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街坊工友服務處,簡稱街工) 日前公佈下一屆立法會4參選人名單,現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排第二,街工現任主席盧藝賢排第一,兩人並在19日的記者會表示,將參與民主派協調的新界西「議席35+」初選,但不會簽署初選承諾書——若街工初選出局,亦「不一定不參加(立法會)選舉」。梁耀忠因此引來諸多批評,「新界西初選協調會」的8名成員並在同一天(19日)發表聲明表示,「不會參與有街工參加的初選機制」。發起並有份協調民主派初選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不點名發聲,認為有意參選者若不願遵從協議,應不可參與初選。而元朗區議員何惠彬則因反對街工此做法,在6月20日宣佈退出街工。

立法會換屆選舉將於今年9月6日舉行,民主派擬訂「齊上齊落 議席35+」計劃,通過協調力爭在來屆立法會議席過半。民主派擬定於7月11-12日舉行全港初選,根據各區初選結果推舉最多選民支持的名單出戰,再通過投票日前的統籌配票,以保證各區支持民主派的選員能發揮最大作用。新界西民主派各參選團隊,包括街工,已於早前兩輪協調會議上達成共識,舉行「有約束力」初選,即落選團隊承諾會退選立法會。

延至19日,街工開記者會公佈參選的四名候選人名單,依次為現任主席盧藝賢、現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葵青區議員梁志成及梁靜珊,並聲稱,不會單看初選結果決定退選,引起嘩然。梁耀忠否認這樣做會違反民主派初選協議。他認為在7月初選後,距離立法會大選仍有兩個月時間,期間不同候選人的表現亦會影響民意,稱並非堅持初選後亦要參選,但若初選結果差異太小,會對落選者不公平,希望初選後再商討。他又說,依然會以民主派爭取最多議席為最重要目標,「如果選民唔支持,都會退。」盧藝賢則建議即使初選結果排第6至8 ,都可參加正式立法會選舉,屆時再按民調供市民參考並棄選。他說,參考上屆立法會選舉,朱凱迪、鄭松泰均在選舉中段才跑出,指新人需要空間發揮。

針對街工宣佈不會只按初選結果決定是否參選,戴耀廷在其Facebook不點名回應,指出違反協議者,應不可以參與初選。他提到,在新界西的兩輪協調會議中,各方已同意由支持度最高的首6張名單出選,其他名單承諾不參與官方選舉。他指出之前說過不會要求各參與初選的名單簽署協議,但不代表協議不存在,認為若不願遵從協議,則不可參與初選。

包括現任新界西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民主黨尹兆堅、天水連線伍健偉和林進、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工黨吳敏兒、公民黨郭家麒、和新民主同盟譚凱邦等8位本土派成員的「新界西初選協調會」於6月20日聯合發表《保護今次初選的公信力》聲明,認為「街工此舉違反了新界西初選協調會的協議,破壞了參選人之間的互信及初選的公信力」,並引用了戴耀廷的聲明。他們表明「如果街工不受約束,將無法一同進行初選」,表明即使街工之後改變立場,重新接受初選結果約束,8名聯署人仍然「不會參與有街工參與的初選機制」。

同是20日,元朗區議員、街工成員何惠彬因不滿街工不保證遵守民主派初選協議,在Facebook上宣佈退出街工,亦不會參與任何有關2020立法會選舉的工作,或為任何參選人背書,無論是街工或任何政治團體。何惠彬批評街工「猶如事先講明『我會彈弓手』,係純粹嘅利益計算,置協議於不顧。」

何惠彬亦不同意梁耀忠及街工再派人參選2020立法會選舉,認為若街工或梁耀忠堅持參選,應參與民主派初選,並接受初選協議。他說,「從政如做人,選舉就係競爭,一就一二就二,贏就贏輸就輸。」何惠彬表示不會再借用街工的天水圍辦事處,一個月內歸還借用的辦公空間及設備。

資深媒體人、「城寨」網台創辦人劉細良與現任西貢區議會議員范國威在YouTube頻道「城寨 Singjai」節目中分析認為,梁耀忠完全知道政府正在準備大規模DQ立法會競選人,因此抱著「執雞」的打算。二人在評論中說,集中選票的策略為民主派爭取「議席35+」,一些素人雖有意見但為了大局尚且接受,街工梁耀忠的行為卻會拖垮初選;認為「如果街工沒有收回在記者會上的說法,民主派初選不能接受街工提名表格,街工不能參初選。」

劉細良與范國威並呼籲市民一票不投街工。「大家都在憂慮國安幾時上門拉人」,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應該考慮一下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甚麼」。劉細良表示,為民主派「35+」的共同目標,任何人都不能分散選票。已經有很多人選擇退選,放棄個人或組織利益以支持大局。「泛民與建制派的分別就係(民主派)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會為了權力或利益而甚麼都(可以)出賣。街工咁嘅行為係為了議席不擇手段,咁街工倒不如加入民建聯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