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以來,中印之間打破了長達58年的和平狀態,再度爆發衝突。如果回溯歷史,會發現一個似乎並非偶然的巧合,那就是,中共每逢對外關係緊張和對內經濟社會政策失敗,就可能與比較弱的鄰國爆發衝突,而這個被選擇來打擊的鄰國,兩次都是印度。當年毛澤東創造出一套困難處境下中共的基本戰略,即「越是犯錯越淡定,轉移戰線求出路」,現在再次看到了這一戰略的運用。然而,中共在1962年的中印戰爭中並沒有成果,這次恐怕仍舊如此。

一、兩次崛起、兩次困境

最近爆發的中印邊界衝突,如果就事論事看,似乎只不過是長期以來兩國邊界糾紛的自然延續。但是,中印邊界處於未定狀態,已經近百年了,在這麼長的時間裏,雙方只發生過兩次衝突,一次是1962年,一次就是現在;而在這兩次衝突之間的58年裏,雙方曾經維持了近乎一個甲子的和平。既然長達一甲子的和平能夠維持,為甚麼衝突又不可避免?或許,答案就在時間點上。然而,日曆上的年份數字,本身甚麼也說明不了,倒是這兩個特定年份的時代背景才能說明原因。

發生中印衝突的兩個年份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中共遇到前所未有的國內國際困境,而這樣的困境又是中共的「崛起」方針的必然產物。1962年是毛澤東發動「大躍進」、要趕超英美和蘇聯之後徹底失敗的時刻;2020年也是中共提出崛起方針、要超越美國後,因美國的反制而陷入內外交困的年份。

這兩次崛起的共同特點是,為了實現當局的國際野心,不擇手段地推行破壞經濟的國內政策和對外攻擊型政策,最後導致國內經濟嚴重滑坡,同時友邦翻臉,因此陷入內外困境。「大躍進」是試圖用農村共產化來加快農業增產,結果導致農業崩盤,餓死數千萬農民;而毛澤東1958年發動金門炮戰,甚至要求蘇聯參加由此可能引發的與美國的核大戰,這種瘋狂的政策導致蘇聯結束了與中共的蜜月,終止了對華技術援助,中蘇、中美關係同時惡化。當下的國內經濟困境的根源要追溯到胡溫時代,那時開始的營造房地產泡沫方針把中國經濟引進了死胡同,因此而積累的問題最近幾年陸續顯現,經濟滑坡成了「新常態」;而超越美國的崛起戰略也是從胡溫時代開始的,為了崛起,開始了對美國的大規模技術機密盜竊活動,加上長期的巨額對美貿易順差,以及公然違反國際海洋法、強行在南海的公海海域建造人造島,試圖建成威脅美國的中共核導彈潛艇的「深海堡壘」,特朗普當局面對中共的種種威脅,採取了反制措施,令中共經濟加速下滑,而新冠疫情更是嚴重惡化了中美關係。

二、越是犯錯越淡定,轉移戰線求出路

如果這種陷入內外困境的情況發生在民主國家,大概率會出現倒閣和追責。但是,在共產黨國家,當局從來不會坦誠認錯。這樣的國家如果處於領袖個人獨裁的狀況下,處於困境的領袖需要轉移國內民眾的視線,用對外衝突來喚起民族主義,同時向黨內展示他對軍隊強有力的控制能力,防止潛在的內部挑戰者蠢蠢欲動。

當年毛澤東創造出一套困難處境下中共的基本戰略,即「越是犯錯越淡定,轉移戰線求出路」。這個所謂的淡定,就是絕不認錯;所謂的求出路,就是在內政和對外關係上開闢新的戰線,發動新的鬥爭,於是,就有鄰國要倒楣了。這個鄰國不能是小國,否則勝之不武,產生不了足夠的民族主義煽動力;而中國的周邊鄰國中,唯一的一個大而弱的國家就是印度,雙方有長期未決的邊界問題。於是,製造摩擦,打擊印度,就成了中共的選擇。但是,中共也有個底線,需要製造衝突,但不宜深入印度大陸、侵佔其領土,那將造成更嚴重的國際孤立,就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也就是說,與印度的衝突,不求奪地賠款,只要能在國內達到轉移視線的效果就好。

中印邊界長期未經雙方勘定,只是畫在1英吋等於8哩的地圖上;換句話說,這個圖上國界限不是以河流或山谷為自然的地理界限區分的,圖上的虛線沒有精確的經緯度坐標,無法落實到地面上,更談不上據此豎立界標。因此,實際的邊界狀況是,雙方都有自己的實際控制區,而兩邊實際控制區之間是雙方都不佔領的緩衝區。只要有一方在緩衝區做出一些動作,比方設置一些工事或碉堡,就會引發雙方摩擦;這時候,只要有一方想動手,衝突馬上就會爆發。1962年的中印戰爭既是如此,今年的中印衝突又是如此。

兩次中印衝突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中方利用未決邊界的現狀,設法製造摩擦;然後調兵遣將,設計衝突方案,突然襲擊;之後縮小事態,回到邊界原狀或適當後撤,恢復和平。每一次衝突,中共為了取得軍事上的主動,都是預作準備,突然攻擊。下面就來回顧一下這兩次衝突的特點。

三、1962年中印戰爭的勝與敗

1962年冬季爆發了中共發動的中印戰爭。那年的10月20日中共軍隊在中印邊界東段發起進攻,印軍戰敗;11月16日中共軍隊又在邊界限東段和西段用長途奔襲的戰法,對印度駐軍實行大包抄,再次殲滅大量印軍。軍事上中共取得了完全的勝利,但外交上則面臨很大的失敗。世界上西方國家、共產黨國家和其它發展中國家裏,有50個國家公開支持印度;另外還有一大批國家,如埃及、伊拉克、錫蘭、尼泊爾、蒙古、阿富汗、柬埔寨等國,雖然保持中立,但進行調和時偏向印度;而公開表態支持或同情中國的國家不多,只剩越南、北韓和巴基斯坦,它們各有自己的原因或迫不得已。最主要的是,美、蘇兩國都堅決支持印度,為其提供了大量軍事援助,包括大型運輸機、戰鬥機和直升機。由於中共在國際社會陷於孤立,而印軍獲得美、蘇提供的大量現代裝備後反而實力增強,中共軍隊再打下去可能就要吃大虧了,所以毛澤東下令全線撤軍,放棄了部份進攻前的控制區。

據維基百科介紹,當時在印度的澳洲記者內維爾·馬克斯韋爾(此人傾向於中共)在《印度對華戰爭》一書中這樣評論,「當中國軍隊取得重大勝利的時候,中國政府突然宣佈單方面無條件撤軍,這與其說讓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不如說是讓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戰爭史上還從沒有過這樣的事情,勝利的一方在失敗者還沒有任何承諾的情況下,就單方面無條件撤軍,實際上也就是讓自己付出巨大代價來之不易的勝利成果化為烏有。」

而中共的軍旅作家金輝在長篇日記《西藏墨脫的誘惑》中對那段歷史作了這樣的結論,「勝利者和失敗者是十分明確的。但是,經過了近30年之後,結合現在再來看那場戰爭及其結果,卻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勝利者除了沒有失敗的名義,卻具備了失敗者的一切;失敗者除了沒有勝利的名義,卻得到了勝利者的一切。勝利者因為勝利而飄飄然,以至連對勝利成果的徹底喪失和巨大的屈辱都無動於衷。失敗者因為唯獨還沒有得到勝利者的虛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發誓要報一箭之仇。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嘲弄。」

四、2020年的中印衝突

歷史從來是現實的鏡子,今年衝突再次爆發,衝突地區在中印邊界西段靠近尼泊爾的地方。那裏是荒無人煙的高海拔、極寒地區,氣候惡劣,地形險峻,交通不便,雙方都沒有居民,也沒有可以爭奪的資源。過去,邊境巡邏人員常在緩衝區面對面地展開橫幅,表達各自的邊界主張,然後各自走開。近年來印度每年記錄了數百次中方跨越實際控制線的事件,中方甚至跨入印方實際控制線地段,安營紮寨,然後對峙數周;不過,這些對峙都沒造成人員死亡,也沒有鬥毆和敵意。

最近,印度巡邏兵在緩衝區裏發現中共軍隊建造的一些建築物,當印軍試圖摧毀這些建築物時,遭到中國巡邏兵的攻擊。由於中印雙方有非武裝協議,即雙方為了避免軍事衝突,都不攜帶武器,於是雙方軍隊的衝突就成了徒手打架。5月底的雙方衝突中,中共軍隊打傷72名印軍,俘獲5人;能一次打傷差不多一個連的印軍,可見中共軍隊出動的兵力可能多達數百人。6月15日晚間再度爆發衝突,持續了數小時,由於中方使用帶鐵蒺藜的大棒,而徒手的印度官兵措手不及,印軍上百人被打中而墜落山下,結果因地形險峻難以及時搶救,至少20人在高寒低溫下受傷死亡。

從事先調動優勢兵力、準備好攻擊型冷兵器這一點來看,今年的中印衝突又是中共有預謀的先發制人、突然襲擊。軍人不接到命令,不能主動發起大規模攻擊;可以說,中共軍隊這次突然襲擊的背後有政府的挑釁型決策,政府想製造摩擦,軍人就奉命行事。目前雙方暫時脫離衝突現場,但各自都向前線調集大量兵力和重裝備。今後局勢如何,尚待觀察。

前幾天連中共官媒都承認,「此次的中印衝突事件前線的技術脫離問題並不難以解決,中印之間有成熟的機制來管控分歧,這也是雙方在過去數十年的不間斷衝突中未發生死亡案例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中國在1962年中印邊境衝突中所產生的心理優勢依然根深柢固」。中共故意挑起中印邊界衝突的意圖躍然紙上。

五、中共會再次「勝利」?

中共現在為甚麼要再度挑起中印邊界衝突?其深層原因上面已經分析過;而直接原因可能是,中共在美中冷戰開始後感到在國際社會處處受制,其中包括印度拒絕與中共合作,給中共擺脫美國經濟壓力的嘗試帶來了重重困難。因此,中共就想敲打一下印度,逼印度聽話。過去一年多以來,印度拒絕參加日本牽頭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CPTPP)」,又拒不加入中共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簡稱RCEP)」,印度對中共的不順從令中共牙癢癢,於是就發生了這次衝突。

這次衝突與1962年的中印戰爭相比,規模和嚴重程度小得多,雙方還沒動用槍炮。但是,其國際影響與1962年相似,中共在這次衝突中同樣面臨外交上的孤立,似乎沒有哪個國家公開就此事件表態支持中共。但是,如今的國際局勢已經與1962年大相逕庭。首先,聯合國已逐漸被反西方的發展中國家把持,聯合國不但成為中共的舞台,而且成了美國的對頭。所以,聯合國再也不能主持國際正義,當然也不再是這次中印衝突的有效仲裁者。其次,中共加入經濟全球化之後,通過經濟利益的誘惑,拉攏了不少國家,因此,中共也不懼怕因此次小規模衝突可能出現新的國際制裁。

而印度的國際地位和經濟實力也今非昔比了,僅憑它自己的力量,沒有國際聲援,也照樣可以在經濟和政治層面反擊中共。據德國之聲分析,此次邊境衝突後,印度將迅速轉變外交和經濟政策,反制中國。主要可能採用以下方式:1. 拒絕華為5G。2. 抵制中國產品,全印度商人聯合會(CAIT)全國秘書馬哈將(Ashwani Mahajan)表示,由七千萬印度商人組成的全印度商人聯合會已決定在全國加強反對抵制中國商品的運動。3. 繼續施壓中國調查疫情源頭。4. 抱團對抗中國。《南華早報》提到,新德里現在可能會考慮調整地緣政治關係;近日與中國的衝突可能會促使印度接受美國的游說,進一步參與美國主導的印太戰略,遏制中國在南海的擴張和軍事活動。5. 擴大國際參與,選任專家進入國際組織,在學術界和私營部門中積極參與、爭取話語權。6. 增加軍力。

中共在1962年的中印戰爭中沒有成果,這次恐怕仍舊如此。#