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真患難 忽悟大光明

清朝出版的《南宋群賢小集》一頁,翻刻南宋寶佑四年文天祥狀元及第榜單。(公有領域)
清朝出版的《南宋群賢小集》一頁,翻刻南宋寶佑四年文天祥狀元及第榜單。(公有領域)

文天祥在朱熹《蓬戶手卷》中的題記。(公有領域)
文天祥在朱熹《蓬戶手卷》中的題記。(公有領域)

文天祥崇信佛教、道教,與諸多道士都有交往,寫過很多詩抒發自已求仙修道的願望,行軍打仗之時,文天祥還讀道經,同道士一同探討道教祕術。他給長子起名為「道生」、次子起名為「佛生」,可見其心之所向。

文天祥曾記述道家高人「靈陽子」向他傳授過的道家學問,寫有〈遇靈陽子談道贈以詩〉:

……至人不可見,世塵忽相纓。業風吹浩劫,蝸角爭浮名。偶逢大呂翁,如有宿世盟。相從語寥廓,俯仰萬念輕。天地不知老,日月交其精。人一陰陽性,本來自長生。指點虛無間,引我歸員明……

塵世中的名韁利鎖與情網,把人綑綁得難以掙脫,累世欠下的業債帶來生命中的劫難,人在世間「蝸牛角」這樣的微小之地,為富貴虛名相爭相鬥。短促人生,人不過是匆匆過客,遇到仙翁指教,他豁然明瞭生命的意義,返回仙界才是人真正的歸宿。

獄中,文天祥寫詩曾署名「浮休道人」,他以莊子的「其生若浮,其死若休」為喻,抒發其悟道所得。

文天祥也過寫多篇與佛家有關的詩,被俘後,他在獄中遇到異人,寫〈遇異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誌之:「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患難中,命在旦夕之間,他忽然悟到大光明的正法,生死隨緣而置於度外,頓感身心塵落,了無掛礙。

1281年除夕,文天祥寫下:「命隨年欲盡,身與世俱忘,無復屠蘇夢,挑燈夜未央。」如今生命隨著這一年將要結束,以後再也夢不到和家人一起暢飲屠蘇酒的歡樂了,撥動一豆燈火,我度過了漫漫長夜。這是文天祥度過的最後一個除夕。

除夕不久,文天祥生毒瘡,流膿發燒,寒顫不止,「平生痛苦未嘗有此。」當時他左眼患了眼疾,幾近失明。

春天的時候,文天祥寫好了遺書,他已經隨時準備赴死了,但每天還鑽研自己最愛的象棋。

拒絕忽必烈親自勸降

元朝一直不殺文天祥,主要因為包括忽必烈在內的元朝君臣,對文天祥的忠貞都很敬仰。張弘範多次請求忽必烈善待文天祥,病危之際,張弘範仍關心文天祥,諫言說文天祥是忠貞之士,又是奇才,不可殺之。

前朝大臣曾聯名請求忽必烈釋放文天祥,安排他到道觀做道士,留夢炎卻堅決反對:「天祥出,復號召江南,置吾十人於何地。」

1282年8月,元世祖問議事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誰是渠能?」答曰:「北人無如耶律楚材,南人無如文天祥。」於是,元世祖打算授予文天祥高官顯位。

1283年1月8日,忽必烈召文天祥來,親自勸降。身為階下囚的文天祥,仍是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風範,他長揖為禮,不卑不亢。左右武士強制讓他對皇帝行跪拜禮,以金棒敲擊他受傷的膝蓋,但文天祥挺立不動。忽必烈見狀,也不強求他跪拜。

忽必烈勸他不必固執:「你在這裏也待了些時日,如能夠改變心意,以盡忠宋朝那樣來效忠我,我可以讓你做丞相。」

文天祥回答:「深受宋朝的恩惠,我作為宰相,如何能侍奉二姓?國家滅亡,我只求速死,不當久生。」

元世祖又問:「那你有甚麼願望?」文天祥說:「如果你真對我好,望賜一死,我就滿足了。」忽必烈知終不可得其心,無奈應允,文天祥依禮拜謝了忽必烈的成全,他終於可以一死盡忠了。

從容赴死

立於廣東海豐五坡嶺方飯亭的文天祥石刻碑。方飯亭是為紀念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當年在方飯五坡嶺不幸被捕而建。(公有領域)
立於廣東海豐五坡嶺方飯亭的文天祥石刻碑。方飯亭是為紀念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當年在方飯五坡嶺不幸被捕而建。(公有領域)

次日,1月9日,文天祥被帶出牢獄,他非常從容地對獄吏說:「我的事完結了。」

刑場設在柴市口(今北京東城區交道口)。監斬官問:「丞相還有甚麼話要說?回奏還能免死。」文天祥喝道:「死就死,有甚麼可說?」監禁日久,文天祥已不辨東西,他問左右的人:「哪邊是南方?」旁邊的人指了方位,但見寧折不彎的文天祥端正衣冠,莊重地面南跪拜,大聲道:「臣報國至此矣!」遂引頸就戮,圍觀的人無不涕淚。

不久,元世祖派使者送救命詔書制止行刑,但文天祥已身首異處了,終年47歲。忽必烈後來痛悔道:「好男兒,惜不為朕所用!」 

數日後,文天祥妻子歐陽氏收斂遺體,發現文天祥面容不變、栩栩如生。其衣帶中藏有絕筆辭,中有這樣幾句贊文:「孔曰成仁,孟云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據說行刑那天,狂風揚沙,白日裏竟天地昏暗,咫尺之內都看不清。此後數天,京城連日陰晦,皇宮中白天也要點燭。追悔不及的元世祖下令追封文天祥為太保、中書平章事、盧陵郡公,並設壇祭祀。丞相孛羅行禮時,忽天地俱暗,走石飛沙,文天祥的牌位竟被狂風捲至半空,空中還有隱隱的雷聲,元世祖明白,此乃英靈不受元朝封典之故,於是改稱文天祥南宋官職:前宋少保、右丞相、信國公,如此,天空才放晴。

明洪武九年,在當年囚禁文天祥的地方,建立了文丞相祠(北京東城區府學胡同),內有一株棗樹,相傳為文天祥手植,此樹枝幹均傾斜朝向南方,似乎感應了文天祥的忠義節氣: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即使兩朝皇帝親自勸降,也難折其志。曾征服半個世界的蒙元鐵騎,征服了歐亞40多個國家、700多個民族,無論多少軟硬兼施、恩威並用的方法,卻始終未能征服一介書生,這就是一個古代士子的氣節!文天祥生而無虧、死而無愧,百折而不悔,正所謂:「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