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紀元》收到廣東吳川市樟鋪鎮石狗塘村民李生來信,控訴鄰村三浪村建兩家雞糞處理廠,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村民多次向鎮政府和環保局投訴無果,官商勾結、無所作為,至百姓生活、健康於不顧。

雞糞場建在居民區 毒氣損害村民健康

李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2017年三浪村私人老闆在村內投建了「吳川市三浪迅發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雞糞環保處理廠」,2018年又一個私人投產的「廣東長宏養殖技術有限公司雞糞環保處理廠」位於三浪村和石狗塘村的交界處。兩家雞糞處理廠全部建在居民區。

他表示,雞糞處理廠每天將上百噸的雞糞作烘乾處理,產生大量的有毒氣體氨氣,順著北風吹到位於下風口的石狗塘村,短短的兩年間,村邊的一排排桉樹、柳樹都被熏死了。雞糞處理廠周圍十幾個村莊深受其害,僅石狗塘村就有一半的村民患有鼻炎。臭氣就像無形的殺手一樣,在一點點侵蝕村民的健康。

距離雞糞處理廠只有800米的石狗塘小學,師生每天頂著惡臭上課,校長表示,糟糕的空氣讓很多學生和老師不得不轉校,原本有200多名師生的學校,現在僅剩幾十個人。

石狗塘村長李亞瓊在地方電視台採訪中曾經表示,他們村(三浪村)有六成村民都有養雞場,以前他們的雞糞沒有處理,全部在雞場旁邊曬著,2018年就開始在雞糞處理廠裏蒸,一般從晚上7點開始蒸整個通宵。

兩間雞糞處理廠就建在三浪村,但由於風向原因,對石狗塘村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村民反映,將雞糞烘乾的過程,臭味相當濃烈,沒人敢開窗。


廣東吳川市樟鋪鎮兩家雞糞處理廠建造在居民區,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每天排放的大量有毒氨氣,影響周圍十幾座村莊,村民多次向鎮政府和環保局投訴無果。(受訪者提供)
廣東吳川市樟鋪鎮兩家雞糞處理廠建造在居民區,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每天排放的大量有毒氨氣,影響周圍十幾座村莊,村民多次向鎮政府和環保局投訴無果。(受訪者提供)

官員貪腐失信於民 村民盼中共倒台

村民李生說,「我們都很清楚,共產黨的所作所為,所以都很希望它倒台,然後要清算這幫土匪。」

兩年間,村民們因雞糞處理廠的空氣污染問題,多次向吳川市環保局、樟鋪鎮政府、湛江環保局、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和中央生態環境部投訴,也向新聞媒體爆料,均未得到任何解決。

李生表示,即使投訴到廣東省的生態環境局,吳川市環保部門還是繼續包庇他們(兩家雞糞處理廠)。一次來採訪的記者,接受雞糞處理廠老闆3萬元的賄賂後,已答應播報的相關新聞就不報了。

2019年12月10日,湛江市生態環境局局長關卉曾公開明確表示,12月底前完成雞糞處理廠的設備安裝和調適,改善工廠周圍環境。其承諾過兩次,如果整改不達標的話就會把他關閉。可是到目前也未見有任何整改動作和改善。

李生透露,村民到村委會開一張證明或者蓋個章都要交至少200元給村幹部的。村委會主任的家裏人,個個都是住4層內外裝修的樓房,居然還是低保戶,可是真正需要低保的村民就得不到低保。村委會主任和書記都能從雞糞處理廠拿到好處,如果知道哪個村民投訴,以後再想開證明、辦理低保等事項就難了。

李生說,「共產黨就是說話從來不算數的,有錢就行了,他們不管那些村民死活的,全部都是這樣子的。」

村民組織上訪被當局威脅問話 恐嚇判三年

李生透露,今年5月中共兩會前夕,村民們在村內的微信群裏大夥捐錢,打算組織進京上訪,被村裏的政委書記得知,隨後組織者就收到了漳浦派出所的威脅電話,「如果你收這個錢,你就是違法,我可以判你三年『尋釁滋事』。」

這次村民募捐上訪的舉動,驚動了湛江市、吳川市兩級的地方政府,廣東佛山南海西派出所也找到組織者進行威脅。還有一個中山當地的派出所三個民警全部荷槍實彈找到組織者家裏,警察還要求很多村民到派出所去問話,威脅他們不准上訪。

李生表示,「我表弟就勸我不要去投訴,他們會報復你。可是不投訴以後也不知道會得甚麼病,是肺癌是鼻咽癌?吳川環保局的局長說,這個案件是廣東省一個副省長叫張光軍,親自負責督辦這個案子的,但是也沒有用啊。」

李生表示,「沒有人監督它(中共)的,因為它是自我監督,自我表揚,自我感覺良好,自我審查,全部都是自我,自己來評定自己。所以我們這邊很多冤假錯案啊。生活在淪陷區裏,人分分鐘會被失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