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媒體報道說,中印士兵上周的混戰共發生了三個來回,印方指揮官第二回合就被巨石砸中頭部喪命,詭異的是當晚參戰的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不是部署在邊境的常規軍。

這是中印兩國近五十年來最大的一次流血衝突,印方包括上校桑托什・巴布(Santosh Babu)在內的二十名陸軍人員喪生。雖然中方至今未公佈死傷人數,但據悉中方指揮官也命喪邊境。

印度《金融時報》周一(6月22日)引述印方消息人士的話說,印度外交部長在會議上向印度領導人通報說,中方證實上周的邊境致命衝突中有中方指揮官喪命。

消息人士說,印度外長提到他與中共外長王毅在6月17日的會談中,中方告知中方軍隊的一名指揮官也被殺。

被拆除的中方觀察哨突然一夜間回來

「今日印度」電視台周日(6月21日)採訪駐守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唐切(Thangtse)和列城(Leh)的陸軍士兵後,首次詳細還原15日晚的混戰全過程。

雙方交戰地點位於印方14號巡邏點。通常,中方不會在此處部署軍隊。

早在流血衝突前10天(6月6日),雙方軍長級官員已進行了會談,決定降溫緊張局勢;因雙方之前都已非常接近實際控制線,達成協議後雙方開始第14巡邏點的脫離工作。

在該次會談中,雙方同意在加勒萬河的拐彎處設立的中方觀察哨,位於實際控制線的印方一側,中方與印方達成協議,承諾會將其拆除。會談後的幾天,此觀察哨被中方撤除。

就在中方拆除觀察哨後的第二天,印方B區守將、第16步兵營的桑托什・巴布上校還與一名同級別的中方軍官舉行了會談。

但在6月14日,中方觀察哨一夜之間突然重新出現在該處。

當印方士兵希望自己動手移除中方觀察哨時,巴布上校決定親自前往查看。在6月15日下午5點左右,當時太陽還很大,巴布上校決定親自帶領一個小組前往該處查看。他說,他想知道其中是否出了甚麼差錯,因為他幾天前才跟對方談過。

在正常情況下,印方是會派連隊指揮官(少校頭銜)進行檢查。

到晚上7點,巴布上校率領由35名士兵組成的團隊(包括兩名少校)步行前往中方哨所。印度媒體報道說,團隊中的氛圍是詢問而非交戰。

圖為中印邊境駐守的中方士兵。(DIPTENDU DUTTA/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中印邊境駐守的中方士兵。(DIPTENDU DUTT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方士兵突然換崗 全是新面孔

「當他們到達中方營地(哨所)時,印方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中方軍隊似乎並不是熟知的面孔——他們不是通常部署在該地區的解放軍(中共士兵)。」今日印度報道說。

印度的第16步兵營已在加勒萬河谷駐紮了好幾年,之前已與中方士兵發展了全面的融洽關係。

印方士兵已經熟悉駐守那裏的中方士兵,並期望當日的會面也會遇到他們已經認識的中方軍隊和軍官。

「新面孔是第一個吃驚(Surprise)。」報道寫道,「根據(時候印方的)評估匯報,侵犯哨所內的『新』中方軍隊是剛從5月下半月西藏演習後抽調過來的。」

印方士兵曾聽說中方「新」士兵到來,但他們認為,中方新兵會部署在距離實際控制線一側較遠的地區。

根據媒體報道的印度官方戰術情況匯報,第16步兵營對此次衝突的評估是參與鬥毆的中方軍隊,不是部署在實際控制線前線的常規部隊,不屬於之前中方多次參與多輪會談的軍隊。

「評估表明,這是有意設計的,(中方)可能使用一支更具『侵略性』,對環境不熟悉的部隊在加勒萬河谷率先採取侵入行動,也可能他們有更大的意圖,佔領加勒萬河上的印度過境點、涵洞和橋樑。」今日印度引述官方文件報道說。

2020年6月18日,印度陸軍護送在加勒萬河谷地區中印衝突時喪生的桑托什・巴布上校屍體回特蘭加納邦Suryapet舉行葬禮,民眾自發夾道送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18日,印度陸軍護送在加勒萬河谷地區中印衝突時喪生的桑托什・巴布上校屍體回特蘭加納邦Suryapet舉行葬禮,民眾自發夾道送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名普通中方士兵突然推搡印度上校

而當印軍抵達哨所後,這些「新」中方士兵立即擺出交戰姿勢。當巴布上校開始對話,詢問為何要重新設立哨所,一名中方士兵站出來用中文咒罵,並大力推搡巴布。

印度媒體報道說,在陸軍,看到指揮官不受尊重和被毆打就等於看到自己父母受虐待,所以印方士兵立即突襲中方士兵。

「嚴格來說,這是第一場拳戰,沒有使用任何武器。這也是第一回合的爭執,約30分鐘後結束,雙方都有人受傷,但印軍佔了上風。」今日印度報道說。

印軍隨後放火燒了中方哨所,他們認為,中方士兵推搡印方指揮官已經「越過了非常危險的紅線」。

巴布上校向來以冷靜和謹慎著稱,他當時判斷,「新」中方軍隊的出現以及一名年輕中國士兵完全出乎意料地突然出拳,可能還有更大的事情在後面。因此,他把受傷士兵送回營地,並要求他們帶更多的援兵過來。

當時,印軍士氣焦躁,巴布上校下令要手下冷靜。

此時,中方士兵被迫回到實際控制線的中方一側,而印方士兵警惕是否還會有更多中方士兵會突然出現。

遭中方士兵埋伏 印軍指揮官被巨石砸中身亡

幾小時後,雙方爆發第二回合的戰鬥。也是在這次鬥毆中造成當天的大多數人員傷亡。

當時天已黑,能見度直線下降。巴布的判斷是正確的,更多的「新」中方軍隊正在加勒萬河岸以及河岸右邊的山脊位置守候。差不多印軍一進入這一爭議性區域,中方士兵就開始從上往下投擲巨石,並放水沖向印軍隊伍。

晚上9點左右,巴布上校被一塊大石頭擊中頭部,跌入加勒萬河。

《印度報》(The Hindu)上周四(18日)也引述軍方人士的消息說,中方士兵還掘開高地上儲好的河水,高速衝向印軍。這位匿名官員說:「激流讓人失去平衡。中方攻入,連著推印度陸軍士兵,許多人掉入了加勒萬河。」

第二回合的肉搏戰持續了將近45分鐘,雙方死掉的士兵屍體都堆了起來。整個混戰沿著實際控制線擴散到幾個不同的地點,雙方有近300人參加,在過程中中方使用了帶刺的金屬棒和帶刺鐵絲網包裹的棍棒。

隨後10點到11點,局面恢復平靜,雙方開始找尋屍體。當時,巴布上校的屍體已經掉落水中。

巴布上校和其他一些印度士兵的屍體被運回實際控制線的印度一側,而其餘的印度士兵則留在中方一側,以評估情況。

中方出動無人機偵查 引發第三回合鬥毆

黑暗中,雙方在找尋隊友屍體,不時傳來受傷人員的呻吟聲,但空中也傳來中方四旋翼無人機的嗡嗡聲,這立即引發了第三回合的鬥毆。

印軍表示,他們很熟悉這種無人機的聲音,預計中方可能使用夜視儀或紅外錄像頭來繪製傷亡圖,並對倖存者發動另一次攻擊。

也有報道說,中共在衝突發生前已用無人機進行過偵察,以了解印度軍隊的實力,並同時加強了中方在實際控制線(LAC)另一側的兵力。

隨後,印軍要求大量後援部隊,中方也採取了同樣的措施。當印度增援部隊抵達時,印軍更深入地進入了中國境內,目的是希望確保不讓大批侵略性的中方部隊靠進實際控制線。

第三回合的交戰發生在晚上11點後不久,零星地持續到第二天中午才結束。印軍繼續沿著山脊線向右移動,雙方激烈的打鬥導致許多人墜入河中,也有的人掉到岩石上撞傷。據說,這跟中方在河岸邊沿事前進行的土方工程有關。

隨後,雙方軍隊的醫生趕來運送死者和傷者。在黑暗中,雙方還交換了士兵遺體,但仍有10名印度官兵的遺體留在中國境內。

現任印度公路和交通部長、前陸軍總司令辛格(V.K.Singh)周六(6月20日)晚間在接受印度電視媒體TV News24採訪時表示,中方士兵損失的人數至少是印度死亡人數的兩倍。

今日印度報道說,據了解,地面戰術報告記錄印方交付了16具中國士兵的遺體給中方,其中包括5名軍官。

據推測,還有更多中方士兵受傷。像印方士兵,第二天因傷勢喪生的人數就有17名;但至今中共官方都沒有明確證實這一點,以後也可能不會揭示。

在判斷仍有多人失蹤後,印度軍隊於6月16日黎明撤​​出了實際控制線,但巴布上校的去世成為該部隊的一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