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丫島洪聖爺灣旁的一條小路拐入香草原(Herboland),剛才還是人聲鼎沸的熱鬧場景,來到這裏則是一片蟲鳴鳥叫聲,宛如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場景切換。穿過芳香陣陣的香草花園,一間雅致的茶座展現眼前,手工陶藝作品、盆栽植物、竹木製作的家具,充滿了自然的氣息。負責人Gary沖好一壺香草茶,娓娓道來香草原的故事。


香草原的入口。(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的入口。(陳仲明/大紀元)

走訪香草原,Gary如數家珍地介紹種植的各類來自世界各地的香草,如迷迭香、胭脂樹、辣木、澳洲茶樹、貓草等等。不經不覺,香草原有機香草園已經步入17個年頭。2011年起Gary全權接手,一手一腳打理農場,從一顆種子種起,到製成花茶、手工皂、花水、精油,用自己的行動證明本港也可以產出高品質的有機香草產品,並希望與更多人交流各類香草的特性和功效。


香草原的茶座只在周末開放,少有特別對外宣傳。(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的茶座只在周末開放,少有特別對外宣傳。(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的茶座只在周末開放,少有特別對外宣傳,甚至路牌都很久沒有翻新過,多是熟客知道門路而前來幫襯。Gary笑言有緣人自然會來:「某程度這裏都會吸引到適合的人,吸引不到不適合的人。慢慢都會吸引到一些人想在這裏放鬆、認識多些香草植物。」


香草原的香茅茶,口味清香。(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的香茅茶,口味清香。(陳仲明/大紀元)

從廚藝興趣到投入種植香草

Gary熱愛下廚,常常到各處尋覓各類香草作為天然的調味料,同時喜歡種植的他靈機一動:「不如嘗試自己種吧!」他發現香港少有農場以香草作為主題,於是和友人一起尋覓適合種植的場地。他曾經走訪新界的一些廢車場,雖然交通運輸方便,但是不及南丫島周邊的環境舒適。幾乎沒有特別思考,看過一兩次場地後,Gary和朋友便決定在南丫島租用農地,親力親為開墾種植。Gary介紹:「我們用了一年的時間建設整個農場,嘗試種不同的植物,去實驗哪些外國品種可以在南丫島這個環境生長。」

在香草原中種植著不少較為稀有的植物,Gary早前曾認識一位來自秘魯的廚師,當廚師到訪農場時,看到原產於南美洲的胭脂樹(Annatto)十分興奮:「在香港很難買到,看到有你種植真是太好了!」Gary答應他當果實成熟後,會提供給這位廚師製作地道的南美菜餚。


原產於南美洲的胭脂樹(Annatto)結出的果實。(陳仲明/大紀元)
原產於南美洲的胭脂樹(Annatto)結出的果實。(陳仲明/大紀元)

原來從胭脂樹種子中提取的物質,是一種天然的色素,可以將食物染成黃色、橙色,味道類似胡椒、堅果和花香風味。除此之外,人們在加工芝士時也會加入這種天然色素,被稱為「胭脂樹紅」。在中南美洲的一些土著居民,甚至用它來製作人體彩繪,並且作為一種天然的防曬霜、驅蟲劑。Gary十分自豪自家的種植可以得到他人的欣賞,對他而言也是一種鼓舞。


從胭脂樹種子中提取的物質,是一種天然的色素。(受訪者提供)
從胭脂樹種子中提取的物質,是一種天然的色素。(受訪者提供)

「貓草」功效人貓各異 感嘆大自然神奇

養貓的朋友或會留意一種植物「貓草」(Catnip),這種香草是貓的「開心草」。Gary介紹這種草有一種味道可以使貓的腎上腺素上升,貓咪食用後興奮,會躺在地上左右打滾,或會發出愉快的咕咕聲,當中的纖維也有利於貓咪清理腸胃,可以清理它吞入胃中的毛髮。


香草原內種有「貓草」。(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內種有「貓草」。(陳仲明/大紀元)

這種香草很特別,對人體而言卻有一種相反的功效,Gary說:「貓草可以製作成花茶,對人有一種鎮靜的功效。」他感嘆大自然就是這麼神奇,同一種植物可以有全然不同的效果。他將貓草烘乾製成香草茶,如薄荷貓草茶等,人們飲用後可以緩解焦慮、壓力,增加睡眠質素。


「貓草」是貓的「開心草」,但對人卻有鎮靜的功效。(陳仲明/大紀元)
「貓草」是貓的「開心草」,但對人卻有鎮靜的功效。(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內種的澳洲茶樹可以製作成花水,有助於抗菌。(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內種的澳洲茶樹可以製作成花水,有助於抗菌。(陳仲明/大紀元)


由澳洲茶樹製成花水。(受訪者提供)
由澳洲茶樹製成花水。(受訪者提供)

給人帶來健康 投身香草工藝

在農場中穿梭,Gary指著一棵十多年樹齡的澳洲茶樹(Tea tree)說道:「現在這個時候它最受歡迎,可以用來做消毒、抗菌的產品。」他近期將澳洲茶樹製成花水,供客人護膚,並有助於抗菌。這種植物對治療暗瘡、頭皮屑都有十足的功效。再如百里香,Gary表示這種香草也能夠入藥,可以改善感染性支氣管炎、牙齦炎、高血壓等疾病,沖茶可紓緩傷風感冒。他又介紹另一種特別的「辣木」(Moringa),又稱為「奇蹟之樹」,全身都是寶,其根、莖、葉、種子、花皆含有藥效,對治療皮膚病、貧血、風濕性疾病與痛風等病痛都有效果。


被稱為「奇蹟之樹」的辣木有多種藥用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被稱為「奇蹟之樹」的辣木有多種藥用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Gary十分推崇用天然香草製成的香草茶。(受訪者提供)
Gary十分推崇用天然香草製成的香草茶。(受訪者提供)

Gary十分推崇用天然香草製成的香草茶、護膚品、香皂、精油等,他認為天然的植物能夠帶給人健康。多年來,他不僅僅因為興趣而堅持種植,而是真正感受到香草給自己和客人帶來健康,也是他繼續投身各類香草產品製作的動力。他偶爾也會舉辦一些工作坊,教客人學習製作花水、手工皂,推廣健康生活。他很欣喜地看到這些工作坊吸引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參與,將這些手工藝傳播開來。


用迷迭香製成的手工皂。(受訪者提供)
用迷迭香製成的手工皂。(受訪者提供)

泥土引起的生命循環

除了種植香草外,Gary近年還潛心陶藝,製作各式各樣的陶藝用品,在香草原中大大小小的花盆都是他親手做的。他發現陶藝其實和植物、泥土分不開:「其實所有的東西都是一個循環的過程,我做陶瓷,就在想陶泥可不可以結合植物,而香草又可以美容皮膚,相信這些都是從泥土引發的生命循環,我覺得很有趣的。」

一件件型態各異的陶瓷作品,也讓Gary看到了生活百態,相信這個世界有很多可能性。在他的眼中,泥土也是有感情的事物,可以給人全新的生活體驗。

農場工作練就平和心態

打理農場,Gary形容,在農場工作是「穩定得來又帶有少少刺激」,他認為最大的「刺激」便是天氣,打風下雨是平常事,有損失也屬正常。

這些年在農場工作的過程,也練就了他平和的心態:「很多突如其來的災難到來,我都不算太害怕,由得它過囉!」2018年的超強颱風「山竹」吹襲,他的心態也很平和,農場中植物吹壞了就再種,設施壞了便維修,雖然過程中辛苦,但是他並不怨天尤人,相反他還很積極地看問題:「『山竹』過後,很多好朋友前來幫忙,我也感受到大家之間的互助。」

*********

Gary喜歡在農場工作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種植對他而言也是一個情緒治癒的過程,在市區高密度的環境常常使人精神緊繃,但一回到農場就好像另一個天地,沈浸在香草的世界中,平靜的環境令他心情放鬆:「一般人覺得在這裏的生活是比較hea(放鬆)的,空氣好很多,壓力也小一些。」◇


Gary認為天然的植物能夠帶給人健康,使用自家種的香草製作各類產品。(陳仲明/大紀元)
Gary認為天然的植物能夠帶給人健康,使用自家種的香草製作各類產品。(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中種有各式各樣的香草。(陳仲明/大紀元)
香草原中種有各式各樣的香草。(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