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6月23日晚發佈公告稱,公司於6月17日收到納斯達克發出的第二份退市通知。受此影響,瑞幸咖啡股價盤前直線跳水,盤前跌幅一度超20%。目前總市值只剩下大約7億美元。有業界人士表示,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將為瑞幸財務造假付出巨額帳單。

據大陸A1財經6月24日的消息,瑞幸咖啡23日的消息顯示,此次納斯達克發出的第二份退市通知是因為瑞信咖啡沒能按時提交2019財年的年報,瑞幸咖啡解釋稱,瘟疫導致財務報表編製流程延遲以及先前披露的內部調查懸而未決,公司無法提交年度報告。

因為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曾虛報去年第四季度營業額20億人民幣,引發市場譁然。5月15日收到納斯達克退市通知,瑞幸咖啡表示計劃就此舉行聽證會,在聽證會結果出爐前,將繼續在納斯達克上市。

但第一次退市聽證會還沒有舉行,瑞幸咖啡就又收到了第二份退市通知,有業界人士認為,瑞幸咖啡凶多吉少。

A1財經消息說,有業界人士表示,瑞幸咖啡靠聽證會推翻納斯達克的退市決定有一定難度。此次納斯達克的決定有兩個依據,一是根據瑞幸咖啡在4月2日披露的虛假交易引發了公眾利益問題;二是針對虛假交易的相關商業模式,該公司過去未能公開披露重大的信息。就目前來看,瑞幸咖啡的虛假交易本身存在,而這一點較難推翻。

財務造假在美國證券市場上歷來是受到最嚴厲監管的違法行為。財務造假作為典型的證券欺詐行為,直接違反了美國證券法,相關違法者將會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行政處罰。

2001年10月,排位在美國企業五百強中第七的安然公司因財務造假被美國證監會罰款5億美元,股票停止交易,公司隨即宣告破產;公司CEO傑弗里‧斯基林被判24年徒刑並罰款4,500萬美元。

中介機構亦遭到了美國證監會的處罰。並列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安達信破產關門;花旗集團、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因涉嫌財務欺詐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產受害者分別支付了20億美元、22億美元和6,900萬美元的賠償罰款。

與美國證監會對安然公司的處罰相比較,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李曙光曾表示,如果瑞幸咖啡確定存在虛假陳述和欺詐投資者的行為,在美國將面臨集體訴訟,目前已有美國多家律所對瑞幸咖啡提起訴訟,目前該訴訟已經在法院立案。如果瑞幸敗訴,可能面臨巨額的訴訟賠償以及監管處罰。

據東方財富的數據顯示,瑞幸咖啡2018財年雖然實現營業收入8.407億元人民幣,但是其淨利潤卻虧損高達人民幣16.19億元。

大陸「靈犀財觀」24日刊文表示,瑞幸的摘牌退市並無懸念,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就財務角度而言,大概率事件是瑞幸咖啡也將步安然後塵——資不抵債,破產告終。但這對於瑞幸咖啡的實控人以及後面的資本方來說,瑞幸咖啡的退市並不是終點。

瑞幸咖啡財務造假的始作俑者也是決策者陸正耀的處境也並不樂觀。雖然在瑞幸咖啡承認財務造假後,火速開除了高管,並將其解釋為「個人行為」,但這一舉動並未打消公眾對陸正耀的質疑。

大陸財新網6月6日的消息說,一位接近監管機構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中共中央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長陸正耀對於公司財務造假的指令性電子郵件,陸正耀可能被公訴,極有可能面臨刑事追責。

如果陸正耀以失去自由為代價,是否就可以保全家族財產?答案也並不樂觀。

前不久,瑞信集團牽頭的銀行提起的訴訟中,開曼群島大法院裁決清算由陸正耀家族信託控制的Primus Investments Fund和Mayer Investments Fund以償還3.241億美元的未償債務,這兩家實體持有瑞幸咖啡股份。

報道表示:一旦成為慣例,關聯者誰也無法獨善其身。

有網民表示:「在國內騙順手了, 以為還有那麼好的事, 跑去國外騙,這下嘿嘿。」「直系親屬都難獨善其身,全家都該追究刑責,並且終身限制高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