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台灣爆出共諜案,3名曾任中華民國前國會助理的男子,涉嫌為中共蒐集情報,目前檢方對兩人聲請羈押禁見、另一人獲10萬元交保。學者表示,中共長期對台灣滲透,除了立委助理、商人、中國學生捲入共諜案,中共還以色誘、脅迫利誘等方式,拉攏中華民國國軍的在職或退役將領。

中華民國立法院驚爆共諜案,3名曾擔任過立法委員助理的男子,涉嫌利用職務之便,蒐集台灣重要部會的資料情報。

3位助理分別服務於張麗善、陳淑慧、陳進丁立法委員辦公室。他們穿梭於台灣各媒體的黨政記者及公部門間,利用請客邀約吃飯等方式,取得外交部、陸委會等公部門的機密公文檔案,以及人事資料,交給中共。

根據台灣媒體爆料,3名主嫌中,李嫌曾於台灣多家媒體工作,甚至擔任過香港《東網》主管。在時任立委張麗善辦公室擔任主任級助理期間,因長期與不少媒體記者相熟,「組織」常要求他出面約人找下手,事成後可獲高額「中介獎金」。

不僅如此,檢調還查出3名涉嫌人,被中共情治單位吸收,自2014年開始至2018年間,在立法院、外交部、黨政媒體記者間吸收成員,發展組織。立法委員王定宇表示,曾任藍營立委的3位國會助理涉入共諜案,他們除了利用國會助理或媒體身份,蒐集資料、會議記錄、機密文件外,更嚴重的是「協助發展共諜組織」。

台灣民進黨立委 王定宇:「如果他的犯行是一直延續到我們修法之後,我們希望依照我們新修訂,在上一屆,修訂的國安法案,予以嚴懲。這個最重都可以到死刑。」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表示,不僅是立法委員助理,還有其他行政人員、學生都有可能成為共諜。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李酉潭:「立委助理因為很容易接觸到國家各個單位的機密資料,尤其是國防外交的機密資料,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被收買。收買的方式就是抓把柄、金錢跟色誘,尤其是,如果還常跑中國大陸或港、澳的話,那更容易透過這些管道被吸收,暗盤交易。」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利用台灣社會的這種開放和自由,大幅度加快了滲透的步伐。

旅美時事評論員 唐靖遠:「甚至我們可以看到,在台北街頭,就是中共所收買的那些人,都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出中共的血旗、五星旗。所以從這個角度講,現在被曝光出來的共諜案,只不過是冰山之一角。王立強向心案可以說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這種前後呼應關係的這種案子,它都凸顯一個非常嚴峻的現實,就是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嚴重程度是遠遠超過一般人想像的。」

據報道,中共對台統戰單位是設置於中共政治局轄下的「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對台小組),相關涉台部門各自收集情報,所得資訊一併彙整給中共國家安全部、國台辦等情報單位。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李酉潭:「我所知道,中共連台灣民主基金會的人事跟運作都要干預,當時中國大陸還有很多人來台灣駐點,現在從去年開始,這個現象應該慢慢改善,因為國安法修法,制定反滲透法以後,這個現象比較有所改善。」

台北地檢署約談3名共諜疑犯到案,檢方依違反國家安全法之發展組織罪,將2人聲請羈押禁見、另一名則獲10萬元交保。

台灣國民黨立委 林為洲:「能夠接觸到國家機密的人員,包括官員、助理,更應該要小心處理這些國家機密的文件,我們尊重司法。」

台灣無黨籍立委 林昶佐:「在中國(共)對台灣無所不用其極的滲透,以及想辦法對台灣來進行各式各樣的這種攻擊跟控制的過程裏面,我們的確是要對這一些,可能的,應該說非常關鍵的人員,必須要更嚴謹的來把關。」

歷史證明,替中共做間諜的人下場都很慘。

根據維基百科資料,中華民國第一位共諜劉仲華,1937年任國軍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參議。後曾任中共北京市園林局局長、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歷史證明,替中共做間諜的人,沒有善終。#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