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已經攻進中南海、十堰市兩大指揮中心。北京掩蓋疫情同時,禁止百姓離開北京,中共高官們卻早就逃到安全地。中共高官為保命,早在十多年前安排子女移民海外的同時,就準備了集體逃亡的「沉船計劃」。

北京在2月爆發疫情,到3月聲稱疫情得到控制,到4月中旬又出現了新增案例。隨後的50多天,北京新增確診人數一直保持為零。在6月11日北京宣佈新發地批發市場出現一宗新增案例後,很快升至每天最高36例。到6月20日,北京公佈的新增確診的總數達到227例。

但6月18日,在中共還要求各省派出醫療隊支援北京,而且北京已經處於封閉狀態的情況下,取代鍾南山而被中共新推為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的吳尊友卻說「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

吳尊友的依據,是中共官方報道的每日疫情數據,但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在疫情方面的造假與欺騙。

很多病毒學家指出,對於具有強烈傳染性的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可能剛一爆發,就在幾天內被控制住了,就會呈現整體下降趨勢。這和國際上各國公佈數據所呈現的趨勢是截然不同的。歐美國家大多是經歷幾個月之後,疫情才下降。專家認為,唯一的解釋就是中共在繼續隱瞞疫情。

6月20日上午,來自湖北省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協和醫院等6家大型三甲醫院的醫療團隊,派出70餘人支援北京各大醫院。

此前,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河南省以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派出的數十名流行病學調查人員,目前已抵達北京相關醫院。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分析說,這些支援北京的省份,大多是習近平的親信所在的省份,特別是湖北派出了6個團隊,很積極,其主管應勇就是習近平剛調到湖北的。

「北京現在疫情大爆發了,這些習近平陣營的人馬上派醫療隊進京,主要是向習近平表忠。前不久習近平不是就北京疫情發火了嗎?」石藏山說。

四月中南海就守不住了北京高層轉移玉泉山

有媒體4月17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受疫情影響,中共高層部份領導人已從中南海轉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辦公,以減少聚集集會。

資料顯示,北京西山有中共軍委的指揮中心,也有中共高層官員的住所和療養地,玉泉山則屬於西山的東麓支脈。

4月18日,大陸異議作家「老燈」也在推特說,中共內部消息透露,二次疫情已至,京城疫情控制繃緊。大佬們(中共高層)已撤離市區,轉入西山,猶如戰時。消息還指,中共當局或重啟核試驗及舉辦對台大型軍演,轉嫁危機。

早在2月8日,郭文貴在影片中爆料說,北京市紀委大院早就死了人了。北京第一個感染病毒的就是北京紀委、北京警察,之後習近平就不在中南海辦公了。

北京於2月10日宣佈「封城」,北京包括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區政府在內多處已爆發群聚性感染。

其中,發生聚集性疫情的復興醫院設有中共高幹病房,負責國家各部委近5,000餘高幹的醫療保健工作。該院離中南海只有3,500米,開車只需7分鐘。

復興醫院附近的三里河小區的居委會主任,也因新冠病毒死亡。中共官方當時也證實,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區,中共財政部下屬單位已有人確診。其中包括中共國務院參事室黨組書記王仲偉被確認感染。

中共在北京 至少有三條逃生地道

中共從建政以來,一直把西方國家視為仇敵。毛澤東一直叫囂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中共從1950年代開始,特別是文革之後,在各地挖掘地道,建立地下長城。比如重慶的很多大山下面都是空的,有無數的防空洞,後來人們把這些防空洞用來開辦地下商場,結果生意還很紅火,因為地洞裏面冬暖夏涼。

當時為了備戰、防治所謂的「美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中共在北京挖了很多出逃通道。

另據報道,中共在北京市內的地下通道有3條:第一條是從中南海到西山的空軍基地的「玉泉山」,地下通道裏面可以行車;第二條是從中南海到北京大會堂再到北京國際機場;第三條是一條秘密通道,通往2019年9月才投入營運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據說這是習近平親自推動又到場主持投運的重大工程,「有秘密用途」。

全民共振平台發言人李一平,2019年12月也曾披露,中共高官們把子女安排到海外,為整個家族安排後路,是中共體制內大佬們過去就達成的共識:老一代在國內搞政治進行統治,等船要沉了,大家就一起逃亡。

第二指揮中心也被病毒攻陷

今年2月初,武漢旁邊的十堰、孝感的疫情比武漢輕得多,但中共卻率先對這兩個小城市進行了軍事管制。為何湖北的十堰、孝感這兩小城在全國最先實行軍管?

根據《新紀元》的報道,是因為這兩個地方的實際地位非常特殊。雖然行政級別上屬於湖北省管轄,但實際上它們卻半獨立於湖北。

在十堰市,除了生產東風汽車以外,另有一系列的中國導彈製造基地,還有「中國地下長城」的出入口。中共在毛時代,就已經把中共戰時的第二指揮中心放到了十堰市。戰時第一指揮中心,就在北京大昭山的地下數百米深處。

一旦北京出事,中共領導人會轉移到十堰,其地位的重要性由此可見。

而湖北孝感則駐紮著中國最重要的一支戰略機動部隊,也就是軍改以前的「15軍」,現在叫做「中國空降部隊」。孝感這個地方幾乎是中國的幾何中心,用飛機把部隊運到任何地方,時間都差不多,這樣就能最快速地進行增援。

十堰是戰時指揮中心,孝感是空降兵基地,這兩個地方一旦疫情失控,中國軍事上的緊急反應將大打折扣,北京當然會非常緊張。

早在今年2月,中共病毒就攻陷湖北的十堰和孝感。4月病毒在北京再次爆發,中南海高官轉移到玉泉山。中共的這兩大指揮中心、兩大老巢都被病毒攻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