加愛惜,尤需萬般珍重。但壟斷思想、斫喪精神的政體,絕不容忍任何獨立於「規劃」之外自發生長的藝術和思想生態,必欲扼殺而後快,展現的是強求一律齊整的法西斯美學惡趣。

文章又稱,大疫尚未過去,半個中國又泡在水中。災禍連連,民生艱困,伴隨著全球性凋敝與失業大潮拍岸而來,民意求安,民心思治,正需公權實施惠民政策,當局縱不欲減稅讓利、開倉賑濟,也至少與民休息、寬和簡政,而非乘隙攪擾,火中取栗。

他痛斥,「公權一心一意與生計作對,不惜悍然踐踏斯文,其所為何來?其欲將何往?」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網民稱讚「大丈夫許章潤先生,這才是有脊樑的當代中國知識份子,他的文章必將載入史冊。」「許教授是民族脊樑,他的勇氣令人敬佩。請保重!」

許章潤的一名不願具名的友人說,許章潤住在北京郊區,雖然去年被清華校方停職、今年又面對軟禁監控,但針砭時事,他從未歇筆。

許章潤今年2月也曾撰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怒斥中共隱瞞疫情,將其道德淪喪暴露無遺,之後遭警方軟禁,微博、微信帳號被封殺。

中共兩會首日,5月21日,他再發萬字長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痛批中共極權式國家治理的荒謬與黑暗。

文章引用前蘇聯作家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創作的長篇紀實文學《古拉格群島》三句話作為開篇,「要把我的歌兒唱完、不吐出最後一個字、絕不停止哭泣」。

許章潤也介紹了寫這篇文章緣由:「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一己生命雖必殞落,明晨天際照舊一抹熹微,則存在不存,而存在永在。」

2年前,許章潤也曾因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嚴批中共當下的時弊,2019年3月,他被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